Category Archives: Faith

Christian Faith

杨元璋老弟兄去世了 In Memory of Brother Yang Yuanzhang

前些日子从厦门的弟兄处得知,杨元璋老弟兄于5月8日安息主怀了。近年来有多位德高望重的老牧者被主接去,包括于力工、林道亮、陈终道等几位名牧。

杨元璋弟兄的姐姐杨心扉老姊妹可能更为弟兄姊妹所知,因为她在《十字架:耶稣在中国》里出镜作了见证。他们一道在厦门牧养一个家庭教会。这个教会离厦门大学有公车两站的路程,独门独院,有两栋房子,据说是家族的祖产。教会做厦大的学生事工已经有多年的时间,创办了一份《生命河》刊物,已经出了大约十期,印制精美,文章多为年轻人信仰相关的问题。


2009年拜访巡思顶教会(途中红房子),老弟兄送至门口。

最早听说杨元璋是从我在纽约教会的牧师那里,我提到家乡的教会时,他说那里有一位“杨院长”是他灵修院同年级的同学。我想这名字可有趣,为何是“院长”呢?后来明白是牧师上海口音的缘故。后来寻去厦门拜访,先找到在这间教会聚会的同学,他们称老弟兄为元璋伯,想来是闽南语的习惯。他们让我先找到“希伯”。我问“希伯”是哪位老弟兄,因为听起来也像是“伯”辈的嘛;于是他们大笑,原来希伯弟兄是元璋伯的儿子,取名为“希伯”,大约是取“希伯来”之前两字吧。

贾玉铭牧师是中国首屈一指的神学家,又是神学教育家,1936年在南京创办中国基督教灵修学院,后来搬迁至上海,1949年以后因为政策的变化,多家神学院合并入灵修院,遂改名为中国基督教灵修神学院,直到1958年停止。灵修院的创办源于1911年临沂奋兴会后贾老牧师与丁立美牧师的祷告,其中提到“求神成立一个自由布道团,一面作灵修工夫,一面作奋兴工夫”,即为后来的灵修院。从其名可见,灵修院更重于灵修,而非学院派的神学。贾老牧师为中国神学之泰斗,在神学教育上颇有恩赐,但是他不仅仅是传讲知识,更是身体力行,带领学生们敬虔地追求。现居杭州,年逾九旬的徐思学老牧师回忆说,他写好毕业论文,准备毕业时,贾老牧师问他说,称赞了他的论文,但是又说,“神学生光凭知识学问,毕业论文写的好,也不一定是好的传道人,因为没有圣灵的能力,就不能作合用的仆人”。于是徐思学会宿舍恳求圣灵光照,彻底倒空自己、洁净自己,彻夜祷告,快天亮的时候被圣灵大大充满,心里极其释放,极其喜乐。


灵修院1957年毕业生合影,后排右二为杨元璋。(照片由家庭教会长辈提供,转载请告之)

杨元璋老弟兄也是贾老牧师学生中的一个。他于1957年毕业于灵修院,返回家乡教会服事。2009年因为准备一本纪念贾玉铭老牧师的书,笔者赴厦门看望杨元璋老弟兄。初次见面,他就和我作见证,提到他提到这几年有五六次圣灵充满的经历,已经建造了十七八个礼拜堂,为三四千人施洗,让我大大感叹神的作为奇妙。他在服事的过程中,在极左政策的年代,曾经6年因为信仰的缘故坐监,而她的姐姐也曾经十二年在监里。后来他们的聚会也有受到压力的时候,但是神保守他们,让许许多多的年轻人在这个教会认识耶稣,圣诞节等大型聚会人满为患,许多人决志信主。当时我提到说我在上海刚见到王明道先生的儿子王天铎先生,尚未信主,老弟兄十分着急,厉声言明信主之必要,又说,若是再见到王天铎,务必转到他的话。老弟兄为灵魂失丧切切担忧的心明明可知。


2010年8月为杨元璋老弟兄夫妇留影

2010年夏天又去看望,送去《窄路上的背影–叙述贾玉铭生平透视中国教会百年史》和《恩典彩云–施福基督教会青少年青年见证集》两书。老弟兄当时身体状况似乎不如前一年,说话有些重复,但是精神不错,询问了一些上海教会的事情,又谈到抵挡神的工作是何等可怕。午饭后为老弟兄和师母拍照留念。

相比于在厦门聚会的弟兄姊妹,笔者和杨元璋老弟兄只是两面之缘,并无深交,但是也为其为主竭力做工之心所感动。老弟兄神学院毕业回到家乡之后,就没有再回到灵修院(校址现已改作居民楼)过。2009年曾转达上海牧师的邀请,请他去浦东一处传道人修养的地方住几日,也能重游故地,遗憾的是终究没有实现。零零碎碎一点记忆,算是小小的纪念和见证,地上终有分别,天上相聚永久。
 
一些更正
http://blog.chenyang.net/?p=857

顺服圣灵行事的教会:《见证的火炬》读后 On the Church walking in the Spirit: Refection on “the Torch of the Testimony”

书籍信息:

  • 见证的火炬–二千年教会的属灵历史,约翰·甘乃迪著,刘志雄译,提比哩亚,1997,第二版
    (同译本另有逐家版本)
  • The Torch of the Testimony, John W. Kennedy,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Christian Book Publishing House, translated by Peter Liu, 1997, Tiberias Publisher, Taiwan

这本书前前后后断断续续读了一年多,终于读完了。教会历史也是一份宝贵的属灵财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当今我们所处理的教会的问题,虽然在现代性的环境之下,却也和历史紧密相连。

不同与学院派的教会史,这本书着力于教会的“属灵”史,讲述圣灵在教会中的工作;不求记述教会史的一切事件,乃至于成为学术文献,而是着重于教会中属灵生命的美好见证和圣灵的工作。

在全书的论述中,我认为有三个最为重要的观点:

1、属灵生命与组织化的教会的抗争

在教会的历史中,逼迫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我们会看到,教会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世俗力量的逼迫,但是教会却没有被打倒,而是越发的兴旺。无论是教会历史的初期,还是近现代的历史,以至于就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例子比比皆是,不敷述。另一个方面却让人十分的失望,就是教会本身的问题,或是来自“教会”内部的逼迫,成为属灵工作的主要障碍。

一个很显著的例子就是所谓的欧洲“基督教”王国所掌控的中世纪,特别是其中的“黑暗时代”,成为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和慕道友谈到教会的时候,许多人都会提到,面对教会的历史中屡屡出现的种种问题,如何能够证明教会是一个圣洁的团契,如何能够说明教会中有爱的彰显。

这本书给了这个问题一个答案,属灵的教会和我们所能看到的有形的“教会”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我们讲到地上的“教会”史,确实有着很多的缺欠与破口,但是这些并不是神的工作,而恰恰是抵挡神的。

这本书作者、译者的信仰背景,和弟兄会有着密切的关系。弟兄会的一个特点,就是反对组织化的教会形式,强调圣灵的带领,坚持信徒皆祭司的圣经教导,反对教会里的圣品制度或是等级制度,排除教会中神职人员和平信徒的区别,更不能接受牧师传道人管理的系统。

在这里我们并不是要强调宗派的区别,而是要找到圣经的原则。“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就得以自由。”(林后3:17)教会应当是一个自由的地方,当然这个自由不是没有限制为所欲为的自由,乃是在神的圣洁公义慈爱中追求属灵的一切美善的自由。可是我们在现实的教会中,常常看不到这样属灵的自由,而是一种辖制:是教义的争论、是权柄的辩论、是传统的束缚,还有努力去维持的一种微妙的平衡,仿佛走独木桥时的谨慎,来达到各方面的满意,到头来是忘却了主的喜悦。

作者是反对宗派主义的,我倒认为宗派的存在,一定程度上符合罗马书第14章的原则,就是在“弟兄”(即已经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当中,为了爱主的缘故,而在一些圣经中没有直接清楚写明的教义或是具体办事的方法上有不同的意见(请注意三个很重要的前提:弟兄、为了爱主的缘故、非关乎基要真理的争辩),那么彼此不要论断,应当互相包容。这样,宗派是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持相同意见的人在一起聚会,但是很重要的是,不同的聚会之间不应当彼此纷争、彼此指责,而是要互相承认都是基督的身体,都是为主的缘故,并且在基督耶稣里要彼此接纳。

遗憾的是,现实中的宗派系统,往往不是在属灵的事情上彼此包容彼此接纳,而是因为人的权柄与纷争,彼此指责彼此对抗,这样的宗派主义,偏离于了圣经的教导,阻碍了圣灵的工作。另一方面,每个宗派本身,又形成了自己的组织结构和形式化的系统,有自己的权柄体系,将地方教会置于宗派系统的管理之下。作者认为,这些都违背了圣经的原则,成为属灵生活的主要障碍。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罗马天主教,高度的形式化,极其重视属人的权柄,高举教会的传统。虽然我们现在所称的基督教,也就是基督教新教,当年的抗议宗或者复原教,试图从天主教形式化的堕落中找回圣经的真理,但是我们看到新教的历史,我们也会发现,很多属灵的运动,在那种圣灵的感动之后,很快成为另一个组织化的教会系统,建立其自己的权威,宛若一个小的罗马天主教。而那些坚持独立教会原则、走属灵生命道路的教会,往往受到这些或大或小的教会组织系统的逼迫。

从人的角度出发,总是有一种天性,就是很害怕教会没有组织没有管理系统,于是要在圣经之外设立各样的制度,制定各样的章程,树立各样的权柄,于是凡事都有章可循,不需要去寻求神的心意,不必要去追求神的喜悦,只要按照这些章程、按照这些条例,一切都可以解决。于是,这样组织化的教会,对于人来说是很舒服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但是圣灵的带领在哪里呢?“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加5:25)”。当年五旬节圣灵降临,是教会在地上的历史的开始;如今,在地上的每个教会,是否还在圣灵的带领中行事呢?还是因为各样的组织与条例丧失了圣灵活泼的工作,因为各样的活动和事工忘记了对神的心意的寻求?

2、教义教条、聚会形式和属灵原则的关系

教义是信徒对于圣经真理的总结。教义的产生,是本着一个美好的愿望,让信徒可以更容易地掌握圣经的真理,减少理性上的疑惑;但是这种逻辑的工作,不知不觉也很容易混入人文主义的影响,试图让教义成为一个自洽的体系,并且期望在这个体系中解决一切的神学问题。

如前所述,教会的组织希望让人对教会的管理感到舒适,感觉到不需要圣灵也可以让教会很好的运作;类似的,教义系统的建立,让人感到不需要圣灵,也可以来解释一切真理,来抵挡一切的疑惑。一定程度上说,这可能是一个新的巴别塔,用一砖一瓦堆砌起来,来彰显人的荣耀。

正如作者说,“我们以教义建立教会,而不再以基督来建立教会。”现在许多的教会,特别是宗教改革以后的教会,走的就是教义的道路,而没有注重圣灵活泼的带领。更有甚者,因为害怕极端灵恩派的教导,不敢碰任何圣灵的事情,否定一切神迹奇事,甚至于谈圣灵变色。教会是要“靠圣灵行事”,如果一个教会成为谈圣灵变色的教会,这是什么样的一个组织?!

