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修小悟090131 Devotional Reflection

近来整理“罗马书里的几个律”这个题目暂时停了一下,因为正好在背罗马书,还是背过之后再写会比较有新的认识。

近来正好有一些感悟,不妨写下来。首先是猫受伤了,背后掉了一块毛。突然间发生的,那个晚上很担心,不知道是生病了还是外伤,是否严重,巴不得马上去看emergency。

养猫几个月来,感觉是在接受做父母的培训。原来皮皮倒是很健康,只是教育他比教育小孩子还困难一些,因为他听不懂,就需要很大的耐心。现在康德是小猫,就在生活上需要更多一些的关心,而且这次受伤也是很令人揪心。就想到对于猫尚且如此,如果是小孩那该如何呢。所以说父母之心,也不是容易理解,非得亲身有所体验。

父母之心其实就是神对信徒之心的预表,因为人因信与神和好之后,就是神的儿子,“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罗8:15)”。父母怎样关心爱护儿女,神也是怎样爱护我们。当儿女生病或是遭遇困难之时,父母总是最挂心,同样,神也是挂心祂的儿子。

另外从猫的毛也想到一点。猫的毛整体叫coat,我觉得这个词很有趣,毛发就如同一件大衣穿在猫的身上,遮盖了他的皮肤。人在堕落以前,“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创2:25)”。有人有这样个人的领受,在人犯罪与神分离之前,因为人是按照神的形象照的,就有神的荣耀遮盖他们,如果在颁布律法之时神的荣耀遮盖西乃山一般(参出24:16-17)。而人犯罪之后“亏缺了神的荣耀(罗5:23)”,此时“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创3:7)”。我想,人亏缺神的荣耀,就如同猫的coat少了一块露出皮肤来一般,显露为赤身露体。每当我看到猫背上露出一块,就巴不得能够将他快快医好,补全那一块的皮毛。神是否也是一样,看到我们亏缺了祂的荣耀,也为我们着急,因此赐下救恩让我们能够通过主耶稣基督与祂和好,重新补全神的荣耀,如同神起初创造我们的样子一般。

伤病中的康德同学…
受伤中的康德同学…

另外有一个领受是罗马书5章11节,“不但如此,我们既借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借着他,以神为乐。”人犯罪的结果是与神分离,而因信称义的结果是“得与神和好(罗5:10)”。什么是和好呢?两个人吵架之后和好,大约有几种程度。一是彼此不相恨。有的时候和一人争吵以至于彼此仇恨,后来想想算了,不再计较。但是在心里并没有对那人的好感,甚至以后不愿意多与其说话,两者相安无事既可,这就是不相恨。第二是彼此忘却分争和好如初,这显然是比第一个层次更好一些,回到以前的状态。而第三个层次是不仅和好,反而彼此更加友善。俗语说“不打不相识”,可见人确有因分争而更加相好的事情。

同样的,我们和神的关系,当人远离神的时候,是“怨恨神的(罗1:30)”,也就是“我们作仇敌的时候(罗5:10)”。此时我们“借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罗5:10)”,那么是和好到什么程度呢?在神的一方,“神就是爱(约一4:8)”,祂总没有改变,就是在我们以祂为敌的时候祂仍然爱我们,正如经上说“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8)”,祂一直在等候我们回去。而我们这一方面,首先我们是不会在怨恨神,因为我们已经信靠祂。而进一步的,就是要与神和好如初,仿佛人堕落以前的样子。更进一步的,就是罗5:11所说,要“以神为乐”。普通的朋友,偶尔一见可能是乐事,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若是天天在一起,也许就要说“有朋天天在,不亦苦乎”了。唯有真正贴心的好朋友,或是一生的伴侣,才能常常相见也不以为烦,反倒更喜乐彼此的亲近。同样的,圣经要我们与神和好到“以神为乐”的程度,就是愿意天天与神同在,天天在神那里,这才是真正的和神成为最好的朋友,也让祂做我们的慈父。

