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充满了希望 A Worth Living Life

因为我知道这事借着你们的祈祷,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终必叫我得救。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 –腓立比书1:19-20
(4月10日在Timothy Group分享,根据记忆整理,纪念救主复活节)

Resurrection of Jesus
“但那空坟却能证明,救主活着”,Resurrection of Jesus, by Bob Whitehead

在这两节圣经中,保罗告诉腓立比教会一件事情,就是他要“得救”,而这个得救是藉着信徒的祈祷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成就的。保罗在其第二次传道旅途中来到腓立比,因为赶出一个女仆身上的污鬼,使得女仆主人丧失了借其得利的机会,从而被诬告下在监里。半夜地大震动,监门都开了,狱卒以为犯人都跑了,恐惧得要自杀。然而这一次圣灵对保罗和西拉的带领却不是跑出去,而是留在监里,从而救了狱卒一命。于是禁卒“战战兢兢地俯伏在保罗西拉面前”,问怎样才能得救。保罗和西拉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后来保罗的案件被澄清,得以释放,腓立比教会也从此建立起来,其中有欧洲大陆第一个信主的妇人吕底亚,也有这个禁卒。

当保罗写信给腓立比教会的时候,他又一次被下在监里,这一次是因为他传神的福音被犹太人控告,因为他是罗马公民,于是上告于该撒,已经被押送至罗马。保罗在罗马的监狱中写下腓立比书,写下这一句话,他“终必得救”,不仅如此,他还说“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也就是对这一件事情有着十足的把握。保罗这一次上诉的结果在圣经中没有记载,根据教会传统的说法,在主后63年左右,保罗获得了释放,进行了第四次佈道旅行,甚至可能到了他在罗马书中说要去的西班牙。但是在主后68年,在罗马皇帝迫害基督徒的运动中,保罗再一次被捕。这一次他没有走出监狱,被砍头杀害。(另一种说法是保罗并没有被释放,而是被囚直到被杀。)

如果保罗的盼望只是从监狱中得救,那么他写信给腓立比教会提到的这一次坐监,他可能并没有“羞愧”。但是保罗最终还是没有逃脱牢狱之灾,并且在被杀为主殉道。那么保罗最终没有从监狱得救,保罗是否最终羞愧了呢?我们要注意保罗这里用的言语,“没有一事叫我羞愧”!是的,没有一事,没有一事能够让保罗羞愧,因为他已经得到了确据,得到了令他永不羞愧的盼望,因此他说“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

有一首诗歌叫做“有福的确据”,blessed assurance Jesus is mine,更完整的翻译是“有福的确据耶稣属我”。如今我们买保险,叫做insurance,保险和确据这两个词有着相同的词源,都是一个保障的意思。如果我们生活中有平安的确据,我们就不需要买保险,因为没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如果我们不能保证一切平安,那么就可以买保险,保险并不能阻止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却能在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时候给我们一些补偿。

确据比保险更令人放心。因为我们不要做事后诸葛亮,乃是要在事前就知道一切的平安。写“有福的确据”这首歌的作者Fanny Crosby是一位盲人诗人,她出生六个月的时候因为一位庸医的治疗双目失明,但是她一生与主同行,过敬虔的生活,祝福了许多人。她的失明不仅没有成为她的哀伤与咒诅,反而令她更加与主亲近。在常人看来,双目失明是人生的一大缺憾,但是她却从主那里得到了一个更美的有福的确据,是超过我们能看到的一切的。

中国有一位倪柝声弟兄,1952年作为教会领袖的他被下在监里,1972年他在狱中去世。去世前他留下一张字条,“基督是神的儿子,为人赎罪而死,三日复活,这是宇宙间最大的事实。我信基督而死”。无数的殉道者他们不是绝望而死,他们是信基督而死,他们是带着盼望而死。

