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没有GPS No GPS for life

在一位朋友的blog上看到这样一段话:“我现在觉得人生的过程很像开车旅行:订好目的地,然后去google map,然后按路线去开,开100mi还是80mi其实区别不大,走错路或为什么事停下来多占的时间最多,开着开着就到了,每一站都是一个暂时的目标或目的,但却都不是旅程的意义,因为到了就还要走的,等到了永远停在那里的一站,旅行也就结束了。开车旅行对我来说实在件很愉快的事,所以活着也应该可以是。”(原文见此),觉得颇为贴切。
有人说我喜欢开车,其实我觉得挺冤枉的。我喜欢行路,倒是不在乎是开车还是别的方式。(这位朋友似乎真是喜欢开车,并且领略其架车风采后,我就基本告别GPS了。)

其实想想是很有道理的。曾经看到这样一篇报到,说美国一个电脑工程师按照GPS开车,把车开到铁轨上了。文章评论说,这是一个电脑把另一个“电脑”往错路上领。
这样想来,GPS真是对人的一个矮化。神创造的人,是有自由意志的人,并不是人所造的机器人。我们所写的程序,是我们定规一步一步当怎样行,而后计算机为我们去运行。程序本身没有任何智能,只是机械的前进(由于计算机强大的计算能力,因此一些程序能够使得计算机表现为仿佛有智能)。GPS是人所编写的程序又给人编了一个程序,让人按部就班的跟着程序走。
人生有地图,人生没有GPS。
在道路地图上,我们要细细查看,追索路径,才能找到目标和方向。神没有把我们造成机器人,如同按照GPS行车一样,每一个行进每一个拐弯都定规好了;而是将我们造成有灵的活人,让我们有自己的意志和思想。但是祂不是不管不顾我们,祂将祂的启示写在圣经中,这就是人生的地图。要读经,要祷告,去寻求神的旨意,这样就知道道路将怎么走,知道如何不偏左不偏右,行走在神的正道上。

七绝·夜韵

试以剧名曲名而作。原稿
汾河涓婉玉堂春
别舞虞姬剑断魂
回首不觅还巢凤
泪绝怎品夜深沉

蔷改稿,妙绝,妙绝!
汾河姬舞玉堂春
酒醉西厢祭乌盆
一曲尽酣幽灯后
冷月独品夜深沉

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 “The Americans” by Robert Frank


(2008新版封面,STEIDL出版,德国印刷)

今天去Strand书店,看到这本画册新版已经上市了。早在几个月前就开始pre-order,如今姗姗来迟。摄影历史上真正大牌的画册并不太多,Henri Cartier-Bresson(亨利·卡迪埃-布勒松)的“The Decisive Moment”(决定性的瞬间)算是一本,不过Bresson并非以此书中的照片出名,却是得名于“决定性的瞬间”这一拍摄理念。而Robert Frank(罗伯特·弗兰克)的“The Americans”算是一书成名的最好典型,此书从1958年出版,迄今半个世纪,不仅是改写了摄影的历史,更是当代美国研究所不能忽略的文献。
曾经多方找寻过这个画册,在Stony Brook Library, Indiana University的Fine Arts Library以及多个旧书店都未曾见过。后来在Amazon上见到老版的二手,价格已接近二百刀,可见洛阳纸贵了。
在IU摄影系曾遇见一位师兄,他问及我最喜爱的摄影家。这个问题其实极难回答。喜爱常有两种,一种是一见钟情,至死不渝;另一种是广泛涉猎择出优者。在音乐爱好上我大致是后者,初时对各个时代各个风格的作曲家的作品都有所涉及,直到三四年后,方才明了自己的心声何在(甚崇John Sebastian Bach)。在摄影上毕竟尚非科班,对摄影家还未有全面了解,要广泛比较得出最爱实是艰难。于是以第一感觉作答,Robert Franks也。
若以风格而论,中国的摄影者多半更倾向于Bresson、Salgado,或者是曾经的Life杂志的摄影师。纪实摄影(Documentary)确有很大一部分从新闻摄影(或曰报道摄影,Photojournalism)而来,新闻摄影首要在乎“实”,之后方才可论艺术。Bresson等Magnum大师们多半也是半个新闻科班出身,加上坚实的艺术功底,硬是把两者结合得天衣无缝。Bresson的瞬间理论,等候时间的一霎中事务成为展现全部内涵的几何形态,未可遇,岂可求哉。
《美国人》是对这一局面的一大变革。1955、1956年,Frank拿着古根海姆奖金(Guggenheim Fellowship),买了一两旧二手汽车,和妻子开遍了美国大陆48个州,随行随摄,随性随拍,将一切条条框框抛之脑后。在两万八千张照片中,83张被选出来组成了这本画册,战后美国社会的悲喜与风霜,竟被这一位执着的瑞士移民所揭示。Frank的照片中,没有那种清晰,看不出一眼就明白的主题,胶片的颗粒中显出一种粗狂,大笔挥就,不再是报道摄影的那种精致选取,在那种看似的随意中显出真性情的豪放。
Frank以《美国人》艺术,将纪实摄影往现代艺术的道路上狠狠的推了一把,而Frank自己也是不断前进的。在找到这本画册之前,我看过他的London/Wales,50年代初拍摄的伦敦街头和威尔士矿工,风头已乍显。Frank完成《美国人》之后,曾离开摄影从事电影拍摄十几年的功夫。大约是摄影上高山已就难超越了吧,此外电影也仿佛有更多的表现手法,许多摄影家成名后都尝试电影,但是往往没有什么成绩。Frank的成绩也不算大,相比与他在摄影上的造诣,但是在转行的摄影家中算是好的了。直到80年代后Frank才回归摄影。曾经看到一本2000年Frank获得哈苏奖的册子,手法更是更新了。
回来的火车上翻看画册,不想正听着Bach的Goldberg Variation,典型的欧洲,巴洛克的精致与绝美,更显出那粗狂的写意下《美国人》的迷醉。

