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音乐的交融——忆一门值得推荐的课程

历史与音乐的交融——忆一门值得推荐的课程

这是一门值得推荐的课程,每一位大学生都能够得到许多启迪,每一位爱乐者都会从中获得很多的收获。

第一次听到这门课程是从一位网友felix兄。他是北大的一位大牛,好像是学数学的。他对音乐和音响都有很独到的见解,曾经在南风影音上面撰文分析了许多著名的录音和演绎。当他谈到他对音乐的见解的时候,他很自豪的说他的音乐欣赏知识很多是从这门课程中学到的。

这就是北大的严宝瑜老师的贝多芬专题课程,是北大最热门的课程之一。不过如今,已经不能选到严老师的这门课程了。

严老师开设这门课程十多年了。去年我的朋友上这门课的时候,真是严老师的八十大寿。第二周的课程,大约是中秋的前两天,严老师说他前一天刚刚过了八十岁的生日,他朗诵了自己翻译的Samuel Erman的Youth,他说他一辈子都是为人民服务的。那一节课拖堂了好久好久。

后来朋友和我说了这堂很有特色的课,老人家讲课特别特别的慢,但是却吸引着每一位学生。他耐心的教学生们如何用标准的德语发音Beethoven,讲述德语和英语发音的不同。我让朋友去问Bach怎么发音,悄悄地用mp3录下来给我学习。当时严老师给大家讲音乐欣赏基础,给大家放Furtwangler、Toscanini和Karajan的贝五录音,让我们体会演绎中相同而又不同的内涵。

之后我就去旁听了几乎整个学期的课程,听严老师娓娓道来贝多芬的一生。我听了多年的古典音乐,各个时期各个体裁各种风格的作品都有涉及,但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贝多芬的,特别是不怎么听他的交响曲,我觉得贝多芬已经是一个被政治化和形象化的人物了,提到贝五必解为“命运的敲门声”,贝三就是英雄主义,还要说他的历史局限性,我觉得几乎感受不到真实的贝多芬。但是严老师的讲授完全改变了我的看法。从早期为编号的作品,以及Op.1的Piano Trio说起,仿佛一幅一幅画卷展开了贝多芬跌宕的一生,让我们看到他的性格和个性的形成,看到环境、友人和师长对他的影响。一段时间之中,我们听得最多的就是贝多芬,真是只有贝多芬,去听去体会历史中伟人的心声。

严老师的课程总是很细致很周全。为了让我们全面地了解贝多芬,他开了一个长长的单子,录下来有十几盒磁带。于是我就在我的CD库中寻找,帮朋友找全了大部分作品,但是还是有些无从寻觅。这一份单子真的是覆盖了贝多芬成熟和不成熟时期的有代表性的作品,认真听下来绝对比一遍一遍的听他的交响曲强。严老师总是准备详实的资料,除了上课的材料,还有名词解释,还有他参与翻译的《贝多芬论》,收集了许多名家论述贝多芬的材料。严老师还很严格的要求我们记住贝多芬的朋友、资助人/保护人和情人的名字。这个东西实在是有些费解,记得去年12月9日晚上朋友在复习,就对保护贝多芬的三个王子/大公的名字颇费脑筋,后来我们就想些方法助记,比如“罗甫康维茨”(Lobkowitz),我们把他变成“萝卜可为切”,也就是说萝卜是可以切的。想起来真的很有意思。严老师还告诉我们Beethoven这个姓氏的来历,大约是说词根是和萝卜有关的吧,于是就推断说贝多芬的祖先可能是农民。我们在想新东方的俞敏洪在北大的时候是不是也听过严老师的课呢?于是受到这个启发开始推广起词根记忆法了呢。

在讲贝九的时候,严老师专门请了莱比锡大学的一位访问学者来给我们讲,他做同声翻译。不过他的翻译似乎总是比原文多了一些,总是加入了一些他的见解。于是那位学者就很耐心地看着严老师激动而专注的神情。那一次课上还讲了贝八,不过只有时间放片断了。严老师就拿了一支笔打节拍,一个乐章放了一段时间后就给助教一个停止的手势,颇有指挥的风范。特别是第二乐章模仿节拍器的声音,严老师和助教,还有音乐的节奏完美无缺的配合让大家都欣然一笑。

最后一节课大约是12月23日吧,他们考试,我就不能参加了。考试后我带着2003年第11期《爱乐》去找严老师,因为上面登了一篇他回忆爱乐经历和讲授音乐课程的长文。他看到这篇文章,就翻出一幅图来给我说,那时他第一次去贝多芬幕,当时穷,只买了一支玫瑰放在上面。他总是很珍视这一次在困难中拜访贝多芬的经历,课上课下都给我们说了几次。严老师在上面留下了这些话:愿你一生都听贝多芬的音乐,它会给你的生活带来力量。后来当我遇上了空前的困难,当我感到灰心失望的时候,当2004年4月29日,国交奏响贝多芬第二交响曲的时候,我真正从心底体会到了这样的力量,体会到了这首与“海利根施塔特遗书”同时写作的交响曲与心灵的共鸣。

春季学期严老师还开设了十九世纪欧洲浪漫主义音乐欣赏的课程,不过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就没有听太多。我觉得我对音乐的理解和领悟通过一个学期贝多芬课程的学习有了根本的长进,不仅是因为学到了知识,更是增加了心灵对音乐的感知,体会到音乐中超乎时空的亘古不变的感动。

现在才知道这个学期严老师不开这门课程了,真的感到很庆幸旁听了一个学期,也许我算是严老师二十多年贝多芬课的一个非正式的关门弟子吧。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真的推荐每一位爱乐者都能都听一听这样的课程,一定有所启迪,受益匪浅!

附:

严老师的爱乐经历简述(凭借记忆写的,不尽然准确):

中学时代曾经就读于一个音乐学院,当时就喜欢上了贝多芬。194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外语系,专业是英语,毕业后因为参加政府赴东德的一个代表团开始学习德语。曾经在莱比锡工作过,因此有机会听许多莱比锡布商大厦的演出。文革期间下放劳动,因为插秧的时候哼着贝六的旋律受到批评。文革后开始在北大讲授贝多芬课程,并任拜罗伊特大学教授。严老师讲授的音乐和翻译的作品(比如Wagner的名歌手等)影响了一大批爱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