若是基督没有复活,每当我们唱“有福的确据”这首歌,是多么可怕的场景!“有福的确据,耶稣属我”。若是一个死人属我,我们有什么盼望有什么祝福有什么确据呢?我们唯有死亡的确据,因为死亡是一切人的结局。若是我们信一位死掉了的主,我们将来也就一同归入死亡。

但是耶稣复活了!耶稣复活是宇宙最大的事实!使徒们见过复活的主,因此他们一个一个为主殉道的时候,他们没有犹豫没有彷徨,因为他们见过这样的事实,他们心中有这样的确据。保罗在监狱中,能够说“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因为他知道主已经复活了,并且主也应许我们要和祂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历时历代的信徒,他们也在经历在灵里看见这一位复活的主,看见无穷生命的大能运行在耶稣的身上,如今也运行在每一个信徒的身上。死亡不是终结,死亡不能将我们阻隔,因为主已经战胜了死亡。

有人说宗教是消极的。也许是这样,但是基督信仰与宗教的不同,与唯物主义的不同,在于唯有在基督里在基督复活的生命里才有真正积极有盼望的人生。若是死了一了百了,那么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作恶的人最喜好“一了百了”的说法,因为这样死后就不会有审判。有成就的人在死前往往是最悲伤的,因为他们不知道一生的功成名就在死后是否将灰飞烟灭,子女会不会为家财而争吵,家业是否会败坏终了。“若死人不复活,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林前15:32)”

没有盼望就不会有积极的人生,没有美好未来的确据就不会有乐观奋斗的努力。中国大陆每年都有大量留学生申请全额奖学金赴美留学,往往都是学生中的佼佼者。刚开始申请的时候是踌躇满志的,美好的未来就靠着自己的努力了。三年多的苦读,一个秋天和冬天的忙碌申请,到每年1月底的时候,突然就空虚下来了,因为所能做的都做了,此时就是静静的等候结果的到来。此时才发现其实是多么的空虚,虽然有好成绩好科研,但是谁能保证一定被录取呢?于是在北京的学生们,就彼此联络,成群结队的去北京香山附近的北京植物园里的卧佛寺游玩,因为“卧佛”两次恰与“offer”谐音。说起来是多么可笑,但是在那个空虚的时光,这些最优秀的学生就带着将信将疑的态度,纷纷踏上offer寺之旅。

于是我们看到,人真正意识到前途无定的时候,就有恐惧和忧伤,就会找寻总总的途径来填补心灵的空虚。也许这就是我们所说消极的宗教吧。但是很少人意识到,我们在一件人人都要经历、迟早都要到来的事情上,是前途无定的。人人都有一死,那么,死了之后是怎样?死后还有生命吗?

虽然我们现在可能离死都相对比较远,但是这个问题却是非常要紧的;否则,我们怎么知道生呢?这和中国儒家的哲学的思维是相反的。孔子是很谦卑的人,他不谈他不明白的事情,因此《论语·里仁》里面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就是孔子不谈怪异、暴力和叛乱的事情,也不谈鬼神的事情。《论语·先进第十一》里面,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孔子是中国的哲人,他在世界上的事情有大智慧,但是还没有领受到神关于救赎的特殊启示,因此他谦卑的说,我们连生都没有完全明白,怎么明白死呢。

这是中国儒家的道德实用主义,不明白的事情我们就不谈吧,把世界上的事情了解清楚就好了。但是孔子也提到过死,《论语·里仁第四》中提到,“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孔子说,早上听道,晚上就可以死了啊。我们都知道这说明了孔子对于“道”是何等的尊重。但是仔细一想,这句话岂不是有问题吗?如果这个道是儒家所倡导的仁、义,那么我们听了仁义的道理,也就是终于得道了,就应该努力行道,此时若是死了岂不是白白闻道了吗?