“教条本身后来已无法保护教会的属灵生命,属灵生命才是正确教义最好的保护者。”事实上,无数的经验表明,空谈教义,是没有意义的,而且争论常常是在血气之中的,没有任何真实的益处,只有让神的工作更加远离。

教会另外面临的一个危险,就是传统和形态。一个教会不能够没有礼仪,但是礼仪不应当成为一种死的敬拜。“正如属灵生命决定教义一样,同样,也是属灵生命来决定形态。”如果一个教会没有圣灵活泼的带领,那么这个教会的礼仪、形式也不会是一种活泼的与主交通的方式,而是成为这种交通的障碍,将人和神分割开来,使得人们在自己的形式中自我满足,而忽略了是否得到神的心。

作者在这几个方面的论述,是很有见地的。我自己也常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基督信仰,什么是真正的基督教会。从人的角度来看,我们很喜悦满足于一种形式上的敬拜,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满足某种宗教仪式,那么我们已经尽到自己的义务,于是也得到了神的喜悦,这样我们就不要再做什么,可以怡然自得了。在这样的心理下,基督信仰就会失去其生命,成为一种死的宗教,在其中,不论是聚会是查经是敬拜是赞美是灵修是交通,都成为一种形式,是人的活动,而不是行在神的心意之上。这样,就把神的教会变成了人的组织,变成了世界上的一个小团体、俱乐部。

3、属人和属神的教会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基督圣洁的新妇。教会是神的教会,如果和神分离,教会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但是如今,有太多的教会,就是在丧失了和神的关系中“存在”。这种事情,在教会的历史上反复出现,仿佛每一个属灵运动,在开始的时候,都是圣灵的强烈做工,神带领祂的“余民”,那些在原有的已经失去了活泼性的教会中单纯追求神的信徒,离开这个当时的聚会,在圣灵的带领下单纯的为主做工,这实在是一件好得无比的事情。但是这样的工作往往不会持久,而是在一定的程度之后就会丧失。作者给这个现象做了一个解释:“属灵运动的衰退都是当教会强大到一个地步,可以自己应付外来的逼迫,他们就开始对于人的忠贞越过藉着圣经直接对主的忠贞。”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上,神曾经兴起几位祂重用的仆人,为祂做了很大的工作。比如基督徒聚会处,在1949年的时候,是中国第二大的教会系统,但是后来因为各种的原因,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其中的有一点,就是“对基督为主最大的威胁就是对人的忠诚……高举身边某个有良好品行的人容易,高举看不见的耶稣就不容易;跟随身边某个看得见的人容易,跟随肉眼看不见的耶稣就难了。”

教会的历史,一次一次从属神的历史变成了属人的历史,这是我们所要感叹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虽然一次一次的,由人的工作代替了神的工作,但是教会从来没有被摧毁,从来没有的拔出,相反的,福音的工作在扩展,主所吩咐的大使命正在被践行,就是福音正在传往地极。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从我们来看,人的工作可能破坏教会的纯洁性,让教会进入一种危险的光景中;但是教会不仅是我们的教会,也是神的教会,神从来没有放弃祂的教会,而是要“用水藉着道将教会洗净”,可以“献给自己,做个荣耀的教会”,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因此,我们看到教会的困难的时候,也不必灰心失望,因为神必有安排,祂会完成祂所开始的工作。

“有不少基督徒团体非常希望教会遍受欢迎,他们想办法来吸引世界,然而这些团体对世界没有什么吸引力,因为真正的教会是这世界所不能明白的。人们乃是被教会中主的子民的见证带进教会的”。

教会的使命,就是在圣灵的带领下,为主做见证(参徒1:8)。我们现在有太多的学问,教会管理、敬拜学、讲道学,不一而足,但是不可缺少的,就是敬拜天父、高举耶稣、顺从圣灵。教会是金灯台,教会是见证的火炬,而上面所燃烧的火,就是圣灵的火焰。

(本文原发表于陈阳文存,原文地址:http://blog.chenyang.net/?p=826)

BCCC主日學靈程七講之七:耶穌之再來 Sunday School Outline: The Returning of Jesus

按:本文參考賈玉銘牧師的講義,與2009年12月15日在布魯明頓華人基督教會第一次傳講。2010年夏天結合“信徒受審判”,在中國極北方一教會系統講論末世論。學習末世論,並不是消極的事情,而是讓信徒警醒,知道現在所當行的,也帶來盼望,更積極地按照主的吩咐,去過現在的生活。

布魯頓華人基督教主日學靈程七之七

耶穌之再來

所以你要把所看见的,和现在的事,并将来必成的事,都写出来。(啟一19)

此后,我观看,见天上有门开了,我初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对我说,你上到这里来,我要将以后必成的事指示你。(啟四1)

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啟一4)

一、基督降臨空中,教會被提到與主相遇

我們現在照主的話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這活著還存留到主降臨的人、斷不能在那已經睡了的人之先.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 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帖前四15-17)

二、七年大災難:第七十個七

為你本國之民、和你聖城、已經定了七十個七、要止住罪過、除淨罪惡、贖盡罪孽、引進〔或作彰顯〕永義、封住異象和豫言、並膏至聖者。〔者或作所〕你當知道、當明白、從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時候、必有七個七、和六十二個七.正在艱難的時候、耶路撒冷城連街帶濠、都必重新建造。過了六十二個七、那受膏者〔那或作有〕必被剪除、一無所有、必有一王的民來毀滅這城、和聖所.至終必如洪水沖沒、必有爭戰.一直到底、荒涼的事已經定了。一七之內、他必與許多人堅定盟約、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與供獻止息.那行毀壞可憎的〔或作使地荒涼的〕如飛而來、並且有忿怒傾在那行毀壞的身上、〔或作傾在那荒涼之地〕直到所定的結局。(但九24-27)

七十個七的解釋:

主前445年,重建耶路撒冷(尼希米重建城牆),開始七十個七;

主前405年,經過七個七,聖殿完工;

主後29年,經過六十二個七,耶穌被定十字架,受膏者被剪除;(猶太歷法計一年360天)

(間隔:教會時代,外邦人得救)

將來的日子:耶穌降臨空中,第七十個七開始,即末世的大災難。

地上:七年災難,敵基督掌權

災難的代表:七印、七號、七碗

(啟示錄六至十八章)

空中:基督台前的審判(第三種審判,參見前一講)

因為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臺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著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林後五10)

空中:羔羊的婚筵

我們要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他.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豫備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天使吩咐我說、你要寫上、凡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又對我說、這是 神真實的話。我就俯伏在他腳前要拜他。他說、千萬不可.我和你並你那些為耶穌作見證的弟兄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 神.因為豫言中的靈意、乃是為耶穌作見證。(啟十九7-10)

三、基督降臨地上,消滅敵基督的國度

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他的眼如火焰、他頭上戴著許多冠冕.又有寫著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稱為 神之道。在天上的眾軍、騎著白馬、穿著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他。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並要踹全能 神烈怒的酒醡。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著說、你們聚集來赴 神的大筵席.可以喫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我看見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都聚集、要與騎白馬並他的軍兵爭戰。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的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其餘的被騎白馬者口中出來的劍殺了.飛鳥都喫飽了他們的肉。(啟十九11-21)

哈米吉多頓之戰

那三個鬼魔便叫眾王聚集在一處、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啟十六16)

魔鬼在無底坑被捆綁一千年

我又看見一位天使從天降下、手裡拿著無底坑的鑰匙、和一條大鍊子。他捉住那龍、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他捆綁一千年、扔在無底坑裡、將無底坑關閉、用印封上、使他不得再迷惑列國、等到那一千年完了.以後必須暫時釋放他。(啟廿1-3)

第四種審判:根據對待猶太人的態度,對列國萬民的審判

當人子在他榮耀裡、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太二五31-32)

到那日、我使猶大和耶路撒冷被擄之人歸回的時候、我要聚集萬民、帶他們下到約沙法谷.在那裡施行審判、因為他們將我的百姓、就是我的產業以色列、分散在列國中.又分取我的地土.(珥三1-2)

第五種審判:以色列人受審判

我必帶你們到外邦人的曠野、在那裡當面刑罰你們。…我必從你們中間除淨叛逆和得罪我的人、將他們從所寄居的地方領出來、他們卻不得入以色列地.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主耶和華說、以色列家阿、我為我名的緣故、不照著你們的惡行、和你們的壞事待你們.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結二十33-44)

四、千禧年的國度

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 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這是頭一次的復活。其餘的死人還沒有復活、直等那一千年完了。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有福了、聖潔了.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他們必作 神和基督的祭司、並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啟廿4-6)

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犢、並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他們。牛必與熊同食.牛犢必與小熊同臥.獅子必喫草與牛一樣。喫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斷奶的嬰兒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賽十一6-9)

五、魔鬼被扔硫磺火湖

第六中審判:對不受本位的天使的審判

又有不守本位、離開自己住處的天使、主用鎖鍊把他們永遠拘留在黑暗裡、等候大日的審判。(猶6)

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方原文作角〕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他們上來遍滿了全地、圍住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裡、就是獸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啟廿7-10)

六、白色大寶座的審判(✝第七種審判

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啟廿11-15)

七、新天新地

原有的世界被或焚燒:

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 神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鎔化。 (彼後三10-13)

新天新地:

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 神那裡從天而降、豫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啟廿一1-2)

結論:了解末世論的意義

1、苦難中的盼望

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後四16-18)

2、激勵信徒過聖潔的生活

亲爱的弟兄阿,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凡向他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像他洁净一样。(約壹三2-3)

再者,你们晓得现今就是该趁早睡醒的时候,因为我们得救,现今比初信的时候更近了。黑夜已深,白昼将近。我们就当脱去暗昧的行为,带上光明的兵器。(羅十三11-12)

你们也当忍耐,坚固你们的心。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雅五8)

3、將來與主同得榮耀

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羅八16-18)

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众子显出来。因为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不是自己愿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享原文作入)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羅八19-23)

哈利路亚。因为主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啟十九6)

Hallelujah! for the Lord God Omnipotent reigneth.(Revelation 19 : 6)

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啟十一15)

The kingdom of this world is become the kingdom of our Lord, and of His Christ; and He shall reign for ever and ever.(Revelation 11 : 15)

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啟十九16)

King of Kings, and Lord of Lords.(Revelation 19 : 16)

主耶稣阿,我愿你来。(啟廿二20)

(本文原发陈阳文存,地址:http://blog.chenyang.net/?p=820

敬虔中與主相遇:至聖之主今受傷(O Sacred Head, Now Wounded)新譯  A new Chinese translation of “O Sacred Head, Now Wounded”