在诗篇中,许多诗人是以神为乐的榜样,也愿神赐恩给我们,让我们天天与神同在、以神为乐。
我就走到神的祭坛,到我最喜乐的神那里。神阿,我的神,我要弹琴称赞你。(诗43:4)”
我羡慕渴想耶和华的院宇。…在你的院宇住一日,胜似在别处住千日。宁可在我神殿中看门,不愿住在恶人的帐棚里。(诗84:2,10)”

徕卡和纪实性摄影 Leica and Documentary

这是近期给学生做的一个presentation,因为想到一个idea,就是把artist talk的范围扩大一些,让他们不一定要找一个摄影师并且介绍其作品,也可以找一个和课程相关的题目。因此我以这个presentation作为范例例子,这是摄影器材与一类摄影题材的发展历程。

这个题目不太容易选取,Leica这里也不是单指徕卡,而是泛指各种旁轴相机相机。而徕卡所应用的摄影范围,比较准确的说应该是快照(snapshot)。Snapshot一般来说认为是一种拍摄手法而不算是一种摄影分类。以现在的摄影器材性能,快照不算是什么惊奇的事情,但是在摄影的早年,很多相机就是专门为快照而设计的,比如轻便的35mm相机,以及Speed Graphic这样的4×5 field camera。应用快照的摄影类别常见有三个,一是纪念照,二是报道摄影(Photojournalism),第三个就是纪实摄影(Documentary Photography)。这里主要是讲后两者,但它们比较难分开,常常是有重叠的,从中文来说,可以以纪实性摄影涵盖之。

一开始介绍了Leica相机的历史和特点,之后介绍了三位徕卡摄影师的作品。前两位是Henry Cartier-Bresson和Robert Capa,这两位也就不需敷述了。比较惊奇的是准备的过程中找到了很多Sebastião Salgado(萨尔加多)的片子。他是很典型的一位concerned photography,以深入的报道和冲击力强的画面著称。Salgado现在大约已经不用Leica而用SLR,但是如今单反仍然是在践行当初徕卡轻便快捷的快照风格。

顺便谈一下卡帕的相机。很多人误解他为Leica摄影师,但是他是用Contax的。诺曼底登录他应该只带了Contax,而在二战的其他战场他也提到过带着Rolleiflex。可能不少人一位他是徕卡摄影师是因为唐师曾的书。但是在印度支那战争中,他使用的是一台Contax IIa和一台Nikon S相机。在Contax IIa里面装的是黑白胶卷,Nikon S里面是彩色胶卷,他交替得拍。这台Nikon S在2004年尼康历史协会(Nikon Historical Society)展出过。卡帕的最后一张照片也不是所谓在地雷爆炸的一瞬间按下的,除了唐的书,并没有任何资料表明这张照片的存在。公认他的最后照片是一张军队行进的照片,据称同样的构图有彩色版和黑白版的。但是目前网络上能找到的都是黑白的那张。幻灯片第25页有卡帕的最后照片和尼康相机的照片。

幻灯片一共43页,点击观看:

Leica and Documentary

胶片市场和Rollei的新胶片 Film Market and Rollei’s New Film

Photokina 2008堪称一次盛会,许多厂家都发布了重要的新机器。Rollei在Photokina上发布了很多新胶片,或是因为数码盛行的缘故,这个信息我今天才留意到。现在总结编译一些相关信息。