孔子写下这一句的时候或许并不知觉,然而唯有在基督信仰里,这句话才能真正成立。这里的道,并不是儒家说的道,并不是道家说的道,并不是世界上的道,乃是“太初有道”的“道”,乃是“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的道,乃是“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的“永生之道”,这个道就是神的话,道成了肉身就是耶稣,为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死后第三天复活的耶稣,这个道是“使无变有、死人复活”的道。唯有这个道,带来生命、带来复活、带来永生,当一个人领受了这样的道之后,他才能够真正说“死而无憾”了,因为死后还有复活,死后还有永生。

耶稣今天活着,祂曾死过,后来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基督徒的人生是积极的是进取的是向上的是有价值的,因为我们知道死不能将我们阻隔,为主所做的工都要存到永远。“因祂活着,我能面对明天;因祂活着,不再惧怕;我深知道,祂掌握明天,生命充满了希望,只因祂活着。”

中国新画意摄影:姚璐《中国景观》 Contemporary Pictorialism: Yao Lu’s Chinese Landscapes

曾经在这里写过一篇“郎静山与中国式画意摄影”,谈到一些画意摄影(Pictorialism)的事情。二十世纪初,画意摄影在摄影界占据重要地位,在中国也是如此。除了郎静山先生以外,北京光社的陈万里、刘半农诸位先生也以画意摄影为风格。(提到光社,据称为中国最早的业余摄影社团:1919年北京大学一些摄影爱好者开始组织办展览,1923年成立“艺术写真研究会”,后改名“光社”。然而从《清华周刊》可以考证,1913年清华学校(清华大学)即有学生成立摄影社,历史更为悠久。现今的清华大学学生摄影协会当为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摄影社团。)

摄影风格的发展不仅和艺术思潮、美学相关联,和摄影器材的变革也有着密切的联系,这或是摄影艺术独特的发展道路。画意摄影的兴盛,一方面因为摄影术诞生之初摄影家对其本身作为一种艺术形态缺乏自信,因此试图通过模仿绘画在艺术界立足;另一方面,当时流行的摄影工艺,包括铂金/钯工艺、蛋白工艺等多具有天然的暖色调,制材多为绒面/半绒面(matte/semi-matte),与画纸、画布相似。随着明胶银盐相纸(gelatin silver photographic paper)的成熟,摄影有了很大的变化,一方面是中性色调或冷调的银盐相纸带来光面、高反差、丰富细节的影响特性,使得摄影不再依赖于绘画的特性,乃是发展出自己的审美学;另一方面,伴随照片印刷术的普及,银盐相纸的相对高速使得放大照片成为可能,从而小底片相机开始流行,摄影的社会记录价值被发掘出来。

在这样的形势下,画意摄影迅速式微,无论在世界在中国都不成主流。郎静山以其长寿和艺术之执着坚持其风格几十年,但是追随者寡。虽然沙飞、吴印咸这一辈中国摄影家也曾受到画意摄影的影响,但他们都没有专门投身于画意摄影的创作。1949年以后中国大陆的摄影曾经被唯美风格的沙龙摄影所垄断,香港的摄影界也受此影响甚重,但是大部分作品的风格乃传承自亚当斯(Ansel Adams)风格的“纯摄影(Pure Photography)”而非画意摄影,作品中的中国传统元素也较少。1979年以后纪实摄影、新纪实摄影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又有许多以摄影为当代艺术的中国摄影师兴起,沙龙风格在艺术摄影界开始没落,但是在各级“摄影家协会”以及广大摄影爱好者中,这种风格仍然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曾经提到过,中国当代艺术有两大主要来源,一是西方的舶来品;二是继续消费“文革”的遗产。去年在巴黎举办了Paris Photo 2008,其主题是“日本摄影”,参展者多是日本摄影家。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获得这次展览最高奖BMW Prize的却是一位中国摄影家姚璐,他参展的作品是以中国传统绘画风格创作的《中国景观》。我在这里要表达的不是一种民族主义情绪。平心而论,中国摄影的整体水平,尚相差日本摄影甚多。但是姚璐的这一组作品的获奖,向我们传达了一个信息,就是以中国传统艺术为基础的当代艺术是有前途的。

