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大擂台——《李岚清音乐笔谈》首发式音乐会印象

音乐大擂台——《李岚清音乐笔谈》首发式音乐会印象

这些天被清华电视台派去随交响乐队参加这个活动。《李岚清音乐笔谈》集中介绍了欧美50位经典音乐家的人生经历、创作生涯、代表作品,以及48篇札记和对话。全书20余万字,配有大量精美的图片,并附有音乐光盘。教育部、高教社等单位主办了这台音乐会,交响音乐会上,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央音乐学院、中国人民大学附中、北京101中学的交响乐团演奏了贝多芬、勃拉姆斯、马勒、格什温等音乐家的作品。(摘录相关新闻)

我9月5日下午就随队去北大走台。清华交响乐队演出的是Brahms的Symphony No.1 Movement No.4。就我的爱乐经验来说,这说曲子很经典很动听,难度也是相当大的。清华乐队据说从9月1日开始排练这个曲子。排练那天首先在后台听到101中学演奏Smetana的Vltava,相当清澈的声音,很动人,颇有专业的味道。在前台听了一点北大乐队演奏Gershwin的Rhapsody in Blue。我对现代音乐了解甚少,当时并不知道是这个曲子,只是感觉到这个肯定是现代风格的非德奥作品,那位弹钢琴的同学表现得非常出色。清华乐队是第四个上场的。我也跟着到台上去拍。给我的感受正如演出后艺术团的老师和乐队队员们说的那样,乐队要进入状态特别是进入演奏Brahms的状态不是容易的,更不要说一上台就是末乐章。那天乐队的问题主要是缺乏一种整体感,比较散,各个声部配合的还不是很好,指挥试图调动情绪,但是反应不大。不过因为不是职业的团体,能够演出这样的水平已经很令我欣喜了。演出后艺术团的老师说:“你们都看到这个情形了吧,是不是一个大擂台呀?我们一定要表现出清华是最棒的!”

9月8日晚上是正式的音乐会。因为我负责流动机位,得拍领导的入场什么的,前面就给累了半死。不过观察一下周围中央台、教育台的同事们怎么工作的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李岚清和夫人、陈至立、教育部长周济、清华校长顾秉林、北大校长许智宏、北师大校长钟秉林等到会(很有意思的是,我发现顾校长是第一个进入嘉宾席的嘉宾,清华人总是很准时地:-P),还有余隆、谷建芬等音乐界人士。

第一个节目是101中学金帆交响乐团的Smetata的Vltava,指挥是黄飞立老先生。现年87岁的黄飞立老师真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指挥,一头短银发,消瘦而精干的样子。他在台上动作不大,但是动作很流畅。他让我想到了老年的Richard Strauss的样子。他帮下的伏尔塔瓦河就如同他的动作一样流畅的流淌着。101演奏的这个曲子排练那天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无论是湍急的璇涛,还是平静的溪流,乐团都恰如其分的表现出来了。除了偶尔长笛的声音有点冒之外,几乎挑不出什么技术上的大毛病。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中学生乐团在演出。第二个曲子是Weber的邀舞。当时我跑到舞台边上去排人物特写了,近距离观察了黄老师和乐队交流的情形。他带101的乐团应该很久了,这个团在他的领导下已经给我训练有素的印象,能够准确的理解指挥的提示。乐曲即将结束的时候的那个中断,就有人提前鼓掌了。黄老师似乎已经预见到了,作着休止的手势,诡异的对着乐团微笑,就听到身后传来阵阵掌声和随之而来的浅浅的笑声。

第三和第四个曲目是人大附中金帆交响乐团演奏贝五第一乐章和Carmen第一组曲。比起101,他们的水平显示出了明显的差距。贝五的指挥是一位名为魏薇的女士。她似乎在台上的作用就是打节拍。我们带队的老师原来在清华乐队吹了五年的圆号,她的评价是这简直成了搞笑版的贝五,很多不恰当的重音。Carmen组曲的指挥是一位秦姓的男指挥,上台的动作比较大,胖胖矮矮的,有点James Levin指挥歌剧的样子。因为这个曲子对内涵的要求不是那么高吧,总体的效果比贝五好多了。

下半场第一个是北大乐队在石叔诚老师指挥下演奏Gershwin的Rhapsody in Blue。我觉得他们主要是靠那位技巧很好的弹琴的同学(也许是石老师的学生?),因为他们的乐队水平已经很一般了,编制也不全(弦乐不足,低音提琴已经只有2把了),也上不了更难的曲子了。用我们老师的话来说就是只剩下一个架子了。而且这个曲目对于观众来说也不是很好接受,我认为效果不怎么好。

下半场第二个终于轮到清华乐队了,我当时就一直在舞台上拍摄。我们的指挥是总政乐团的刘凤德先生。艺术团的老师说乐团演奏这个曲目是一天一个样,甚至一个小时一个样。事实诚然如此,和排练的时候有了非常明显的提高。首先是很快进入状态了。队员们都很投入很认真,从专注的表情中完全可以体会到清华人严谨的风范。我觉得这个乐章中,定音鼓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演奏定音鼓的同学,我认为水平绝对是专业级别的。在正式演出中,定音鼓和铜管等其他声部的配合更加和谐了,使得乐团的合奏不是一种大音量的喧哗,而是体现出力量和气势。长笛和单簧管在这个乐章中也有一些独奏段落,我认为他们都发挥出了最佳的水平。刘指导的动作是很大的,一头长发给人飘逸的感觉。他的面部表情也很丰富,在台上我清楚地看到他用眼神和表情传达的信息,乐队也很准确的给予了反映。总而言之,如果说排练是令人满意的水平,那么演出就是令人惊诧的水平了!有这样的水平,清华无愧于第一!我也明白为什么一直是清华乐团承办北京市大学生交响乐团了!

演出后我就和乐队一起回到休息室,大家都很激动。艺术团的老师说,别的曲目结束后,掌声是稀稀拉拉的(因为观众不多),但是只有我们的掌声是很厚重的。他和刘指导开玩笑说,这是一种“勃拉姆斯式的鼓掌”。

等我回到场内,第三个曲目,中央音乐学院青年交响乐团演奏的Mahler的Lied von der Erde的第三首Von der Jugend已经快结束了。一位名为谢天的男高音演唱。

最后一个曲目是Britten的The Young Person’s Guide to the Orchestra,还是胡咏言指挥中央音乐学院的乐团,王次炤院长做解说。这个乐团的成员基本上可以算作职业演奏员了,表现出的水平相当不错,在这个曲子中各个声部的音色特点和乐队合奏的效果都得到了展示。

音乐会在乐队演奏的Auld Lang Syne(友谊地久天长)乐声中结束。我觉得不论因为什么原因,这台音乐会给各个学生乐团提供了演出和展示的机会,这个效果是非常好的。整场音乐会就如同一个大擂台,充分体现了各个指挥、各个乐队的特点和特长。如果真的要评选一个最佳的队伍的话,我认为清华交响当之无愧!因为清华有着最强的实力、最好的整容和最佳的音乐表现,清华交响是一支最有艺术和专业水平队伍!

我也期待着我们的乐队有着更多的演出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