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北大新生音乐会(贝多芬第九交响曲) Beethoven Symphony No.9 at Peking University

Beethoven Symphony No.9 >Chorus<

China National Symphony Orchestra and Chorus

2004.09, Peking University

自从北大大讲堂前面出现新生音乐会的介绍,我认识的北大的一些音乐爱好者便想尽办法要弄到这场的票,因为曲目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一位生科的学弟提供了两张票,在楼上14排,几乎是大讲堂的最顶上了!从上面可以纵观全局,倒是很好的视角。新生们对这场音乐会的热情好象不是很高,上座率大约60%吧。还看到很多老生,包括清华的gg呢~

言归正传。贝九大家都很熟悉了,也不多说了。指挥李心草先生前面用了二十分钟讲解,总体来说是废话,不过他强调音乐欣赏在于心灵的感受而非寻找标准答案(大约这个意思,我用我的语言说的)很合我意。上次国交在北大演出Mozart第25交是我听过最失望的演出之一了。而昨天中国交响乐团的表现很令我满意,在音量上能够满足贝九需要的气势。乐队在各处音乐细节上发挥也很好,除了铜管声部偶尔冒尖,大部分时间还是很均衡的。技术之外,在音乐感情上,我觉得国交处理强奏都比较有力。我觉得不足的地方是前三个乐章没有“沉”下去,第一乐章特别是第二乐章太有力了,节奏鲜明,第二乐章最后几乎有点进行曲的样子了,这个和我理解的贝九不太相符。第三乐章演奏得太优美了,和我心中那种黑暗的深渊的感受不尽相符。因为前三个乐章“沉”得不够,第四乐章那种光芒乍现的对比就不够强烈。不过这只是我对贝九的理解,每个人每个时候的理解都是不同的,一种感受,无谓对错。

声乐方面就比较抱歉了。国交合唱团昨天摆了八十人的阵容。但是这个团的演出水平实在不是很高,合唱有音量,但是没有气势。其实我觉得这可能就是缺乏一种harmony的感觉吧。宗教合唱我听过比较多,一些很有气势的作品是可以用很小的团来唱的。比如有16人唱的Handel的Messiah,照样有震撼的效果,不是靠音量压人,而是一种内在的感动。昨天的独唱也都很一般,经常有冒尖的。我觉得国内在声乐方面还是有很多要加强的地方,毕竟这个方面底子相对更薄。

不论如何,任何演出都可以挑得出骨头,但是这确实是一场成功的演出。贝九现场的效果的震撼真的犹如一场宗教仪式,有一种宇宙星宿运转的和谐。进入末乐章的coda,我的心跳就明天开始加快,真的是一种炽热的感动。演出后我报以起立鼓掌,不仅为了演出,不仅为了国交,也是为了贝多芬这部不朽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