Ancient Spring-time Fey
姚璐:Ancient Spring-time Fey,C-Print,2006(图片源自www.798photogallery.cn)

姚璐的这一组片子远看就仿佛是宋代风格的山水画,青山绿水、诗情画意,做成扇面的形状,还钦多枚印章,只是没有题字。但是走进了看,就会发现其内容之不同,原来所谓的青山不过是建筑用的绿色防尘布所覆盖的垃圾山,还有戴着安全帽的民工行走其间,和中国传统绘画中的文人雅士显明反差。在姚璐获奖之前,就听一位朋友和我说到这一组作品,他觉得这样的片子让人看了感觉很不舒服。

其实不舒服可能正是作者要的效果,在粉饰的现实背后常常是经历一些不舒服的。我不知道外国观众是如何看待这一组作品的,或许文化差异带来的新鲜感可能给其加分。但是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去掉这种“看新鲜”的效应,这组作品还是有其意义。

首先这是在中国(大陆)广泛发生的事情。无论去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看到脚手架林立的建设场景。当然这不是什么坏事,在西方国际比较难见到这样的情景,在中国和一些亚洲国家比较常见,这说明我们正在发展。当然发展也会带来问题,比如环境,比如对传统的革新,比如对城市的重塑。前几年在北京,听说有要求所有的建筑材料必须覆盖防尘布,于是这种中国式的青山就在都市的围墙内默默建立起来了。去年奥运前后北京及周边的所有工厂停工,这大约是西方政府做梦都不敢想的大手笔。其实我们每天就是“惬意”地走在这些“山水”之间,只是浑然不觉而已。

顾铮先生在谈到姚的这组片子时使用了这样的题目“遮盖与重构:新山水”,副标题是“遮掩就是现实的本质–姚璐的《中国景观》”。我想这是很独到的洞见。姚璐的片子不仅是在反应一个发展中的中国的现实状况,他把这一切藏在诗情画意的山水之下,将一切的“丑陋”隐藏于“美丽”的现实,用顾铮的话说,是“激活了现实”。

画意摄影之后,在艺术界纯摄影的发展,在新闻领域纪实摄影和报道摄影的盛行,都让人们心中成型了一个观念:摄影是现实的反应。而在姚璐的作品中,他以摄影为素材去构造绘画的意境,从形式上说是对画意摄影的回溯(retro),从理念上说,却是对摄影的真实性的反思。若是绘画是人所构建的,摄影是现实主义的,那么从形式上看,画面是假的,元素却是真的,现实构成了曼妙的虚构;而在许多人的心里,又多么愿意相信那些摄影的元素是虚假的,而整体“优美”的画面是真实的。于是我们都活在这样遮盖的“现实”中,也许只有遮盖才有“现实”。

什么是真实,特别是摄影的真实性,一直是讨论的话题之一,特别是在中文的语境中。英语中“photograph”的意思就是“用光作画(drawing by light)”,但是在中文中无论是“摄影”还是“照相”,都表示通过捕捉现实以得到影响;在日语中摄影译作“写真”,更是表达了这样的意思。那么什么是真实呢?有一位中南海暗房师陈石林提到这样的事情,毛泽东“拍照的时候,一笑,牙全是黑的”,所以在暗房中,“一定是要把牙齿的黑色修掉的”。所以就有人问了,这样是否违反真实性呢?这位暗房师的回答说:“假如照片上牙是黑的,我认为这是不真实的,要从本质上看,主席的牙本身是白的,把黑牙齿修掉才是真实的效果。”

许多人看了这段话,不禁一笑。然而深思下去,这是对摄影之真实性多么深刻的认识呢。遮盖的不是真实,在遮盖之下的才是真实。所以摄影捕捉到的是被遮盖的情况,唯有除掉这样的遮盖才能真正触及现实吗?姚的作品在这一点上恰恰是相反的思路。摄影家以现实为素材,却将收集到的“现实”认为地遮盖于诗意的外表之下。