復活節時翻譯了一首詩歌,“O Sacred Head, Now Wounded”,英文版有11段。這首詩歌常見的翻譯是劉廷芳博士於1929年完成的,題目叫“至圣之首受重創”,也有一些詩歌本稱之為“受難歌”,翻譯了其中的四段。從譯文的角度來說,這個翻譯用語非常優美,那時的國文水平,實在是今人難以企及的。我很喜歡這個翻譯,但是對於現今之聚會,未免有些晦澀;另外我一貫堅持,每首詩歌都是一個整體,作者寫了多少段,是不能拆分的。因此斗膽在前輩翻譯的基礎上,重譯了全部十一段歌詞。在談譯文之前,先分享一下作者和這首詩歌的故事。

一、明谷的伯納德(Bernard of Clairvaux)

中世紀的歐洲,是一個“基督教”的世界。宗教改革以後,由於和羅馬天主教的分野,復原教(新教)中的信徒對於中世紀歐洲教會的評價也多是比較負面的。而在教會之外,對於中世界也有廣泛的偏見,一些人文主義者稱中世紀早期甚至整個中世紀為黑暗時代(Dark Age)。因此,當人們把這段時間當成一片黑暗的時候,也常常忽略了其中一些聖徒的美好的見證。

實際上,相比與如今教會受到世俗化嚴重影響的狀況,雖然一些做法我們並不贊同,但是中世紀教會許多敬虔的傳統是我們應當學習的。例如修士和隱修制,從復原教的立場看來,是不贊同這種苦待己身的做法的,但我們可以確實的看到,許多修士是在捨棄身體的舒適去努力的追求敬虔。改教以後,平信徒不能閱讀聖經這種不合理的規定被廢除,信徒對神的話語有了更多的了解。但是在許多復原教教會,對於聖經的理性解釋和對於教條教義的爭論,成了教會生活的主要方面,而原先大公教會(Catholic Church,在宗教改革以前指歐洲西方的教會,在宗教改革以後才指天主教會)中敬虔的傳統,卻慢慢丟失了。

這首詩歌的作者明谷的伯納德(Bernard of Clairvaux),就是我們所不應當忽視的一位在中世紀敬虔追求主的聖徒。在他的詩歌中,我們可以深切地體會到他和主親密的交通。這裡先簡要敘述一下他生平的見證。


Bernard of Clairvaux(1090-1153)

Bernard於1091年出生在法國的楓丹(Fontaines),父母都是貴族。母親Aleth是一位非常敬虔愛主的姊妹。她懷Bernard的時候曾有這樣一個異夢,夢見一只紅棕點的小白狗,很凶悍地狂吠著。她去請教一位長者,他說,“這孩子生下來,要成為神家中忠誠的看門者,而且是最有力的出口”。

在母親的管教下,Bernard從小就培養出單純、順從、殷勤和勇敢的性格。雖然有許多世俗的朋友,也受到許多世界上的誘惑,但是他還是把自己交托在主的手裡,求主幫助他對付肉體的情欲,也把生命完全獻給主。17歲那年,他的母親去世了,死的時候非常安詳,仿佛躺在主的懷中。也許是因為這一件事情,詩人對於死亡和永恆有著特別深邃的思考。在本文要談到的詩歌中,他多次提到離世的時候要與主同在。詩人說,“以后在我的一生,我遇見每一件事情,我總要拿‘永遠’來衡量它,看它是否是為‘永遠’效力的呢?

二十歲的時候,Bernard仿佛感到從天而來的呼召,去參加十字軍,做一位耶穌基督的戰士。(我們現在談到十字軍東征,受到不同史觀的影響,多半是負面的評價。但是當時還是第一次十字軍東征,許多信徒都是單純抱著為主爭戰的心而去的。)有一天,當他正在騎馬前行的時候,突然深陷在沉思之中,世界的虛榮浮華在他腦中一一呈現。這時,在他心中有一個聲音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太11:28-29)”主耶穌的話語打動了他的心,使他充滿了對天國的渴望。於是,他在路邊的一間教堂停下,跪倒在祭壇(與復原教教堂不同,天主教堂常有祭壇altar)前,傾出全心向主禱告,於是平安降臨在他身上,他深知那是神的回應,也知道他在基督裡已經是新造的人。於是,他做出決定,放棄成為武士的心志,決心負起神的軛,就是學習基督的柔和與謙卑,去做神的僕人。

在22歲那一年,Bernard進入了當時最貧窮、不為人知但是嚴謹追求神的西妥(Citeaux)修道院。雖然一度有家人的反對,但是神在他家中做工,在一年之內,有三十位青年與他同去,其中三位是他的親兄弟。

使徒保羅說,“只是要棄絕那世俗的言語、和老婦荒渺的話、在敬虔上操練自己。操練身體、益處還少.惟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因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提前4:7-9)”在修道院中,Bernard花許多時間來操練敬虔。後來,他說,“在我才出來服事主的時候,我知道我自己沒有什么,我也不為自己做什么,我只是喜歡取下一小束沒藥,放在我的心旁。藉著這一束沒藥,我默想我們的主一生所有的痛苦和患難特別是祂在十架上所喝的那一苦杯,還有祂埋葬時所裹的沒藥。只要我活著,我就要寶貴沒藥的香气,充滿我所引起的回味。我永遠只看重主為我所做成的恩典,因為在祂的死里,我找著了生命!”“這無窮的回味,一直為我存留,沒有人能夠奪去的,這束沒藥要一直藏在我的怀里。公義的完全、一切的智慧、救恩的丰富和主所做的一切,都藏在沒藥的奧秘里面。”“有的時候,我從這些奧秘里,暢飲一服叫我得益的苦劑,隔了一段時間,我發覺它變成安慰我的喜樂油,在我窘迫的環境中扶持我,也在我亨通的時候收斂我。這沒藥不只在我的心中,這是神所知道的,也從我的口中和筆尖流露出來,這是你們所知道的。認識耶穌和祂的十字架是我一生所學的全部!

1115年,進入西妥的修道院三年之後,Bernard被差派到一個名為Valley of Absinthe(苦艾谷)的地方去建立一座新的修道院。當他們一行到達的時候,正好艷陽高照,他們就將那個地方改名為Clairvaux(光明谷)。在這之後的年歲,這裡稱為了弟兄們過信心生活和敬虔追求的操練之地,也成為教宗、主教和君王們經常訪問資詢的地方。

除了在敬虔上的追求,Bernard也擔負其他的指責,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當時有一位知名的神學教師Peter Abelard教導一種類似與現今的相對主義的學說,認為一切真理都應該經歷挑戰:一個神學上的真理,在哲學上有可能不是真理;而不是真理的東西,有的時候也是可信的。在他本人的神學觀點上,他自己發明出一套三位一體理論,認為父、子、靈是三位大不相同,屬性有异的神;另外他認為基督在十字架上,并沒有代人付上贖价,祂的死,不過是父神的手段,為要藉祂舍身流血的大愛來打動人心而已。(在“陰謀論”流行的今天,我們看到這種說法仍然是多麼“打動人”。)1141年,Bernard根據聖經指出了Abelard的十三條錯誤,很快,教宗和主教們都接受他的斷案,宣布Abelard的學說為異端,保護了正統的信仰。Bernard為真理辯護的行為,也印證了他母親在懷他的時候所見的異象。

1153年8月9日,Bernard平靜地被主接去。在他離世歸主前的一天,他召聚了弟兄們,勸勉他們說:“我沒有留下什么好榜樣給你們,但有三點,卻是我盼望你們可以好好效法我的,這三點是我一生牢記在心,盡力遵守的。第一,我總是宁可多信任別人的意見,而少信任自己的意見。第二,當人家傷了我的時候,我絕不找机會報复他。第三,我盡我所能的,避免為難別人,万一我那樣做了,我就盡力平息它。

二、詩歌的相關信息

這首詩歌是Bernard所寫的一首長詩的一部分。原詩的題目叫做“Salve mundi salutare”,意思為“我稱頌世人的救恩”,一共七個段落,每段有五十行,共有三百五十行,分別向主在十架上的七處傷痕禱告,即腳傷、膝傷、手傷、腰傷、胸傷、肋傷和頭傷這七處。詩歌的1495年版本的序言中說:“這是圣伯納多最神圣、最敬虔的禱告。做詩的緣起,是有一次在异象中,救主從十架上垂下來,伸開祂的膀臂擁抱著伯納多。

最後一部分的第一句歌詞為“Salve caput cruentatum”,講述耶穌的頭所受的苦楚,翻譯成英文之後的題目是“O Sacred Head, Now Wounded”,即“至圣之首受重創”。

這段詩歌被路德宗聖詩作者Paul Gerhardt翻譯成德語並收入他所編撰的詩歌集中,首句翻譯為“O Haupt voll Blut und Wunden”。Gerhardt本人也寫了許多圣詩,但他最喜愛的仍是這首“O Haupt voll Bluttund Wunden”,當他臨終彌留的時候,他請人為他唱這首詩歌。

Gerhardt編撰詩歌集的時選用的旋律,原本是Hans Leo Hassler所寫的一首世俗愛情歌曲,他做了一些改編。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我們現今所熟悉的旋律,是John Sebastian Bach(巴哈)改編的作品。這也是巴哈本人最喜愛的一個旋律之一。在他的“馬太受難曲”(全稱“根據‘馬太福音’所寫的受難曲”,St. Matthew’s Passion)中使用了五次,在約翰受難曲和其他復活節音樂中也多次出現,甚至在聖誕節清唱劇(Christmas Oratorio)的結束的合唱中也都使用。

英文版也有許多不同的翻譯,其中流傳最廣的是美國長老會牧師James Waddel Alexander的版本,題目即“O sacred head, now wounded”。

教會史學家、中世紀圣詩學者Philip Schaff(1819-1893)曾如此說:“這首古典的名歌,自拉丁文譯成德文,又由德文譯成英文,不但沒有減低其原有的感力,且能以不同的言語,同樣有力地表明來自救主舍身替死的大愛,以及我們由衷的感恩。

三、全詩翻譯

如前面所述,Bernard原本的詩歌是7段350行,目前普遍流傳的只是最後一段的譯文,英譯本分為11段(據稱,英譯本也在原本基礎上有刪減)。更遺憾的是,中文的譯文甚至沒有將這11段歌詞都翻譯過來,只是截取了其中的一部分。因此,當我決定在教會復活節的敬拜使用這首詩歌的時候,我希望增修較老的翻譯以復合現今會眾的需求;另一方面,我也感到有負擔要將這首詩歌完整的意思呈現出來。

我盡量在每一行之內和原詩對應,但是這個翻譯並不是完全的直譯。有一些缺乏背景或上下文就很難以明了的部分,我會使用一些其他的說法代替(例如第一句,直譯應當為“至聖之首”或者“至聖之頭”,但是如果不知道全詩的是在寫基督身體的不同部位的受傷,很難理解這裡為什麼突然出現“頭”,所以改作“至聖之主”)。作為一個聖詩作者,Gerhardt在翻譯為德文的時候采用了是自由筆法;我自己也寫過一些聖詩,我也仿佛能夠明白他的心意,就是在字句上,並不是要拘泥於原來的表述方式,而是力圖讓讀者能夠明白其中的精意。