首先汇总一下我所了解的胶片生产的情况。世界上还生产胶片的地方大约有欧洲、美国、日本、中国。美国Kodak还在产,日本有Fujifilm。Kodak公司常常做出一些让人奇怪的决策,虽然还发布了一些新胶片,但其总体胶片市场在缩小,说不定什么时候要停掉的,很多令人怀念的产品,比如Technical Pan、AZO相纸都已经消失了(Kodak相纸全线停产了)。Fujifilm对胶片有很强的信心,仍然在发布新的胶片相机和胶卷,短期内应该没有停产的打算。中国有公元、乐凯和上海。
欧洲的情况比较复杂,在英国有Ilford(破产后在Harman旗下,Harman还永有Kentmere,其生产相纸),法国有Bergger,捷克有Foma。匈牙利的Forte已经停产了,非常可惜。在克罗地亚有Fotokemika以Efke的牌子生产一些Adox工艺的胶片。Adox是德国老牌胶片厂家,首先发明了薄乳剂胶片,又运用两个反光晕层提高了分辨率。其1960年代被Agfa和Kodak追上,后停止生产,其专利和技术被卖给Fotokemika。2002年Fotokemika改名为Adox Berlin。因此如今以Adox 50年代工艺生产的胶片,Adox CHS和Efke是一样的。Adox还有CMS,20度,是现在感光度最低、颗粒最小的胶片,不是克罗地亚产的。Adox Ortho 25和Rollei牌子的一样,都是ORWO/Filmotech生产的。值得一提的是,Adox继承了Agfa的相纸,比如令人怀念的MCC等。欧洲还有一家很独特的公司,叫SPUR(Speed Photography + Ultrahigh Resolution),他们研究极高分辨率的胶片。上面提及的Adox CMS 20就是SPUR Orthopan,SPUR为其研制了一种特殊的显影液SPUR Nanospeed,在Adox叫Adotech CMS。Zeiss的ZM镜头达到400lp/mm的分辨率就是使用这个胶片、显影液组合得到的(http://www.zeiss.de/c12567a8003b58b9/Contents-Frame/30536193ed0c97a7c125711c006fc2c2)。欧洲市场另一个牌子就是Maco/Rollei了,Agfa破产后他们继承了Agfa的胶片业务,大部分Rollei胶片就是Agfa的。意大利可能还有一家能生产彩色胶片的。

下面谈一下Rollei的胶片系列:
ROLLEI Retro 80 S – new category, replaces in 2009 the Retro 100 (35mm + 120)
ROLLEI Retro 400 S – replaces by end of 2008 the Retro 400 (35mm + 120)
Rollei Retro 100/400是Agfa的APX 100/400,估计是Rollei向Agfa买了一匹rebrand的。在Agfa停产前美国的Freestyle也买了一批以Arista II的牌子出售,价格极低,现在应该已经卖完。Rollei可能也是买了一些库存,现在没有剩余了,于是要更新换代。Retro 80S和400S分别是Agfa的Avi Pan 80和400,是航空用胶片,据说可以当作红外胶片来用。400S和IR的显影时间是完全相同的,不知道在镀膜上是否有所不同,尚有待测试。

ROLLEI IR – unchanged (35mm + 120 + 4×5″)
红外胶片,Agfa生产

ROLLEI Superpan 200 – new (35mm + 120)
分辨率达到200lp/mm,EI 100/400仍有很好效果,对红外有一定感光能力,可能可以用于红外摄影。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其片基特殊,特别适用于黑白反转,是Agfa Scala 200X的官方替代品!

ROLLEI Pan 25 – unchanged (35mm + 120)
有资料说是Agfa生产,也有资料说是ORWO/Filmotech生产的,据闻和停产了的Agfa APX 25是很不相同的。

ROLLEI Ortho 25 – unchanged (35mm + 120)
正色片,ORWO/Filmotech生产。

ROLLEI R3 – unchanged, no SF anymore (35mm + 120)
ORWO/Filmotech生产,按照25度-6400度曝光都能取得理想结果.