说到这里,仿佛要度过“假作真时真亦假”的牌坊,来到“太虚幻境”了。当然这只是引申出来的一点思考,无论如何,姚璐的作品将中国传统绘画的风格激活于这一些现实的和现代性的思考之中,融合于在当代中国这个独特的时代背景,不仅带来中国式画意摄影的一次小小回归,也给中国当代艺术带来了一些传统中的新意。

(附:给学生介绍姚璐和杨泳梁这两位以中国传统绘画风格进行当代摄影创作的摄影师的幻灯片,算是对在网络上能够找到的两位的作品的整理。希望以后有时间继续写关于杨的摄影作品的介绍。点击图片观看:)

chinese001_s

两本书里的一只猫 A Cat in Two Books

有的时候,在不同的书中间发现相同的事情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有时能够将各种情况联合起来,了解到事情的全貌。近来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几天之内在两本书中间看到了同一只猫,这比发现同一个人的几率更小呢。

_mg_6441
传道猫“白后”,领结上的福音单张写着“求耶稣”,《暗室之后》第177页

(田雅各牧师在中华神学院)我兼任男生管理,与学生们同住。家住市内黄家沙神学院的房子,二楼住有传教士董小姊和两位犹太妇女,三楼则住着李曼女士和蔡素娟小姊,即《暗室之后》的作者。这时她已经得病,居于暗室,隐藏安静地事奉主。我有时去看望她,不像是去见一位久病、衰弱、毫无活泼朝气的病人,而是那样雅静、热情、敬虔、属灵,满有智慧、喜乐,像天使一样的人。李曼女士有许多动人的故事,虽然身体软弱,却作常人两倍的工作。这时她正进行出版注音圣经事宜,随时不忘传福音,引人归主。她常用猫传送福音单张,并藉电话向人传道。有一位中学教员就因此信主,而后帮主不少事工。
(田雅各,《在神手中》第43页)

自从我的房里保持安静和黑暗,老鼠开始有了机会,它们在我四围游戏和跳舞,它们喜欢爬上帘于,又跳到我的床头,从我的肩膀走到我的手。有几个早晨,天还没有亮之前,我听到窗外一个小铃钉钉铛铛的声音,这个小的铃声搅扰了我,女仆走去看看究竟是什么,她们发现一只很美丽的全白波斯猫,有个大得像刷子的尾巴,有一对可爱的眼睛,颈上有个小铃系着,自然我们不要留住别人的爱物,李曼女士将一张淡红色的福音单张系在猫颈上,再打发它走,过一会它回来,只是单张已经没有了。李曼女士另外再系上一张单张在颈上,又把它打发走了,因此它成了我们的传道猫,它送了许多的福音单张给许多人家。不久就留在我们的家,不肯再走,你可以想像当“白后”在这幢屋子四周来往,这些老鼠很快的都逃走了。
(蔡素娟,《暗室之后》第176-177页)

田雅各牧师是被神重用的一位神学教师,他在圣经上下得功夫令人钦叹。更可贵的是,他从来不以知识为骄傲,不依赖恩赐,乃是完全倚靠神,走十字架的生命道路。从田牧师的自传《在神手中》中,可以看出他是怎样在神手中靠着主做工的。

蔡素娟姊妹出生于前清贵族家庭,曾信主的缘故为家庭逼迫,后因社会变迁家境败落,但是无论富足和贫穷,她都靠这神安然度过。后来她得怪病不能见光,只能在暗室中事奉主。然而来看望她的人络绎不绝,都从她那里得到了很多属灵的益处。她虽然被困暗室,却成为神特别的见证,成为供应信徒的管道。如今她的见证藉着《暗室之后》一书仍然造就着一代代信徒。