翻譯的過程是非常美好的。在那幾個小時中,我仿佛和作者在一起禱告,一起親近神。這首詩歌真是一受傾心禱告的詩歌,是作者在向神傾吐心中的說話,是信徒和主親密的交通。因此,在翻譯的時候,我也避免使用太大太深的詞匯,而是盡量采用一些比較直接、情感強烈的詞句。在其中幾個段落使用了重疊的詞,一方面是為了復合歌曲的旋律,另一方面也是要增強這種效果。

在詩歌裡面,詩人並不局限在描述基督受難的苦楚,而是在禱告中對主的受難對死亡對永恆有很深刻的思考。整個詩歌的調子,前面是為主受苦而感到的悲憤和憂傷;中間主要是為自己的罪痛悔,並且為主所成就的救恩而獻上的感恩,要去追求與主的同在;後一段是堅定、勇敢的宣告,因主藉著死敗壞了掌死權的,祂已經得勝。所以在詩歌的後幾段,詩人在強調的是與主連結,並且期望在離開世界的時候進入與主永遠的同在。從這個角度考慮,譯文在不同的段落,也有不同的語氣。例如,原文兩次出現十字架,並沒有修飾語,但是我將前一處修飾為“寶貴十架”,而最後一段則使用“榮耀十架”。因為主耶穌的受難對於我們每個信徒是寶貴的,是要觸及到我們心中的;而主的死又是得勝的,祂已經復活進入榮耀中,我們將來也要在榮耀裡與主同在,這是何等大的盼望!所以,全詩結束在“我將定睛於救主,榮耀十字架上。因信我與袮相擁,袮已戰勝死亡!”我相信,這不僅是一首受難歌,也是基督徒因著主在死亡面前誇勝的明證,是堅定的榮耀的凱歌。

1、
至聖之主今受傷 憂傷羞辱難當
世人輕蔑戲弄主 唯戴荊棘為
仰望慈容何慘淡 忍受辱罵鞭傷
聖容此刻竟黯然 當日明如晨光

2、
愛主!袮為何受苦 甘為罪人喪亡
我罪!我罪何其重 袮卻為我受傷
我主!親愛的救主 我應得袮刑罰
大愛!何等的大愛 賜我永遠恩光

3、
至高聖容何竟遭 嘲笑戲弄譏諷!
萬有本當敬畏主 在袮眼前逃遁
仰望慈容何慘淡 忍受辱罵鞭傷
聖容此刻竟黯然 當日明如晨光

4、
如今袮容顏消褪 昔日美麗輝煌
在袮紅潤嘴唇中 曾滿恩言流淌
冷酷極刑奪生命 救主走向死亡
世界喧囂爭鬧中 交付生命力量

5、
我應受袮的苦難 袮卻為我擔當
全是!全是我過犯 為何袮受重創
讓我撲倒袮腳前 悲憤仿佛應當?
主求袮賜我憐憫 莫要將我遺忘!

6、
有何言語堪感激 主袮是我最想
袮為我悲傷喪亡 此愛存至天荒
主!我要永遠屬袮 讓我傾袮慈懷
永不!永不離開袮 愛比生命更長

7、
大牧人求接納我 歸袮守護有方
至大祝福已賜我 神恩無盡無量
在袮唇中滿恩言 真理慈愛久長
袮靈常常領我到 至高喜樂天堂

8、
我與袮再無別離 時刻我在袮旁
主!求袮莫拋棄我 若我讓袮心傷
當我長離此世時 死陰幽谷森森
在袮至深怒氣中 緊抓袮的臂膀

9、
無口能述這喜樂 超過世間千萬
袮身體已為我捨 讓我安然隱藏
生命之主配作王 應得無限榮光
呼出我靈全向袮 在寶貴十架旁

10、
救主!求袮親近我 當我面向死亡
袮同在我心歡暢 永不將我遺忘
我將與世長離別 彼岸卻不孤單
但求去盡我苦痛 袮已為我受傷

11、
是我安慰與盾牌 臨別更顯剛強
在那臨終一刻時 將袮受難回想
我將定睛於救主 榮耀十字架上
因信我與袮相擁 袮已戰勝死亡!

附一:詩歌的其他翻譯

一、劉廷芳博士(1891-1947)於1929年的翻譯,最通行的中文譯本,根據英文版翻譯。劉廷芳曾經任北京大學心理系教授,燕京大學宗教學院院長,曾出版《生命雜誌》、《真理周刊》。
(一) 至圣之首受重創,希世痛苦難當;
遍壓荊冠皆恥辱,譏評,嫌怨,懮傷;
仰瞻慈容何慘淡?想見滿怀凄愴!
此刻愁云掩圣范,當年基督輝光。
(二) 眼見我主英勇力,戰爭中間消盡,
眼見冷酷的死亡,剝奪主身生命;
嗚呼痛苦又死亡,因愛万罪身當!
懇求施恩的耶穌,轉面容我仰望。
(三) 我用何辭來感謝,如斯高誼奇恩,
成仁臨難之悲哀,無量慈悲怜憫?
懇求收我為弟子,忠愛永不變更;
千万千万莫容我,离開主愛偷生。
(四) 將來与世長別時,懇求迅速來臨,
賜我自由与安慰,昭示寶架光明;
凡百守信而死者,因愛雖死猶生;
愿我微心起大信,与主永遠相親。

二、趙紫宸博士(1888年-1979年)的翻譯。趙紫宸是燕京大學宗教學院教授,兼任中文系教授,曾任宗教學院院長。
(一) 低眉垂首血迸流,主戴荊棘冠冕,
受盡嘲誚与怨尤,擔當痛苦、憎怨;
慈容慘澹日陰翳,天地為人色變,
疇昔歡顏如晨曦,于今只成追念。
(二) 我當如何獻感謝?至親至愛靈友!
吾主垂死猶怜恤,此恩天高地厚;
我愿永遠躡圣蹤,永遠為主馳驅,
縱遇勞苦与險凶,此愛終當不渝。
(三) 懇求當我辭世時,指示十架于我,
引手援我莫遲延,解我重重羈束;
我舉雙眼注視祂,一心虔誠敬崇,
靈火滿路向天家,翱翔于主愛中。

三、信義宗(路德宗)詩歌本根據德文版的翻譯
(一) 哀哉,我耶穌圣首,傷痕、血跡皆有,
戴上荊棘刺冠冕,如此凌辱甘受;
主在天上極榮顯,天地都歸掌管!
而今在世多愁苦,皆因世人罪愆。
(二) 哀哉,我耶穌苦像!精神全然失喪,
槍孔水血一齊流,便成衰病模樣;
主受痛苦至死亡,將眾罪奴釋放;
施恩之主,莫棄我,轉面,容我仰望。
(三) 哀哉,我救主受苦!全為罪人益處,
被釘十架為我死,因我作罪奴仆;
我今俯伏在主前,思想主愛無限,
求主看顧,仍施怜,賜我丰富恩典。
(四) 我用何辭來感謝,為我舍身良友?
因主怜憫無止息,極大悲苦忍受;
求主使我永屬你,愛主之心長久,
懇求千万莫容我,忘主所受苦楚。
(五) 若我臨終去塵世,愿主護我不离,
寶架恩光常照耀,使我惟主是依;
求主親來釋放我,助我篤信不疑;
信徒臨終藉主愛安然朝見上帝。

四、小群詩歌中的翻譯,可能是倪柝聲弟兄和其同工翻譯的。
(一) 哦,滿了傷痕的頭,滿了痛苦誶詬,
受盡万般的試煉,又戴荊棘冠冕;
這頭今日已得榮,已得圣徒歌詠,
可怜當日受死傷,在加略木頭上。
(二) 你的面容原超凡,如同光明太陽;
父神一見就悅納,竟受罪人唾打。
主,你所受的一切,都為我們罪孽;
我們債務得清付,你卻被人剪除。
(三) 我們想到你痛苦,又想到你無辜;
我們又滿心歡喜,又是感激無既!
阿,當我們正如此,念你十字架時,
就是生命全舍棄,損失還算利益。
(四) 我們救主——危難友,我們報恩無由!
當你流血為我死,你的痛苦誰知!
求你使我從今后,天天記念髑髏,
直到被提進榮耀,永遠与你相交。

五、小群詩歌中另一個版本,可能是由不同的英譯本翻譯而來。
(一) 主你圣首滿傷跡,懮羞使你頭垂;
你的冠冕是荊棘,蔑視辱罵四圍。
何等蒼白的臉面——濫被凌辱摧毀;
從前發光的榮顏,如今何等憔悴。
(二) 生命之主何榮耀,本享何等福樂;
奇妙故事我知曉,今你所受為我。
你的懮愁和苦情,皆為罪人福祉;
我的所有乃惡行,你的卻是受死。
(三) 為你受死的懮苦,為你恩怜無極,
我口無語能盡述我心所有感激。
使我屬你不變更,縱使我力敗頹;
使我莫苟且偷生,若向你愛減退

附二:視頻資料

1、管風琴配樂

2、馬太受難曲中的片段,德語演唱

3、一個英語演唱錄音

(國內弟兄姊妹請翻牆…或在國內視頻網站上搜索“受難歌”)

主要參考文獻:

1、伯納多小傳:http://www.churchinmarlboro.org/introduction/bernrd.doc
2、Gene Fedele、陳玲琇,信心的飛躍:70為基督勇士列傳,天恩出版社,台北,2007
3、其他網絡資料:http://en.wikipedia.org/wiki/O_Sacred_Head,_Now_Wounded

(本文原發表於“陳陽文存”,地址:http://blog.photocy.org/?p=752

BCCC主日學靈程七講之六:信徒受審判 BCCC Sunday School Outline: Believers’ Judgement

布魯頓華人基督教主日學“靈程七講”之六

信徒受審判

按:聖經中提到七種審判。有一種誤解認為,審判和信徒已經沒有關系。這是對“因信稱義”的片面認識,甚至可能產生一種極端的看法,就是說一個人信主之後,無論做什麼都沒有關系,反正將來必定是進天國的。殊不知聖經裡多次提到信徒將來也要受審判,在主內將要得獎賞或者受虧損。賈玉銘牧師說,“因信稱義,按行為受審判”。因此,信徒不能躺在救恩之上,而沒有行為的見證,而是要活出與救恩相稱的生活,這才是“活信心”。本文試闡述和信徒有關的審判。

一、主耶穌為信徒的罪受審判

時間:主後33年

地點:各各他的十字架

結局:基督擔當我們的罪,讓信祂的人得永生

1、耶穌本不應當受審

因基督也曾一次為罪受苦、〔受苦有古卷作受死〕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為要引我們到 神面前.按著肉體說他被治死.按著靈性說他復活了。(彼前三18)

神使那無罪的、〔無罪原文作不知罪〕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 神的義。(林後五21)

他被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使我們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義上活.因他受的鞭傷、你們便得了醫治。(彼前二24)

基督既為我們受了咒詛、〔受原文作成〕就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因為經上記著、『凡掛在木頭上都是被咒詛的。』(加三13)