ROLLEI ATP 1.1 – new (35mm + 120)
Agfa生产,ATP是Advanced Technical Pan的所写,32度的胶片。Rollei试图用此替代已经停产的Kodak Technical Pan(TP2415)。

ROLLEI ATO 2.1 – new (35mm + 120)
正色片,Advanced Technical Ortho,性能应该优于ATP,暂无更多资料。

ROLLEI RSD – will be offered furtheron, but not in the core range
Rollei Slide Direct,不需要二次曝光的幻灯片,感光度10/20,将是Scala的替代品。暂时还买不到。

ROLLEI Digitbase CN 200 – unchanged (35mm + 120)
原先还有Rollei Scanfilm CN 400,都是C41工艺负片,片基对扫描的环境进行了优化。

ROLLEI Digibase CR 200 – new, based on AGFA RSX II, (35mm + 120)
彩色反转片,即Agfa RSX II。 RSX II 100度我使用过,是冷调的反转篇,200度不详。

胶片失去主流市场是肯定的,但是对于艺术家以及爱好者,胶片还有很大的价值。虽然整体市场在缩小,但是在欧洲仍然不断有新品新技术出现,实在是令人惊喜。

罗马书中的几个律(二) Five Laws in the Book of Romans

二、信心的律法

从前面的论述,我们看到道德的律法是十分重要的,但是道德律只能让人知罪,并且令人到耶稣面前,通过信耶稣方能得救。于是罗马书中就提到第二个律,就是信律,或者叫做信心的律法。罗马书对因信称义最归纳的阐述,在3章22-28节,“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借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好在今时显明他的义,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既是这样,哪里能夸口呢?没有可夸的了。用何法没有的呢?是用立功之法吗?不是,乃用信主之法。所以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这里谈到人如何得救,就是“信主之法”,直接翻译过来就是信心的律法(若不能阅读希腊文可以从英文版得到一个印证KJV: by the law of the faith)。这里说的“立功之法”,指的是通过遵行道德的律法。在罗马书第2-3章所列举的种种道理和事实,都说明了“立功之法”无力对付罪,人只有另寻“信主之法”方能够得救。

以弗所书第二章9-10节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基督徒常说“救恩”,因为在罪面前,人是没有能力脱离的,(加尔文五要点中所提及的完全无能力(Total inability)或全然败坏(Total depravity),既人类由于亚当的堕落而无法以自己的能力作任何灵性上的善事),也就是我们之前所提到的道德律的有限功用。因此,人可以从罪恶死路中得救脱离,完全是神的恩典,是因神“丰富的怜悯”和祂“爱我们的大爱(弗2:4)”。以弗所书里面提到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个救恩是神给人预备的,“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弗1:4)”。这个恩典可以看作是从天而降的,是一个从上而下的过程。那么这个恩典将临到谁呢?从神永恒的旨意来看,是神在万世以前“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弗1:5)”。但是从人的角度来看,我们并不完全知道神的拣选,因此我们要积极的回应,去接受这样的救恩,也就是所谓“因着信”,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这样当神的恩典降下,我们以信心接受的时候,救赎的工作就在我们心中开始了。所以希伯来书11章6节说,“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上述所引以弗所书经文提到因信称义,并特特地提到,“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唐崇荣牧师说过,“信心不过是像伸出来的手,就是乞丐求怜悯的手,然后上帝把恩典放在我的手上,我藉着我的信,领受了救恩。”当我们因着信得到救恩的时候,仿佛我们是主动的,因为我们信了。但是若不是有人给乞丐食物,乞丐伸出的手能够有何功用呢?若是没有神预备的救恩,那我们的信能够得到什么果效呢?因此,在救恩上,人仿佛是主动的,但其实是神完全的恩典,就是人的信心,也是神所预备在人心中的,这就是罗马书第一章17节所提到的“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因此宗教改革的时候,人们找回圣经的真理,提出了五点改教精神,就是第一、sola Scriptura,唯独圣经,我们对信仰的一切正确认识都是以圣经为根据的。第二、sola gratia,唯独恩典,也就是以弗所书里说的“本乎恩”,并不是出于我们自己,也不是出于行为。第三、sola fide,神预备了恩典,凭着行为不能领受,并不是奉献钱财,或是每周聚会,或是乐善好施可以领受这个恩典,也不是在某人看来是一个好信徒就能领受,唯独在心里凭着信心才能领受。第四、sola Christos,唯独基督是我们的救主,救恩是基督成全的,我们要信靠的,也就是基督,唯独信靠祂,我们才能得到救恩。第五、sol eDeo gloria,唯独神是配得荣耀的,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罗11:36)”。这五个唯独是对因信称义的真理非常好的概括,愿我们都能敞开心凭着信心去领受神所预备的救恩,信耶稣得永生,“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罗11:36)”