其实两人在生命中的交集不多,巧的是先是王西门牧师送给我一本田雅各的传记(他是田老牧师的学生)。春假的时候途经宾州的Lancaster,在使者协会得到了《暗室之后》。那里是蔡素娟的谊母李曼姊妹祖上的财产,很大的一块土地,后捐赠给使者协会(AFC)为中国圣工使用。沿着US 30开近Lancaster,远离Interstate的喧嚣,田园的气息渐浓。如今看到这一只可爱的传道猫,想到那片蔡素娟姊妹度过其最后时光的安静的土地,想到两位老人如今都已在主那里,他们做工的果效仍然随着他们(参启14:13)。微风吹来,带着一些早春的气息。

附:《暗室之后》电子版,点击观看

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 This is the day which the LORD hath made

经文:诗篇118:21-29
(2009年04月05日在BCCC讲道)

我曾经看到这样一副画,把圣经从中间打开,将两页往里翻,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心型。也许你要说,随便找一本厚点的书,这样打开都能拼成一个心型,难道唯独圣经这样吗?

是的,唯独圣经。因为我们随便打开一本书,只能从形态上组成这个样子,但是那本书的内容的中心却不是真正的爱。唯独圣经,真正告诉了我们爱的来源、爱的真谛,因此也只有圣经的中心才真正是爱。

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一点。当我们从正中间打开一本圣经的时候,我们翻到的应该是诗篇。圣经有多少章呢?主后1236年,有一位主教将圣经划分为章,一共有1189章。在这1189章中最短的一章,是诗篇117篇,只有两节:“万国阿,你们都当赞美耶和华。万民哪,你们都当颂赞他。因为他向我们大施慈爱。耶和华的诚实存到永远。你们要赞美耶和华。

有读经计划的弟兄姊妹,读到这一篇,一定觉得十分轻松,因为似乎一天的计划很快就完成了。但是神是很公平的,两篇之后,就是圣经中最长的一章,诗篇119篇,一共176节。在这最长的一篇中,却只讲到一个主题:神的话,除了4节以外,每一节都提到神的话。例如,第11节说,“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第16节说,“我不忘记你的话”,43节,“因我倚靠你的话。求你叫真理的话,总不离开我口。因我仰望你的典章”,89节,“耶和华阿,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105节,“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由此可见神的话是多么的重要,圣经告诉我们,“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10:17)”。只有神的话语能够造就信徒能够建立教会。我们教会正在进行一个读经运动。但愿我们都能够更加的扎根于神的话语,在祂的真道上长进。

在圣经中最短的和最长的中间,就是我们今天要分享的诗篇第118篇,这一篇恰巧是圣经全本1189章的正中间,也就是有594章在这一篇之前,594章在这一篇之后。如果我们把圣经翻成这样的心型,这个心就指向诗篇118篇。那么,在圣经文本的中心位置,诗篇118篇中,是否也正好表达了圣经的中心信息呢?我们今天就来看诗篇118篇所传达的信息。我们刚才唱了一首歌,《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这首歌很有意思,只有一句歌词,“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诗118:24)”。如果118篇所传讲的信息真的是圣经的核心信息,那么我们首先来了解这个日子是历史上的哪一个日子,这个日子真的是基督信仰最核心的日子吗?

bible-heart1
Bible and Heart(图片来源

我们知道下一个主日(4月12日)是复活节,在教会里复活节的前一周称为“受难周(Holy Week)”,而今天(4月5日),复活节前一个主日,在教会的日历上称为“棕树节(Palm Sunday)”。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我们来看马太福音第21章第7-9节,“(门徒)牵了驴和驴驹来,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耶稣就骑上。众人多半把衣服铺在路上。还有人砍下树枝来铺在路上。前行后随的众人,喊着说,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约翰福音第12章12-13节,“第二天,有许多上来过节的人,听见耶稣将到耶路撒冷,就拿着棕树枝,出去迎接他,喊着说,和散那,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

