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璞归真的浪漫 The Pure Romantic

返璞归真的浪漫

看了一整个单元的小说,喜欢的唯独《边城》一篇。愤世嫉俗的无聊批判抄抄笔记也就够了,唯有这一篇如同新风初来,令人耳目一新。

我们是在现代社会呆久了也差不多麻木了,一切的一切我们都认为是自然而然的。然而小小的边城,如此之清新让我们看到何为真正的自然。这实在是一个理想的故事,清秀的山水,纯朴的人家,芦管和夜半歌声的浪漫;虽然单单缺少一个完成的结局,然而,这种看似“未完成”也许却成就了文章的完美。想象着月光下的小城,梦中的虎耳草和天籁的歌声,如入其境,心完全沉静下来。

繁琐的现实确实太过浮躁,各自的人们寻索着各自的幸福。人们宣扬着个性,却往往丢失了自我;人们追求着浪漫,却往往迷失了真正的爱。年轻的人们“摆酷”,在形象上不断独立着自己,与人交流爱理不理,对一切事物假装冷漠;然而,在心中却空空如也无所依托。如果没有自己的思想,倒不如回到古朴的边城,找回属于自己的心灵空间。人们谈论着浪漫的故事,在麦当劳约会;追寻着Cappuccino和Dolce Vita的香气;情人节送上令人惊奇的礼物;半夜观看流星雨默默的许愿,也许这些都是很吸引人的美事,但是这为了得到而追求的挑战,却未必是真正的喜爱;而那夜晚月光下小船上的歌声,梦中朦胧的心动,却不知比坦白的表露浪漫多少倍。

于是现实实在太浮躁了。人们白天忙忙碌碌的不知所为,晚上却坐在窗前嗅着深夜的气息哀叹人生。人们心中充满这种矛盾,在不知所谓的一天一天中成长衰老,抹去少年的锐气,消散青春的热情;然而科技发展了,社会进步了,年轻的人们投入更紧张的新生活了。所以就如十九世纪浪漫主义的作曲家们写长长的规模宏大的曲子,二十世纪现代作曲家们创造着各种不和谐的声音,因为现实已经打破了天然的和谐,只有深沉的音乐才能表达复杂的灵魂;而如今人们的爱好却开始回溯到三百年前的“巴洛克”音乐,特别是不朽的老巴赫,Bach就是小溪(德语),几百年来静静地流淌着,但如今人们发现他时,却早已是汪洋大海。他的每一段看似平凡的旋律都引起了人们无限的遐想和深深地思索,思想的深度甚至远远超过现代作曲家倾尽一生的结晶,巴赫的每一个音符都是心灵的交通、虔诚的祷告。在树木荫荫的欧洲小镇,每周人们去高大的教堂唱新谱的大合唱,一年年春去春又来,花落花再开,不变的是人们感恩的心。这是相当简单朴素的生活,然而就如我们的湘西小城,岁岁年年,自然而亲切。

因此,现实确实实在是很浮躁了。如今,白天我们在各种无谓的喜乐和哀愁中度过,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在想什么。到了夜晚就如我这样写着难懂的周记,痛思过去的过失和堕落。然而第二天却抛弃一切思索,又马不停蹄地疲于奔命了。

现实也许如此:真正的自我越来越少,真正的自然越来越少。

不过,夜晚的胡思乱想若能使我们免于在浮躁的现实沉沦,那也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如果梦里还能够隐约听到倾心的美妙歌声,闻到青草的浓浓气息,感受到真心的微微跳动,返璞归真,远离尘嚣,完全休憩,那倒真是理想的避难所,也实在不枉乎沉思半宿了。

2002年03月10日夜

近日想到凤凰,于是又想到这篇文章。虽然边城终究是茶峒而非凤凰,但是毕竟也是近了。当年的边城在我心中如同桃源,返璞归真的浪漫,便是我淡淡的追寻与梦想。几年,长大消磨了壮志与雄心,痛苦增添了迷惘,迷失却没有回到自然,这个梦如今仍在心中,仍然是梦,茫茫的寻觅,但是毕竟更是远了。

夜一样的沉,远处,却没有歌声。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2005年07月12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