说到恩典,这里需要一些进一步的解释。我们常常提到“神是爱”或者“神就是爱”,这句话并没有错,因为出处在约翰一书4:8和4:16。但是这一句需要放在上下文里面理解,表示神是爱的源头和本体。而谈到神的属性,若是说神只有慈爱这一个属性,这就是对神不完全的认识。神是既有慈爱也有公义的。神是公义的源头,也是爱的源头。以公义的原则来看,神对罪是极端恨恶的,世人都犯了罪,因此世人都要承当罪的后果,就是人人都要尝死味,若非如此,就让神的公义落了空。但是另一方面,神又是慈爱的,祂爱祂所创造的人,不愿意他们都走向灭亡,乃愿意有人能够和祂一同在永恒中间。因此祂预备了救恩,拣选了一部分人,预定他们能够通过信靠祂领受祂的恩典从而得救,进入永生,脱离永远的死。于是这里就产生了一个矛盾,被拣选的人也是罪人,但是他们脱离了永远的死进入永生,那他们的罪的工价何在?是否是神的公义有了亏缺呢?“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因此“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9:27)”,无论是得到救恩或是没有得到救恩的人,这是神的公义。但神既是公义,也是慈爱,因为祂的慈爱的缘故,只有祂自己来替代这些罪人担当犯罪之后果,来满足祂的公义,于是神子耶稣道成肉身来到世间,“祂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赛53:4)”,“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耶稣为我们钉十字架,从而完成了救恩,“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弗2:16)”。这样,一切信耶稣得救之人的罪,都由耶稣来承当了,他们的罪被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宝血所洗净,“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赛1:18)”,于是将来“在祂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弗1:4)”,“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约3:16)”。没有得救的人,罪的工价自己承当,于是“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启20:15)”。

对于恩典,圣经里有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我(神)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要怜悯谁就怜悯谁(出33:19)”。“作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惟有不作工的,只信称罪人为义的神,他的信就算为义。(罗4:4)”。恩典并不是人所该得的,乃是神因分外的怜悯而赐予的。既是恩典,神就有主权,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要怜悯谁就怜悯谁,公平的原则在此是不适用的。因此若是把公义的原则和慈爱的原则弄混,就不能理解何谓神的恩典。这就如我们若是欠了一个人的钱,那么还钱岂不是理所当然的呢?但若是债主愿意免了我们中一人的债,却不免其他人的债,我们其他人岂能指责债主不公平呢?别人的债被免了乃是债主给他的恩典,我们的债仍然应当偿还,因为我们没有理由要求债主免我们的债。因此我们还债才是维护公平,若是因此怨恨债主,才真是不公义的心在我们心中发动了。对于神的恩典,也是如此,切不可混淆了两个概念。此外常有的一个误解就是,罪人下地狱是因为没有听过福音。一些人没有听到福音就死了,那么他们将来不能进入天国,这岂不是神的不公义?这里偷换了一个概念,罪人进入永死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听过福音,乃是犯罪的工价,乃是应得的。神若愿意让他们因福音而得救,那是神的恩典,但是神若没有这样做,并非不公义,反而是按照公义的原则来使人得应得的工价了。

关于这个题目,圣经中有一些相关经文,在此列举如下:“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1:15)”,“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5:12)”,“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罗5:17)”,“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9:27)”,这是关于神公义的原则。