2、除掉世人的罪,信耶穌的不被定罪

如果這樣、他從創世以來、就必多次受苦了.但如今在這末世顯現一次、把自己獻為祭、好除掉罪。(來九26)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那聽我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約五24)

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羅八1)

誰能控告 神所揀選的人呢.有 神稱他們為義了。〔或作是稱他們為義的 神麼〕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裡復活、現今在 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羅八33-34)

二、信徒對自我的審判

時間:隨時

地點:隨地

結局:得到管教

我們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於受審。我們受審的時候、乃是被主懲治.免得我們和世人一同定罪。(林前十一31-32)

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用人的鞭責罰他。但我的慈愛仍不離開他、像離開在你面前所廢棄的掃羅一樣。(撒下七14-15)

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十六8)

你們又忘了那勸你們如同勸兒子的話、說、『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他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因為主所愛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你們所忍受的、是 神管教你們、待你們如同待兒子.焉有兒子不被父親管教的呢。管教原是眾子所共受的、你們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兒子了。(來十二8)

三、基督台前的審判

時間:基督再來,信徒被提

地點:空中

結局:得賞賜或受虧損(不失去救恩)

1、基督降臨空中,教會被提和信徒復活

人子要在他父的榮耀裡、同著眾使者降臨.那時候、他要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太十六27)

論到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那些沒有指望的人一樣。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那已經在耶穌裡睡了的人、 神也必將他與耶穌一同帶來。我們現在照主的話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這活著還存留到主降臨的人、斷不能在那已經睡了的人之先.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 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帖前四13-17)

弟兄們、我告訴你們說、血肉之體、不能承受 神的國.必朽壞的、不能承受不朽壞的。我如今把一件奧秘的事告訴你們.我們不是都要睡覺、乃是都要改變、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這必朽壞的、總要變成不朽壞的.〔變成原文作穿下同〕這必死的、總要變成不死的。這必朽壞既變成不朽壞的.這必死的、既變成不死的.那時經上所記、死被得勝吞滅的話就應驗了。(林前十五50-54)

2、在空中基督台前的審判

因為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臺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著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林後五10)

你這個人、為甚麼論斷弟兄呢.又為甚麼輕看弟兄呢.因我們都要站在 神的臺前。…這樣看來、我們各人必要將自己的事、在 神面前說明。(羅十四10, 12)

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 神的家起首.若是先從我們起首、那不信從 神福音的人、將有何等的結局呢。(彼前四17)

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原文作看見〕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人干犯摩西的律法、憑兩三個見證人、尚且不得憐恤而死.何況人踐踏 神的兒子、將那使他成聖之約的血當作平常、又褻慢施恩的聖靈、你們想、他要受的刑罰該怎樣加重呢。因為我們知道誰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又說、『主要審判他的百姓。』落在永生 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希十25-31)

若有人用金、銀、寶石、草木、禾楷、在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自己卻要得救.雖然得救乃像從火裡經過的一樣。(林前三12-15)

3、得勝者得賞賜

1)、主的稱贊

所以時候未到、甚麼都不要論斷、只等主來、他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那時各人要從 神1那裡得著稱讚。(林前四5)

2)、得賞賜

生命樹的果子(啟2:7)

隱藏的嗎哪與白石(啟2:17)

穿白衣(啟3:5)

作神殿中的柱子(啟3:12)

在寶座上與主同坐(啟3:21)

得生命的冠冕(啟2:10),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得權柄制伏列國(啟2:26)

3)、得基業

因你們知道從主那裡、必得著基業為賞賜.你們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西三24)

可以得著不能朽壞、不能玷污、不能衰殘、為你們存留在天上的基業。(彼前一4)

4)、管理城

主人說、好、良善的僕人.你既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可以有權柄管十座城。(路十九17)

5)、得冠冕

什麼是冠冕:

我們的盼望和喜樂、並所誇的冠冕、是甚麼呢.豈不是我們主耶穌來的時候你們在他面前站立得住麼。(帖前2:19)

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啟二26)

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 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啟二十4)

四種冠冕:

➀、不能壞的冠冕

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林前九25)

➁、公義的冠冕

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四8)

➂、生命的冠冕

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這是主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雅一12)

你將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們中間幾個人下在監裡、叫你們被試煉.你們必受患難十日。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啟二10)

➃、榮耀的冠冕

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 神的群羊、按著 神旨意照管他們.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為貪財、乃是出於樂意。也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到了牧長顯現的時候、你們必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前五2-4)

4、失敗者受虧損

為何受虧損:

受報應:那行不義的、必受不義的報應.主並不偏待人。(西三25)

所說閒話: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太十二36)

隱藏的事:因為人所作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 神都必審問。(傳十二14)

工作的審判:鹽本是好的.鹽若失了味、可用甚麼叫它再鹹呢。或用在田裡、或堆在糞裡、都不合式.只好丟在外面。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路十四34-35)

生活的審判:豈不知你們是 神的殿、 神的靈住在你們裡頭麼。若有人毀壞 神的殿、 神必要毀壞那人.因為 神的殿是聖的、這殿就是你們。(林前三16-17)

幾種虧損:

被棄絕: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倒被棄絕了。(林前九27)

哀哭切齒: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太二五30)

被棄絕倘若那惡僕心裡說、我的主人必來得遲、就動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喫喝.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時辰、那僕人的主人要來、重重的處治他、〔或作把他腰斬了〕定他和假冒為善的人同罪.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太二四48-51)

工程被燒:人若不常在我裡面、就像枝子丟在外面枯乾、人拾起來、扔在火裡燒了。(約十五6),(林前三15)

四、對列國萬民的審判,看他們對待猶太人的態度

時間:基督榮耀顯現的時候

大災難結束後

當人子在他榮耀裡、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太二五31-32)

地點:約沙法谷

到那日、我使猶大和耶路撒冷被擄之人歸回的時候、我要聚集萬民、帶他們下到約沙法谷.在那裡施行審判、因為他們將我的百姓、就是我的產業以色列、分散在列國中.又分取我的地土.(珥三1-2)

萬民都當興起、上到約沙法谷.因為我必坐在那裡、審判四圍的列國。開鐮罷.因為莊稼熟了.踐踏罷。因為酒醡滿了、酒池盈溢.他們的罪惡甚大。許多許多的人在斷定谷.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斷定谷。(珥三12-14)

結果:有的得救,有的滅亡

這些人要往永刑裡去.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裡去。(太二五46)

信徒與基督一同審判

豈不知聖徒要審判世界麼.若世界為你們所審、難道你們不配審判這最小的事麼。(林前六2)

亞當的七世孫以諾、曾豫言這些人說、看哪、主帶著他的千萬聖者降臨、要在眾人身上行審判、證實那一切不敬虔的人、所妄行一切不敬虔的事、又證實不敬虔之罪人所說頂撞他的剛愎話。(猶14-15)

五、以色列人受審判

時間:基督榮耀顯現以後,大災難結束以後

地點:外邦人的曠野

結局:有的要被禁止進入以色列地,有的要蒙福

〔亞薩的詩。〕大能者 神耶和華、已經發言招呼天下、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從全美的錫安中、 神已經發光了。我們的 神要來、決不閉口.有烈火在他面前吞滅、有暴風在他四圍大颳。他招呼上天下地、為要審判他的民……(詩五十1-21)

我必帶你們到外邦人的曠野、在那裡當面刑罰你們。…我必從你們中間除淨叛逆和得罪我的人、將他們從所寄居的地方領出來、他們卻不得入以色列地.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主耶和華說、以色列家阿、我為我名的緣故、不照著你們的惡行、和你們的壞事待你們.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結二十33-44)

他來的日子、誰能當得起呢.他顯現的時候、誰能立得住呢.因為他如煉金之人的火、如漂布之人的鹼。他必坐下如煉淨銀子的、必潔淨利未人、熬煉他們像金銀一樣、他們就憑公義獻供物給耶和華。那時、猶大和耶路撒冷所獻的供物、必蒙耶和華悅納、彷彿古時之日、上古之年。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必臨近你們、施行審判.我必速速作見證、警戒行邪術的、犯姦淫的、起假誓的、虧負人之工價的、欺壓寡婦孤兒的、屈枉寄居的、和不敬畏我的。(瑪三3-5)

信徒一同審判:

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這跟從我的人、到復興的時候、人子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你們也要坐在十二個寶座上、審判以色列十二個支派。(太十九28)

六、對不守本位的天使行審判

時間:“大日”,千禧年後,撒旦被扔進火湖以後

地點:(未啟示)

結局:和撒但一同在永遠的火湖中受苦

就是天使犯了罪、 神也沒有寬容、曾把他們丟在地獄、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審判.(彼後二4)

又有不守本位、離開自己住處的天使、主用鎖鍊把他們永遠拘留在黑暗裡、等候大日的審判。(猶6)

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裡、就是獸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啟二十10)

信徒一同審判:

豈不知我們要審判天使麼、何況今生的事呢。(林前六3)

七、白色大寶座審判

時間:千禧年國度以後,新天新地之前

地點:白色大寶座前

結局:不信的死人復活、被定罪,被扔進火湖裡

因為他已經定了日子、要藉著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他從死裡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徒十七31)

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那城還容易受呢。哥拉汛哪、你有禍了.伯賽大阿、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中間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推羅西頓、他們早已披麻蒙灰坐在地上悔改了。當審判的日子、推羅西頓所受的、比你們還容易受呢。(路十12-14)

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啟二十11-15)

結論:現在所當行的

1、感恩:耶穌已經為我們受了審判

2、自我審判,時常悔改,遠離罪惡,遵主旨意,負架跟隨,將來得賞;

主阿、你是有憐憫有恩典的 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詩八六15)

這樣、怎麼說呢.我們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麼。斷乎不可.我們在罪上死了的人、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羅六1-2)

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希十26-27)

不要自欺、 神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加六7)

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那裡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啟二5)

(本文原發“陳陽文存”,地址:http://blog.chenyang.net/?p=806

從林昭談基督徒的政治參與 Lin Zhao and Christian’s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4月29日是林昭遇難42周年的紀念日,在網絡上看到了許多紀念的文字。

前一陣子和國內的一位年長弟兄交通,他曾經在那個極左年代被誣入獄,60年代初曾被關押在上海靜安區看守所。他記憶中有一位女囚,在印象中與林昭神似,因此他稱自己或許有幸是林昭的“同監難友”。

在交通之中,自然就談及了基督徒的政治參與。我之前寫了一篇文章,主要是提供一些帶領林昭信主的俞以勒姊妹的資料,在其中也對余傑先生的“中國教會的復興,如果沒有林昭的精神為催化劑,這種復興便很可能是是曇花一現的”說法提出過一點自己的看法。那篇文章比較簡短,可能沒有清楚的表明我的想法,因此,藉著這個紀念林昭殉難的機會,也把這個問題更仔細的說明一下。