师姐离别聚会 The Farewell Party

潘卉师姐毕业往加州全家团圆去了,连续四天,都忙着告别的事。原本上周六在家里办学生信徒的聚会,后来教会接管,就成为全教会欢送潘卉的烧烤聚会。周日晚潘卉在Chapin CCC和学生朋友们一起开party。周一晚在宿舍几位朋友和师姐又和小聚。周二一早送师姐去JFK机场。

忙忙碌碌是离别。时间总是短暂,离别常在眼前。匆匆忙忙,人总是走向前方,来来往往。
师姐在我们教会时间不长,但是这半年所经历的却是十分充足,她就是我们的活见证(潘卉师姐的见证点此查看)。人真是小信,看到圣经中的神迹,阅读老圣徒传记,总是觉得离自己这么遥远。唯有神迹发生在周围,才能体会到这是完全的实在。
师姐因为一场大病来到教会,虽然经历过死阴的幽谷,但是神领她从逆境转会,不仅病得医治,不仅得到神所赐的孩子,更是得到了世界上最宝贵的,就是主的救恩,让全人成新的救恩。
神迹奇事固然让人惊叹,但是这些都只是在历史的一瞬发生,随着时间的流逝,记忆就要淡漠。师姐去加州团圆,也许后来的弟兄姊妹未必能够认识她。世界上的别离就是如此,时间空间都将人阻隔。但是在主里没有别离,无论何方的信徒,在灵里都有不分开的团契。神在我们身边显神迹给我们看,坚固我们的信心。而最大的神迹就是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这是超越时空的界限,每一个人都可以从灵里去经历的。
近来教会常唱一首离别的诗“无论你在何方”,但愿无论何方,主的爱永常在!


(6月22日聚会)

附:【無論你在何方】歌词

点此下载“无论你在何方”midi
願主的愛,與你同在,無論你在何方,
願祂祝福你的心靈,安康!安康!
主的愛如流水沖沖,願你分享祂的愛,
在那漫漫的黑夜見主光,
主的愛如流水沖沖,願你分享祂的愛,
祂的愛,還祂愛永長在。

七绝·蟹黄

一稿
时逢三五录梦诗
聚散悲欢悔来迟
八月十五中秋夜
最是蟹黄入酒思

二稿,蔷改之
时逢三五争吟诗
菊香欢宴悔来迟
八月十五中秋夜
最是蟹黄入酒思

三稿
时逢三五竞吟诗
醉宴菊香醒来迟
八月十五中秋夜
独是蟹黄入酒思

蔷定稿
时逢三五竞吟诗
孤醉菊香醒来迟
八月十五中秋夜
最是蟹黄入酒思

虞美人·独酌

盏灯寂寞独酌酒
落雪残红旧
暮寒冬语晚鸣钟
笑残成泪眼朦胧
总成空!

莫回首望形容旧
幻绰人消瘦
醉酣难舍爱牵愁
倩纱窗下影幽幽
梦难休!

残红孤影独酌酒
落雪寒依旧
月陵岁岁望苍穹
欲笑成泪眼朦胧
总成空!

莫提莫问莫相守
酒醉人消瘦
问君可忆当年愁?
枫浸襄江恨幽幽
梦难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