关于如何信,罗马书第一章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在第17-17节:“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罗1:16-17)”。这里提到了神的方法论。如何才能信?传福音的时候,人可能会说,我若看见,我就信;我若能知道,我就信;我若能证明,我就信;我若能经历,我就信,诸如此类,就是本于见以至于信,本于知以至于信,本于证明以至于信,本于经历以至于信。但是圣经告诉我们的原则并不是这样的,乃是“本于信以至于信”。要信靠神,并不是从这一切人的经验开始,乃是从信开始。神赐给我们普遍启示和救赎启示。罗马书第一章第20、21节是对普遍启示的重要论述,“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21)”这一节说通过世界上的万物,神的普遍启示其实已经给所有的人显明,这是和很多人的经历相悖的,因为人“故意不认识神(罗1:28)”,“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神的方法是,并不是有一个另外的起头,是因为经验因为理性因为遭际,乃是祂已经通过普遍启示,将一个基本的“信”,也就是基本的对神的认识放在每一个人的心里。而祂还赐下了救赎启示,就是在圣经中的道理。当我们基于这个初步的信,承认自己是罪人,接受基督耶稣作生命的救主,“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10:10)”。而这一节还更进一步说,“义人必因信得生”。“义人”从何而来?圣经的原则只有“因信称义”,因此这里的“义人”指的是因信称义的人,这些人“本于信以至于信”,称义得称为“义人”,于是得到了永远的生命,这是所谓“因信得生”。

最后关于信律的功效。因信称义,但是称义之后是如何的呢?第一点,就是得到赦罪的平安。“于是(耶稣)对那女人说,你的罪赦免了。…耶稣对那女人说,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路7:48,50)”。基督徒常常说“平安喜乐”,这平安从何而来,喜乐从何而来?是否是基督徒一生风平浪静凡事亨通平平安安?若是我们看到世界上的遭际,绝不是这样的。基督徒照样碰到困难,甚至是极大的逼迫,但是“平安喜乐”仍然在心里,因为我们在神面前的罪赦免了,无论遭遇如何,都有耶稣的应许,就是我们心中有赦罪的平安,我们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萧伯纳说,人生之苦闷有二,一是欲望未得满足;二是它得到了满足。若是在罪中,我们所要的无论是得到了或是没有得到,都是苦闷,人心也永不能满足。唯有信靠主,得到赦罪的平安,让我们不再被私欲牵引,如此才能有永远的平安。第一点赦罪的平安,这是在今生就能够得到的。而另一点则是在永生的应许,就是我们非常熟悉的,“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有人说这是对圣经的道理在一句话中简明扼要的说明。这是信律在永远的功用。

(待续)

罗马书中的几个律(一) Five Laws in the Book of Romans

去年11月在亚百组带罗马书总结,借用王西门牧师讲过的题目《罗马书中的几个律》。根据录音整理如下:

罗马书早期抄本
(《罗马书》早期抄本,现藏Chester Betty博物馆)

现在我们来总结罗马书中的道理。罗马书是非常重要的一份书信,因为在罗马书里,保罗对基督信仰的要义进行了最清晰的阐述,就是神的救赎如何临到人,人如何得以脱离罪、如何称义、如何走成圣的道路。在这本书中,保罗讲旧约圣经、耶稣的教导以及圣灵给他的其实做了一个总结,所以从罗马书里面我们可以看到非常丰富、扼要的圣经真理。从历史来看,改教时期的重要人物都是通过罗马书直接发现了圣经的真理。马丁·路德从罗马书中重新发现了因信称义的真理。加尔文最重要的一本书是《基督教要义》,另外他也写过《罗马书注释》。据说历史上罗马书解经的著作超过了圣经其他书卷解经书的总和。由此可见,罗马书是非常深奥并且意义重大的一卷书信。在此我们试图使用一个题目来总结罗马书的要道,就是“罗马书中的几个律”。
有人说,耶稣基督降生在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时间和地点。从地点来看,他降生在当时罗马帝国的加利利,就是现在的巴勒斯坦、以色列国。当时那块地方属于罗马,在此之前希腊帝国曾经统治过这个地方。耶稣基督在此降生,其文化背景是承接了犹太人的宗教、希腊人的智慧和罗马人的律法。犹太人是神的选民,神将自己启示给他们,使得他们称为世界上所有民族中唯一对神有正确认识的民族。而希腊的哲学家曾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智慧。罗马帝国征服了希腊,但是从文化上说他们却是被希腊的文化所折服。当耶稣基督在那个地方降生,祂将面对的是人类最高的智慧,并且将以神的智慧超越这一切。罗马帝国幅员辽阔,并且能够维持很长时间的通知,罗马人认为其律法系统是十分先进的,他们甚至认为通过这些律法,能够实现公平、公义的统治。当保罗给罗马人写这封书信的时候,他是站在犹太人的宗教根基之上,面对希腊的智慧,并且要以律法的角度来阐明许多问题。因此罗马书中有很复杂的逻辑,我们需要反复思考。