一、無論為自由和為信仰獻身,都是偉大的。

在二十世紀的中國,有許多人為了真理為了信仰為了民主為了自由甚至是為了最基本的人權而失去了生命和自由,許多有良知的人都收到迫害。

從基督信仰的角度而言,這些受難者中,可以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和極權抗爭著,例如張志新、遇羅克等等,另一部分是單純的為了信仰的緣故而殉道,例如倪柝聲、張愚之等。

為了民主自由而獻身,或者單純為了信仰而犧牲,都是很偉大的事情。當然基督徒從永恆的角度來看會更推崇後者,因為有存到永遠的價值,將來可以得主的賞賜。但是也不能完全否認前者。社會的改良,驅逐弊病,讓人們過上更美好的生活,也是基督徒在世上的見證。為了美好的理想而犧牲,總是非常崇高的。

林昭在這裡就稱為一個跨界的人物。她的事跡是非常動人的,而相比與張志新、遇羅克,林昭在思想上甚至更有深邃之處,她必定會稱為極左路線抗爭者的一面旗幟。我絲毫不反對紀念林昭。我們需要紀念林昭,以反思那個瘋狂的年代,紀念那些英勇抗爭的人。

但是,林昭之偉大,並不需要講其提升為中國教會之精神領袖而彰顯,也不必將其犧牲定義為為主殉道才得以表明。林昭對極左路線的覺醒,是反右的時候,那時她還沒有成為基督徒。可以想象,即使林昭沒有信主,她也在被當局所迫害,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受苦,甚至殉難。只是,也許她不能達到她後來的思想高度,不能作為“基督親兵”,找尋到那一條“上帝僕人的路線,基督政治的路線”。所以,基督信仰為林昭的抗爭增加了更深的思想價值和屬靈意義,但是,她仍然是因為政治觀點而收到極刑。林昭的事跡本身,就是她的見證。而中國傳道人的獄中見證,是從信仰的角度為主堅守為主受苦,兩者不能混為一談,也不應該厚此薄彼,而是各有其珍貴之處。

二、基督徒的社會使命

作為基督徒的林昭,在極端困難的環境中旅行了她的政治使命。我相信,基督徒的社會使命,是基督徒的見證的一部分。通過信徒在信仰生活中活出見證,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加美好,這也是基督徒所應當做的事情。

約翰·衛斯理是一個見證。他倡導的循道運動,曾經改變了十八世紀的英國社會,成為社會亂象的出路。但是,後來,隨著衛理宗教會日益熱衷於社會工作,有一些教會漸漸遠離了純正的福音。二十世紀上半葉,這些“社會福音”往往和新派神學是聯系在一起的,遭到很多基要派信徒的反對。例如,宋尚節博士很反感社會福音。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當時的社會福音,將本末倒置了,將教會的社會服務放在耶穌基督釘十字架的真理之前,沒有穩固的救恩基礎,只熱衷於社會的工作,教會的不過是表面的,救人的身體而沒有救人靈魂的。

但是這也引起另一個極端,就是基督徒是否應當完全放棄對於政治的關注,而生活在自己信仰的小圈子之中?隨著二十世紀下半葉對於基督信仰逼迫的加劇,中國家庭教會高舉政教分離的旗幟,堅持基督是教會的元首,不接受政治對教會的干預。而另一方面,為了避免引來更多的政治麻煩,教會也避免參與一切的政治活動,力圖使政教完全分開。

我認為,這兩種觀點是需要平衡的。首先,堅持基要基督信仰的根基,傳講不打折扣的聖經的話語,是教會不可缺少的;其次,在這個信仰根基上,基督徒應當作光作鹽,就如聖經所說的,不是放在斗地下藏起來,而是在這個彎曲悖謬的時代,作為明光照耀,照亮一屋子的人。這樣,如果有純正的信仰根基,那麼信徒應當通過自己對真理的認識和追求來改變這個社會。從這個意義上說,作為基督徒的林昭,她的政治思想有一部分是基於聖經的觀點,所以她雖然不是直接為了基督而殉道,但是她的死也是在為主作見證。

如今的時代,與林昭的時代又不相同,但是現今之基督徒也應該有對社會的關懷,也許不是像林昭獄中寫血書那樣激烈的方式,但是這個社會確實需要基督徒的聲音。

三、基督徒政治參與的方式

余傑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位自由知識分子,也是難得的幾位堅守在國內的民主人士。他成為基督徒之前的作品和思想,我就非常喜歡。他在思想上一直是傾向於美國的保守主義,受到很多左派的攻擊。

余傑信主之後,把對民主的追求和基督信仰的精神聯系在一起,我覺得更是難能可貴的。西方民主的根基就是基督信仰,沒有基督教的傳播,也就很難建立其真正的民主。

基督徒的聲音,在於說基督徒對於社會問題的看法的表達。例如,在美國,有兩個社會問題基本上是一個人政治立場的試金石,就是同性戀合法化和墮胎。保守派的基督徒是堅定的否定這兩個命題的。正是因為他們的堅持,使得左派收到很大的牽制。

在中國,當然我們比較沒有這樣言論自由的環境來直接的表達意見。但是基督徒在平時生活中的言行舉止就可以改變周圍的人。

我和余傑先生的一點不同意見在於,他寫過許多文章,介紹了東歐教會在政治劇變中的見證也所起的作用,我所理解的是,他希望通過教會整體的政治參與來改變國家的政權。而我認為,基督徒的政治參與,應該是個人的,而不是教會整體的。例如,不是由教會領袖發動,帶領整個教會帶領所有信徒去參加政治運動,乃是信徒根據自己的信仰的原則對時事政治做出自己的判斷,發出自己的聲音。

中國教會需要林昭,是需要有像林昭那樣敢於發表自己立場,對於社會問題表達自己看法的基督徒。例如墮胎問題,在美國基本上是一個人政治立場的試金石,堅定的保守派基督徒堅決反對墮胎,如果中國的基督徒也能夠站出來,在這個問題上,按照聖經的教導發表自己的立場,中國社會在這個問題上的普遍忽視,是否會得到改觀?另一個爭論的焦點,就是同性戀合法化。在中國,這似乎不是一個問題,但是隨著年輕一代對西方“文化”的快速接納,以及中國傳統道德的式微,在可以遇見的將來,中國社會對同性戀合法化的接納程度,很可能就超過美國。美國的保守派信徒正在努力吶喊,中國信徒,是否敢於發出自己的聲音?

基督徒的政治參與,在於每一個信徒自己站出來,表達自己的立場。不需要大規模的沖突,乃是在點點滴滴的生活裡去盡自己一點點的力量。中國並不具有當年的東歐國家那樣的信徒基礎,也沒有那樣健全的教會系統,如果現在,中國的教會領袖站出來,但是卻沒有每一個信徒跟上,就把中國的教會拉入政治中,那將是很危險的。

(本文原發“陳陽文存”,原地址:http://blog.photocy.org/?p=737

BCCC主日學靈程七講之五:在靈裡禱告 BCCC Sunday School Outline: Praying in the Holy Spirit

布魯頓華人基督教主日程七之五

在靈裡禱告

一、“來罷、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神的殿.”(賽二3)

1、會眾在山下遠遠拜神

離神最遠,數目最多

神的要求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要在山的四圍給百姓定界限、說、你們當謹慎、不可上山去、也不可摸山的邊界、凡摸這山的、必要治死他。(出十九12)

百姓的願望

眾百姓見雷轟、閃電、角聲、山上冒煙、就都發顫、遠遠的站立.對摩西說、求你和我們說話、我們必聽、不要 神和我們說話、恐怕我們死亡。(出二十18-19)

(摩西)又將約書念給百姓聽、他們說、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出二四7)

山腳有祭壇

摩西將耶和華的命令都寫上、清早起來、在山下築一座壇、按以色列十二支派、立十二根柱子。又打發以色列人中的少年人去獻燔祭、又向耶和華獻牛為平安祭。(出二四4-5)

2、長老等至山腰事奉神

神的要求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和亞倫、拿答、亞比戶、並以色列長老中的七十人、都要上到我這裡來、遠遠的下拜。惟獨你可以親近耶和華.他們卻不可親近.百姓也不可和你一同上來。(出二四1-2)

經過祭壇,自由的敬拜

摩西、亞倫、拿答、亞比戶、並以色列長老中的七十人、都上了山。他們看見以色列的 神、他腳下彷彿有平鋪的藍寶石、如同天色明淨。他的手不加害在以色列的尊者身上.他們觀看 神、他們又喫又喝。(出二四9-11)

3、摩西在山頂上覲見神

摩西獨自上山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上山到我這裡來住在這裡、我要將石版、並我所寫的律法、和誡命、賜給你、使你可以教訓百姓。(出二四12)

在雲彩中

摩西上山、有雲彩把山遮蓋。耶和華的榮耀停於西乃山、雲彩遮蓋山六天.第七天他從雲中召摩西。耶和華的榮耀在山頂上、在以色列人眼前、形狀如烈火。摩西進入雲中上山、在山上四十晝夜。

(出二四15-18)

耶穌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神是個靈.〔或無個字〕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約四22-24)

“用心靈和誠實”,原文作“在靈裡和在真理裡”

4、神的聖殿

聖殿分三層:一為外院,一為聖所,一為至聖所。

外院:以色列人可以進入

院門:救恩之門

祭壇:預表救贖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約十二24-25)

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耶穌這話原是指著自己將要怎樣死說的。(約十二32-33)

銅盆:預表聖靈的洗

耶穌知道父已將萬有交在他手裡、且知道自己是從 神出來的、又要歸到 神那裡去、就離席站起來脫了衣服、拿一條手巾束腰。隨後把水倒在盆裡、就洗門徒的腳、並用自己所束的手巾擦乾。(約十三3)

彼得說、你永不可洗我的腳。耶穌說、我若不洗你、你就與我無分了。(約十三8)

聖所:利未人可以進入事奉神

聖所的門:歸主之門

香爐:祈禱

他既拿了書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著琴、和盛滿了香的金爐.這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啟五8)

燈台:發出神的光亮

陳設餅:所結果子,榮神、益人

至聖所:唯有大祭司可以進入

至聖所的門:成聖之門

與神同在

二、“都要照著在山上指示你的樣式。”(出二五40)

忽然殿裡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太二七51)

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人要称他的名为以马内利。(以马内利翻出来,就是神与我们同在。)(太一23,赛七14)

因他使我们和睦,(原文作因他是我们的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弗二14)

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祂的子民。(啟二一3)

靈裡禱告的功效:

1、摩西在山上的禱告

摩西何時舉手、以色列人就得勝、何時垂手、亞瑪力人就得勝。(出十七11)

2、以利亞在山上禱告

王上18章

3、馬可樓的禱告

進了城、就上了所住的一間樓房.在那裡有彼得、約翰、雅各、安得烈、腓力、多馬、巴多羅買、馬太、亞勒腓的兒子雅各、奮銳黨的西門、和雅各的兒子〔或作兄弟〕猶大。這些人、同著幾個婦人、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並耶穌的弟兄、都同心合意的恆切禱告。(徒一13-14)

