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连接世界—2005 IFC 弥赛亚听后 Connect the World by Music: Review on IFC’s Messiah, 2005

音乐连接世界—2005 IFC 弥赛亚听后

一年一度的ifc Messiah演出,可以说是我必听的一场音乐会。圣诞月没有Messiah,不知道将是如何的感受。因此非常感谢ifc每年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大型合唱音乐会,特别是演唱Messiah的传统。

今年演出的阵容和去年大致相仿,主要区别是去年请了Norway(挪威)Opeara Bergen(卑尔根歌剧院)的Anner Randine Overby(安娜·奥维)女士来担任指挥,而今年是IFC的常任指挥Nicholas Smith(尼克·史密斯)亲自上阵了。男高音和男低音一如去年(Edward Hands和Julian Rippon),女高音换为美国人Tanya Deiter,女低音为出生于德国的Yulia Zhabchenko。此外请来了Allan Walker担任管风琴。

今年演出的仍然不是全本Messiah,选取了33曲,比去年略多。上半场除了Hallelujah合唱之外,比去年少了一首Pifa(Pastoral Symphony,田园交响曲),多了第一部分的两首曲子第18首Rejoice greatly和第19首They shall the eyes of the blind(本文中提到的编号均指在Messiah全本中的编号,参考版本为Novello Edition 1943)。Rejoice greatly可是Messiah中的女高音著名唱段,去年将其去掉是很遗憾的。之后就是Hallelujah合唱。

下半场的选曲和去年变化很大。去年出了Hallelujah之外,第二部分被完全删除。这次选取了7首,第三部分删除后只剩余6首(Amen也算入)。选入的第23首He was despised我感觉是Messiah中比较“啰嗦”(也就是重复太多次,曲式为ABABA)的一曲咏叹调,选入倒不是很必要。而第24首Surely He hath borne our griefs和第40首Why do the nations都是第二部分的精品。但是这样的选本有点和原曲的思路有所差异。全本的思路是预示耶稣基督降生-〉降生后的欢乐-〉受难后的思考-〉复活-〉对生命的思索。Hallelujah合唱是对受难思考的结束,表示耶稣基督复活战胜了死亡,之后乐曲进入了哲理性的第三部分。而今晚的演出中演奏完Hallelujah之后再演其他第二部分的曲子,气氛上比较不合适。不过这样选择也许是出于演出的平衡上的考虑,如果Hallelujah放在下半场,那么下半场就有三曲重量级的合唱了。

今年的演出听起来感觉比较平淡,不够出彩。首先是音量不足。两年我都坐在二楼第二排中间,去年偏左,今年偏右,不知道是否是中山音乐堂的音响效果的问题。还有今年的演出说明中说选择的是非Mozart修改版,可能配器上有所不同。主要是节奏不够紧凑,有些拖沓,一些需要有跳跃感的节奏没有表现出来,比如Rejoice greatly和Why do the nations。

合唱的水平比较好,各声部平衡的比较好,能够听得出细节,齐唱的时候也有震撼力。相比之下,独唱者就要弱很多,几位歌手的表现都可圈可点。Tanya Deiter主要唱Rejoice greatly和I know that my redeemer liveth两首。前者唱得比较不好,没有表现出喜悦的情绪,并且有些高音上不去,可能和她原本是女中音有关系吧。后者更重于抒情性,她唱得挺好的。值得一提的是,她台风很好。

Yulia Zhabchenko的唱段较多,同样也是前面表现的不是很好,比如But who may abide这首,需要表现出节奏的对比,她就没有唱得出来。O thou that tellest一首开始好一些,后来几段唱得都尚可。

Edward Hands和Julian Rippon的表现和去年差不多,仍旧强差人意。前者依然吐字不是很轻,演出时不看总谱的情况下我能够分辨合唱团唱的内容,可是有的时候就是听不出Edward在唱什么。Julian是半专业的,反倒表现得更好一些。

演出中仅Hallelujah和最后两曲合唱Worthy is the Lamb和Amen中使用了定音鼓。我印象中Messiah还有其他曲子用了定音鼓的,对烘托气氛会很有用。

对于演出的内容大致简单介绍如上吧。其实Messiah并不是很难演唱,国内教会的唱诗班就可以唱其中的选曲,还有其他团体也可以演出。原来燕京大学每年就在贝公楼(现北大办公楼)演唱Messiah。希望将来能够有越来越多的团体演出这部曲目,让大家更加领略西方合唱音乐的最高成就。明年IFC的Messiah演出是2006年12月02日,让我们再度相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