一、道德的律法
因为律法在罗马书中的重要地位,我们就以“罗马书中的几个律”这个题目来总结这卷书信。我们现在所讲的律,或者说英文的Law,并不是指世界上的法律。中文圣经把law翻译为律法,正好和世界上的法律有一个区别。我们所讲的律法,一般专指圣经中的律法,狭义的讲,就是神在西乃山上通过摩西启示给以色列民的律法。从这个角度来说,圣经中的律法指的就是我们所要谈的第一个律:道德的律法。
道德的律法通过摩西传给了犹太人。在犹太人以外被称为外邦人,是没有直接领受神的启示的,是“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弗2:12)”。有些人犹太人并不了解律法的真义,反而骄傲,认为他们是命定得救的,因而看不起外邦人。道德的律法,主要记载在圣经的前五本书,被称为摩西五经,也叫做律法书。从出埃及记第二十章神藉摩西传的十条诫命,到各种献祭的规条,以及帐幕和约柜的建造,甚至以色列民各个支派的安置,都有非常详细的规定。
外邦人并没有以神启示的方式得到道德的律法,但是罗马书第一、二章告诉我们,神将“普遍启示”赐给每一个人。罗马书一章19-20节说,“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这是关于普遍启示非常重要的一节圣经,神的普遍启示已经显明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并且透过神所创造的这个世界,我们就明明可知神的存在。对于坚称没有神的人,圣经中说,“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因此并不是神没有向人显明,乃是人无知的心昏暗,故意不接受神的启示。关于道德律法的启示,在罗马书第二章有详细的论述:“没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顺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们虽然没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这是显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们心里,他们是非之心同作见证,并且他们的思念互相较量,或以为是,或以为非。(罗2:14-15)”。这个是非之心也就是平时所俗称的良心。研究人类的学者常常会碰到这样一个问题,道德是如何起源的?为何世界上的各个民族都有类似的道德规范?例如凶杀奸淫在绝大多数地方都是禁止的,而助人扶弱却总是被提倡的。若是按照进化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如何能够“进化”出与此规则恰恰相反的道德?良心的普遍存在,正是神放在人们心中的。人是按照神的形象照的,神是一切良善、公义、诚实的本体,因此有神的形象的人也就有了道德性。
良心是从神而来,但是在人犯罪之后,已经亏缺了神的荣耀。我们每一个罪人,虽然还有神的形象,但是已经不完全是神的形象了。良心也不再是“无亏的良心”,良心的功用不再完全,使得我们虽然凭良心能够知道一些事情是不合神的心意的,却不可能通过凭良心行事达到完全的地步。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我们虽然愿意凭着良心行事,但是总是会有所亏欠,有时做了“对不起良心的事情”。
因此,道德的律法有这两种的形式,一是对于犹太人神通过摩西晓谕的明文的律法,二是对于外邦人神已经放在每个人心中的是非之心,但是因为人的犯罪,良心的功用已经不完全。道德律的功用,主要有一下几点。第一是告诉人所当行的道路。“你们要遵我的典章,守我的律例,按此而行。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守我的律例典章,人若遵行,就必因此活着。(利18:4-5)”这节圣经显示了道德律法在人生命中的重要地位,因为遵行律法,人才得以“活着”。
第二点是律法叫人知罪。“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3:20)”,“律法本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罗5:20)”,“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律法是罪吗?断乎不是。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罗7:7)”。我们照相的时候,曝光之后,底片上已经有了影像,但是并没有被显示出来,因此背称为潜影(Latent Image)。只有经过显影液的处理,潜影才变为我们所可见的影像。律法就如同罪的显影液,人已经犯罪了,但是若是没有律法,就不知何为罪。唯有经过律法的处理,罪才被显明出来。保罗说,“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若是没有律法,犯罪了也没有被惩罚的后果,若没有良心,人杀人也不会自责,行不义也不知;罪便不是罪了。因此罗马书告诉我们,道德的律法重要的功用是使人知罪。