彼得醒悟過來、說、我現在真知道主差遣他的使者、救我脫離希律的手、和猶太百姓一切所盼望的。想了一想、就往那稱呼馬可的約翰他母親馬利亞家去.在那裡有好些人聚集禱告。(徒十二11-12)

果效:(1)、教會的誕生;(2)、拓荒佈道(腓利);(3)、方言的恩賜;(4)、彼此相愛;(5)、神跡奇事;(6)、社會關懷;…

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弗六18)

親愛的弟兄阿、你們卻要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裡禱告、保守自己常在 神的愛中、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猶20-21)

(本文原發“陳陽文存”,地址:http://blog.photocy.org/?p=734)

林昭、汪純懿、俞以勒以及中國教會 Lin Zhao, Ester Chun-Yi Wang, Yu Yile and China Church

林昭是一位基督徒。她曾經是左派青年,對中共的革命抱有很大的熱情。1957年大鳴大放的時候,她開始覺醒,後被劃為右派。在五六十年代勇敢地與極左思想、極權統治抗爭,1960年被捕,1968年4月29日被當局秘密殺害。林昭曾經上過教會學校,1961、1962年左右,她在監獄中與一位因為信仰坐牢的基督徒俞以勒同在一個囚室,後信主成為基督徒。如今,研究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在張志新、遇羅克等斗士之外,林昭這個名字越來越收到人們的重視。林昭在1957年後寫下了大量文字,記載了她的思想抗爭,此外她信主以後,在基督信仰的基礎上來審視這個國家和民族的歷史與現狀,不僅在現實中反抗極權,也在理論上揭露了當時統治思想的荒謬。

帶領林昭信主的俞以勒姊妹,是一位牧師的女兒,曾在賈玉銘牧師主持的中國基督教靈修神學院就讀,1954年畢業。曾經因為信仰坐牢,後獲釋,晚年來美國。據筆者2009年夏天了解的情況,俞以勒曾在加州一家教會服事,並用所繼續的錢資助國內的弟兄姊妹,顯居加州她妹妹家中,身體狀況不佳,外界也難以接觸。


中國基督教靈修神學院1954年畢業生合影
前排右三為俞以勒 (前排左二為宋天嬰,宋尚節博士的大女兒,後為主殉道)
(照片來源於中國教會一位長輩,非經作者同意,謝絕轉載 )

另外一份關於林昭的材料來自於《驛車到站》一書。該書是教會人士幾年汪純懿姊妹,於2006年編寫的。

汪純懿姊妹,教會中人常稱她為汪姑姑,1913年生於江蘇,1925年信主,1926年受浸,1932年高中畢業後在教會服事,1942年與趙世光牧師等六人共同創建靈糧堂世界佈道會,1947-1948年在加拿大聖經學院讀數,研究聖經與鋼琴演奏,1948年回國後在教會孤兒院服事。1951年著《活的見證》一書,講述其1914-1951年間的見證。五十年代至1962年,教授鋼琴並做佈道工作,翻譯慕安德烈《禱告的生命》一書。1962年因此被捕,後在安徽白茅嶺農場勞動改造,1979年回到上海家中,後獲得平反。八十年代著《何等奇妙》一書,講述1951-1986年的見證。1986年赴美,在南加州幾家靈糧堂事奉。2006年九十三歲安息主懷歸回天家。

在這本書中,有一篇重頭的文章,是程天午姊妹所寫的《在獄中的恩典生活–紀念汪純懿姐妹》。程天午姊妹曾經接觸過基督信仰,後來因為仗義執言被捕入獄,在獄中裝瘋賣傻。但是她正巧和汪姑姑關在一起,汪姑姑對她信仰上有幫助,後來她完全接受耶穌為個人的救主。這一篇文章主要記述了汪姑姑在獄中的生活,同時也在幾處提到了當時同在提籃橋監獄的林昭。

該文章主要的問題在於對於年代記錄的錯誤,比如文化大革命被記敘為1968年開始,而林昭被處決的年代被記錄為1975年,但是外界普遍認為是1968年。文章中提到當時獄方找到三個典型要予以處理,包括汪姑姑和林昭,後來林昭真的被處決,但是汪姑姑沒有。從汪姑姑的年表上看,她是1973年離開提籃橋監獄去安徽農場勞動改造的。因此這件事情應當發生在1973年以前,而不是1975年。就程天午姊妹所記錄的年代問題,筆者於2009年夏天曾托人去尋找程天午姊妹,但是因為其身體原因,沒有能夠見面。

書中提到一件事情,說是林昭在獄中大聲抗議,而汪姑姑告訴她“不要憑血氣”。這件事情,筆者曾經聽說也有一些教會內部的人士有不同的意見,認為汪姑姑不應當這樣提醒林昭。當然神給每個人的帶領不一樣,就我的領受來說,基督徒對國家對時事的關懷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在抗爭的方式上,我認為應當是更加溫和忍耐,采取“血氣”強力抗爭的方式是可以商榷的。

林昭的偉大,是無可辯駁的。我也同意這樣的觀點,在文革中幾位抗爭者中,林昭是最具有理論體系和思想深度的。但是最近有人提出林昭精神就是中國教會的精神,中國教會要走林昭的路線,我認為此言未免過於絕對。我相信信仰和政治絕對不是能夠分開的,基督徒的政治關懷,正是改變世界的動力。從世界歷史上看,有許多偉大的變革,正是從教會的倡導開始。但是,在另一方面,教會的作用是在於為主做見證,傳揚神的福音,建立基督的身體,在將來耶穌基督再來的時候成為基督聖潔的新婦。中國教會正在改變中國,也將會改變中國的政治、文化以致民族性格與命運,這是中國福音廣傳所帶來的必然結果。林昭精神所表現的,是作為基督徒的良知與黑暗力量的抗爭,如今,這樣的抗爭也在中國的教會中繼續發生。為了信仰的緣故,基督徒順從神不順從人,與世界上的敵人爭戰;為了國家和民族的未來,基督徒將神的公義彰顯出來,也會受到社會和政權的壓力。但是我要說,前者是首要的,後者是堅持信仰所帶來的必然附屬品。林昭精神是偉大的,但是這只是中國教會之精神的一部分,不能以偏概全。中國教會的見證是崇高的,林昭的見證,汪純懿的見證,以及王明道、袁相忱、袁蒙恩、鄭惠端、楊心裴、王天經、王美芝、王頌靈、王忠孝、李天恩、俞成華、張愚之等等等等,以至於許多為了信仰坐牢或者忍受壓迫的有名或是無名的傳道人以及信徒,還有現今在中國的鄉村和城市中不為名不為利單單只為主擺上的弟兄姊妹,這一幅長卷也許還不夠完全,但是這才是中國教會的精神,我們在神信實廣大不變的愛中看到中國教會榮耀的復興。

附:《在獄中的恩典生活–紀念汪純懿姐妹》一書中關於林昭的敘述。

第101頁
汪純懿站了幾個下午,在批斗會上,一批靠攏政府、要求改造的犯人,學著他們提審員的口吻,像連珠炮一般想姑姑提出質問:“你說說看,毛主席是啥人?”
“他是中國領導人。”
他是不是中國人民的大救星?
汪姑姑不予理會,那不行,不講,看那架勢又要拉頭發了。
我的心吊在嗓子眼,不知道她會怎樣回答。要知道,在那極左的年代,紅色恐怖籠罩在中國大地,就是社會上講錯一句話,哪怕用個比喻打到毛澤東也不行啊;(當時的中國已將他演繹成神)都可以叛5年刑,更何況監獄,更何況在30多個犯人面前。輕曰“放毒。”攻擊污蔑!批斗、毒打至殘更不在話下(小組裡這樣的人有幾個),重則上報,加刑,槍斃(林昭1000)不都是先例嗎?

第110頁
再說另一個在5樓頂上一個關的女犯叫1000,據說原來是中央干部,認識共產黨領導層。她常會在半夜叫喊上“國際法庭”。她嗓門很大,有時也會唱贊美詩,邊上監督她的犯人去向隊長匯報她的狀況。此時一圈又一圈的走。汪姑姑和她幾乎接近對她說:“不要憑血氣”。

當汪純懿向1000僅講這一句話,同監特務根本沒聽見,因為此時只有我在汪邊上走,同監特務竟會飛奔隊長身邊報告339向1000傳福音,又勾搭瞿隊長(番號忘記了)。
隊長將汪純懿叫到面前訓話。姑姑表示:“我讓1000不要大聲講話,妨礙別人,影響自己。對瞿隊長因為她的寫字掉了,我幫她穿上,僅此而已。”

第128頁
在公審大會後,必有監獄長訓話。他談到這些犯人之所以槍斃,是不好好改造世界觀,不認罪服法,堅持反動立場,與人民為敵到底,在監獄繼續犯罪。你們中間到現在為之,還有這類人。我提醒你們,要以他們為警示,夾緊尾巴做人,不然他們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今天我要報一批反改造尖子的名單,男監有xx xx xx女監有1000、427、339……
聽到汪純懿也列上名單,心中一陣收緊。這天她作為反改造也被叫到大禮堂現場去接受教育。在散會回來後,我看到427(一個少教所16歲的單親孩子,說她寫反動標語被判5年)又哭、又不用水、又不吃晚飯,又被叫到辦公室去談話。但汪純懿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照樣排隊領水、洗盥、倒污水、搓毛巾、謝飯。這就是天父給她內心的平安寫在臉上,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她母親懷中。次日下午小組討論時,小組長叫她談認識。關於昨天槍斃人和指名,姑姑表示“沒有認識,我和他們不一樣。”短短一句話結束自己的發言。
隊長也站在小組會上說:“339,你皮厚,要子彈才能打穿你,不見棺材不落淚的貨色,是茅房裡的石頭又臭又硬。”汪純懿對看守的辱罵像微波不興的湖水,十分平靜。因為主曾對我們說:“不要……。心懷不平”(詩篇三十九篇一節)“申冤在我”(羅馬書十二章十九節)
1000在1975年6月的一個下午被槍斃了。這天女監全體犯人出席大禮堂會唱(沒有一個男犯人)。照例,前面一長排條形桌上鋪著白檯布,一溜坐著約10個男警官,各個面部嚴肅,這種氣勢就是要殺人的前兆。果然不一忽兒宣布鎮壓大會開始。1000被推上桌前。我在第二排,是這麼近距離的看到1000,一根麻繩將她從頭頸紥到前胸繞過後背的雙手延長至雙腳,褲腿另外紥著。我的心憂痛,宣讀她的罪性我真的一句也沒聽到。當宣判死刑,立即執行時,我看見1000雙腳打彎,嘴在微動,但她已被綁緊的喉嚨講不出一句話來。三個男法警架著祂拉出去了,一條鮮活的生命。聽犯人說她也信耶穌的,雖然她不想姑姑那樣在人面前剛強站立,為義受逼迫,但只要信,神必拯救,願1000在天國安息。

(本文發表於“落楓居·陳陽文存”,地址:http://blog.photocy.org/?p=711,文字與圖片非經作者同意,謝絕轉載。)