道德的律法的第三个功用是向我们显明犯罪的后果。“然而罪趁着机会,就借着诫命叫诸般的贪心在我里头发动。因为没有律法罪是死的。我以前没有律法是活着的,但是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那本来叫人活的诫命,反倒叫我死。因为罪趁着机会,就借着诫命引诱我,并且杀了我。这样看来,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既然如此,那良善的是叫我死吗?断乎不是。叫我死的乃是罪。但罪借着那良善的叫我死,就显出真是罪。叫罪因着诫命更显出是恶极了。(罗7:8-13)”人人都反了罪,但是若是没有律法,罪没有当负的代价,罪人在没有律法的时候都仍是或者的。此时罪虽然是罪,但是并没有代给人犯罪的后果,因此罪仿佛是死的。而律法来到,人要因着犯罪而收到刑罚,罪的后果显明出来,如此原先仿佛是死了的罪现在“又活了”,而犯罪的人就因律法的审判要受死的报应,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因此律法不仅叫人知道什么是罪,也让人知道犯罪的后果。罪的后果主要有两点,一是咒诅,“经上记着,凡不常照律法书上所记一切之事去行的,就被咒诅。(加3:10)”,“(耶和华说,)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5)”。因此,罪可能给我们在今世带来咒诅,或是给家人带来咒诅。另一点就是死亡,“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1:15)”。
最后一点是让人归向基督。“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加3:24)”。律法本身虽然没有可以使我们称义的功用,我们不可能因为行律法而在神面前称义,但是律法有这样一个功用,就是使我们知道罪,从而带我们到基督那里,使得我们因为信耶稣而得以称义。
因此,道德的律法有叫指示人的道路、使人知罪、且知道罪的后果,并且带领人归向基督的功用,但是律法并没有使人称义的功用。罗马书第二、三章,论述了无论是直接领受律法的犹太人,还是存有是非之心的外邦人,“都在罪恶之下(罗3:9)”。“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他们用舌头弄诡诈。嘴唇里有虺蛇的毒气。满口是咒骂苦毒。杀人流血他们的脚飞跑。所经过的路,便行残害暴虐的事。平安的路,他们未曾知道。他们眼中不怕神。(罗3:10-18)”。犹太人以律法为骄傲,但是律法并没有叫他们得救,反而他们因为这样的骄傲不能来到主耶稣面前,从而丧失了唯一的救恩,走在可怜的光景中。保罗就曾经为犹太人忧伤,“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9:2-3)”因为人知罪,但是靠着自己是不能够胜过最的,于是虽然知罪仍然在罪的毒钩之下,并没有办法自己努力而得救。人领受了律法,也按照道德的规范编排了法律,但是我们仍然看到在这个世界上有无数不义的事情,诸如罗马书第1章所说,“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或作阴毒)。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又是谗毁的,背后说人的,怨恨神的(或作被神所憎恶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罗1:29-31)”。这些事情在保罗的时代有,在现今的时代仍然有,甚至更多了。两千年来,无数仁人志士立志于社会的改良,以最美好之愿望提出种种设想并为之奋斗,但是人类总体的道德水准并没有上升,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已经下降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