BCCC主日學靈程七講之四:軟弱成剛強 BCCC Sunday School Outline: From Weak to Strong

程七之四

軟弱成剛強

一、剛強是神的要求

你們務要儆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林前十六13)

因為 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 (提後一7)

我兒阿、你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起來。 (提後二1)

二、聖經中剛強的例子

1、約書亞

窺探地的人中、嫩的兒子約書亞、和耶孚尼的兒子迦勒、撕裂衣服、對以色列全會眾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極美之地。耶和華若喜悅我們、就必將我們領進那地、把地賜給我們、那地原是流奶與蜜之地。

(民十四6-8)

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這惡會眾向我發怨言、我忍耐他們要到幾時呢、以色列人向我所發的怨言、我都聽見了。你們告訴他們、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必要照你們達到我耳中的話待你們。你們的屍首必倒在這曠野、並且你們中間凡被數點、從二十歲以外向我發怨言的、必不得進我起誓應許叫你們住的那地、惟有耶孚尼的兒子迦勒和嫩的兒子約書亞、纔能進去。

(民十四26-30)

你平生的日子、必無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我怎樣與摩西同在、也必照樣與你同在.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約一5)

2、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

但以理卻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所以求太監長容他不玷污自己。(但一8)

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 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窑中救出來.王阿、他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王阿、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三17-18)

王說、看哪、我見有四個人、並沒有捆綁、在火中遊行、也沒有受傷、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子。(但三25)

但以理知道這禁令蓋了玉璽、就到自巳家裡、(他樓上的窗戶、開向耶路撒冷)一日三次、雙膝跪在他 神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但六10)

3、彼得

彼得被聖靈充滿、對他們說、治民的官府、和長老阿、倘若今日、因為在殘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查問我們他是怎麼得了痊愈.你們眾人、和以色列百姓、都當知道、站在你們面前的這人得痊愈、是因你們所釘十字架、 神叫他從死裡復活的、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他是你們匠人所棄的石頭、已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他們見彼得約翰的膽量、又看出他們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就希奇、認明他們是跟過耶穌的。(徒四9-13)

彼得約翰說、聽從你們、不聽從 神、這在 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罷.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不能不說。(徒四19-20)

又:神對以色列人的帶領:

你這蟲雅各、和你們以色列人、不要害怕.耶和華說、我必幫助你.你的救贖主、就是以色列的聖者。看哪、我已使你成為有快齒打糧的新器具、你要把山嶺打得粉碎、使岡陵如同糠秕。(賽四一14-15)

我的僕人雅各阿、不要懼怕.以色列阿、不要驚惶。因我要從遠方拯救你、從被擄到之地拯救你的後裔.雅各必回來、得享平靖安逸、無人使他害怕。(耶四六27)

三、如何成為剛強

1、靠著神的能力

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彀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十二9-10)

我還有末了的話、你們要靠著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兩爭戰原文都作摔跤〕所以要拿起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

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豫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 神的道.

(弗六10-17)

求他按著他豐盛的榮耀、藉著他的靈、叫你們心裡力量剛強起來、。(弗三16)

2、因著神的話語

只要剛強、大大壯膽、謹守遵行我僕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離左右、使你無論往那裡去、都可以順利。 (書一7)

你若謹守遵行耶和華藉摩西吩咐以色列的律例典章、就得亨通.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 (代上二二12)

父老阿、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那從起初原有的。少年人哪、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剛強、 神的道常存在你們心裡、你們也勝了那惡者。(約壹二14)

3、憑著信心

他們因著信、制伏了敵國、行了公義、得了應許、堵了獅子的口。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希十一33-34)

4、藉著試煉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伯十九25)

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四二5)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 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八28)

為這緣故、我也受這些苦難.然而我不以為恥.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或作他所交託我的〕直到那日。(提後一12)

5、神的同在

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懼他們、因為耶和華你的 神和你同去、他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 (申三一6)

耶和華囑咐嫩的兒子約書亞說、你當剛強壯膽、因為你必領以色列人進我所起誓應許他們的地、我必與你同在。 (申三一23)

我豈沒有吩咐你麼.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那裡去、耶和華你的 神必與你同在。 (約一9)

大衛又對他兒子所羅門說、你當剛強壯膽去行.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耶和華 神就是我的 神、與你同在、他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直到耶和華殿的工作都完畢了。(代上二八20)

(希西家)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因亞述王和跟隨他的大軍恐懼、驚慌、因為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大.(代下三二7)

耶和華說、所羅巴伯阿、雖然如此、你當剛強.約撒答的兒子大祭司約書亞阿、你也當剛強.這地的百姓、你們都當剛強作工、因為我與你們同在.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該二4)

結論: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

疲乏的、他賜能力.軟弱的、他加力量.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賽四十28-31)

(本文原發“落楓居·陳陽文存”,地址:http://blog.photocy.org/?p=685)

王明道先生翻譯的《主軍前進(基督精兵)》 “Onward, Christian Soliders!” Translated by Wang Ming-Tao

王明道先生從1927年開始編輯《零食季刊》,至1955年因為信仰的緣故被捕,27年間出版共計104期,出去少數因為外出講道而合並之外,基本從未停頓。這份刊物堅持基要信仰,無論是面對自由派神學的攻擊,還是世界的挑戰,為主作了美好的見證。1939年,日軍要求在所有刊物上刊登四條政治標語,並將刊物交由日軍檢查。但是王明道先生冒著被停刊的危險,拒絕刊登標語,感謝神的保守,《靈食季刊》未被停刊。
從第三期靈食季刊起,每期刊登兩首新譯的詩歌,開始的時候只有字沒有譜。王明道先生結婚後,從第九期開始,王師母(劉景文女士)幫忙畫歌譜,這樣每期改為刊登一首詩歌。後來這些詩歌被集結成《基督徒詩歌》,在1936、1939和1946年出版了三次,第三版增加至101首。
1955年,《靈食季刊》出版第104期,刊登《我們是為了信仰》,這是一篇向三自宣戰的檄文。不久之後他就因為信仰的緣故(不加入由自由派主導受政府控制的三自教會)被捕入獄,從此靈食季刊停刊。在最後一期靈食季刊上刊登了兩首詩歌,一首是《主軍前進》(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常譯為“基督精兵”或者“基督精兵前進”),另一首是《走向勝利》(On to Victory!)。
王明道先生刊登這兩首歌詞的時候,應該並不知道這將是靈食季刊的最後一期,也並不知道他即將鋃鐺入獄,被判無期徒刑。歷史常常就是這樣反諷,當三自方面以為他們全然勝利,最大的一個反對派被除掉,當王明道先生自己都覺得可能要在牢裡終老的時候,誰能想到這正是王明道先生和中國教會走向勝利的開始呢?中國的基督教會被強迫聯合崇拜,在文化大革命期間甚至被全部關閉,但是神的工作並沒有從中國抹去。無數信徒在默默為中國的教會禱告。一粒種子仿佛在地裡死了,但是春天來的時候,就長出許多子粒來。
後來,隨著極左政策的結束,中國的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各地的家庭教會如雨後春筍一般出現,中國教會經歷了大復興。王明道先生也被釋放,成為中國教會的一面旗幟。
這首《主軍前進》是王明道先生親自翻譯的,和其他譯本略有不同,包括全部五段歌詞,並且在語言上更加精煉規整。所附的圖片是從《靈食季刊》最後一期掃描的。

王明道先生從1927年開始編輯《零食季刊》,至1955年因為信仰的緣故被捕,27年間出版共計104期,出去少數因為外出講道而合並之外,基本從未停頓。這份刊物堅持基要信仰,無論是面對自由派神學的攻擊,還是世界的挑戰,為主作了美好的見證。1939年,日軍要求在所有刊物上刊登四條政治標語,並將刊物交由日軍檢查。但是王明道先生冒著被停刊的危險,拒絕刊登標語,感謝神的保守,《靈食季刊》未被停刊。

從第三期靈食季刊起,每期刊登兩首新譯的詩歌,開始的時候只有字沒有譜。王明道先生結婚後,從第九期開始,王師母(劉景文女士)幫忙畫歌譜,這樣每期改為刊登一首詩歌。後來這些詩歌被集結成《基督徒詩歌》,在1936、1939和1946年出版了三次,第三版增加至101首。

1955年,《靈食季刊》出版第104期,刊登《我們是為了信仰》,這是一篇向三自宣戰的檄文。不久之後他就因為信仰的緣故(不加入由自由派主導受政府控制的三自教會)被捕入獄,從此靈食季刊停刊。在最後一期靈食季刊上刊登了兩首詩歌,一首是《主軍前進》(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常譯為“基督精兵”或者“基督精兵前進”),另一首是《走向勝利》(On to Victory!)。

王明道先生刊登這兩首歌詞的時候,應該並不知道這將是靈食季刊的最後一期,也並不知道他即將鋃鐺入獄,被判無期徒刑。歷史常常就是這樣反諷,當三自方面以為他們全然勝利,最大的一個反對派被除掉,當王明道先生自己都覺得可能要在牢裡終老的時候,誰能想到這正是王明道先生和中國教會走向勝利的開始呢?中國的基督教會被強迫聯合崇拜,在文化大革命期間甚至被全部關閉,但是神的工作並沒有從中國抹去。無數信徒在默默為中國的教會禱告。一粒種子仿佛在地裡死了,但是春天來的時候,就長出許多子粒來。

後來,隨著極左政策的結束,中國的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各地的家庭教會如雨後春筍一般出現,中國教會經歷了大復興。王明道先生也被釋放,成為中國教會的一面旗幟。

這首《主軍前進》是王明道先生親自翻譯的,和其他譯本略有不同,包括全部五段歌詞,並且在語言上更加精煉規整。所附的圖片是從《靈食季刊》最後一期掃描的。

主軍前進

詞:Sabine Baring-Gould
曲:Arthur S. Sullivan
翻譯:王明道
基督軍兵前進!為真理長征;
昂首仰望耶穌,勇敢隨主行;
基督作我元帥,領我抗強敵;
奮勇直前沖鋒,隨大纛進擊。

一聞耶穌尊名,羣敵盡逃避;
基督忠勇軍兵,終必獲勝利!
讚美歌聲大作,墳墓齊震動;
弟兄歡樂高呼,歌頌主恩寵。

教會向前進行,猶如大軍隊;
追隨古聖腳蹤,有進絕無退;
凡被主所贖者,皆屬一身體;
一主一信一望,一神一真理。

王冠寶座難久,邦國有興亡;
惟有基督教會,共日月久長;
死亡權勢雖大,終不能獲勝;
基督親口應許,必永遠堅定。

爾眾速速興起,參加主大軍;
聖徒齊聲歡呼,凱歌遍地聞;
榮耀尊貴頌贊,歸我主我王;
天使世人同唱,滿心樂洋洋。

副歌:
基督軍兵前進,為真理長征,
昂首仰望耶穌,勇敢隨主行。

Onward Christian Soliders

(本文作者陳陽,原發落楓居·陳陽文存,地址:http://blog.photocy.org/?p=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