根据圣经的记载,耶稣常常到耶路撒冷守节,但是这一次进耶路撒冷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因为祂明白这是自己在受难以前最后一次来到耶路撒冷。当耶稣出生不久,约瑟和马利亚就带祂第一次来到圣殿,将祂奉献与神,他们碰到了一个叫“西面”的人。西面看到婴孩耶稣,就对神说,“我的眼睛已经看见袮的救恩,就是你在万民面前所预备的(路2:30-31)”。在棕树节,他末一次来耶路撒冷,祂明白自己要被逮捕被钉在十字架上,成全神在“万民面前所预备”的救恩,就是第一次来耶路撒冷时圣灵感动西面说的。耶稣进耶路撒冷的这一天是满有荣耀的,众人都把衣服铺在路上,拿着棕树枝,并且喊着说“和散那,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因此这一天也叫“荣耀日”。

我们注意众人所喊的话,“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圣经中有一个括号,“和散那原有求救的意思,在此乃称颂的话”。这个“和散”,在希腊文中是“Hosanna”,源自希伯来文“hoshiana”,而这一个字正是在诗篇118篇第25节所出现的“求你拯救”中的“拯救”!此处群众所喊的话,竟是从118篇25-26节而来,这两节经文说,“耶和华啊,求你拯救…奉耶和华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这一节就跟在第24节之后,24节说,“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我们看到,拯救是在这个耶和华所定的日子之后才有的,由此可见这个日子是关乎救恩的大日子!

受难周的礼拜一称为“权柄日”。在这一日,耶稣咒诅不结果的无花果树,树就枯干了;祂再次洁净圣殿,在殿中医病,彰显了祂的权柄。礼拜二称为“辩论日”,在这一天耶稣和宗教领袖辩论,责备法利赛人,对门徒有最后的讲论,谈及末世和天国,并且末次预言将被定十字架。礼拜三耶稣在伯大尼的马大、马利亚、拉撒路姐弟的家中休息,这天晚上,,耶稣和门徒在耶路撒冷的马可楼提前吃逾越节的晚餐,在晚餐上祂为门徒洗脚、劝勉门徒彼此相爱,祂预言将被出卖、彼得将三次不认主,并且设立新约和圣餐,就是我们刚刚行过的圣餐礼,这个饼是耶稣为我们舍的身体,杯是用主的血所立的新约,保罗告诉我们圣餐的意义,“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林前11:26)”

马太福音26章27-29节讲圣餐,我们特别注意到第30节,“他们唱了诗,就出来往橄榄山去”。这是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上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他们唱了诗。他们唱的是什么诗歌呢?根据传统,犹太人在过逾越节、住棚节和五旬节这三大节期的时候,一定要唱诗篇113首到118这六首诗歌。吃逾越节筵席的时候,犹太人要喝四杯酒,并诵读《出埃及记》第六章的六至七节,在喝每一杯酒之前,他们都要唱诗,从113篇开始唱。这样,主耶稣和门徒们所唱的最后一首诗是什么呢?正是我们今天读的诗篇第118篇!他们要唱到这一节,“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门徒也许仍然不明白,因为世世代代的以色列人在逾越节的时候常这个歌,盼望这这个日子的来临,但是唯有这一次,当主耶稣和祂的门徒那一次唱起的时候,这个日子就真的要来临了!

主耶稣和门徒唱完诗篇第118篇,他们就离开马可楼,来到橄榄山下的客西马尼园。按照犹太人的日历,一天从日落开始,到第二个日落结束,因此此时已经进入犹太人的礼拜四,就是逾越节(Passover)。耶稣先是在客西马尼园独自祷告,门徒却困倦睡着了。耶稣“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路22:44)”。这一夜称为“受难夜”,是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夜。耶稣三次的祷告都是同样的意思,“我父阿,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意旨成全(太26:42)”。随后,卖主的犹大带着兵丁来捉拿耶稣,彼得砍掉了大祭司仆人的耳朵,耶稣却帮他医治了。耶稣在犹太人处受了三次审判,其间彼得曾三次不认主,天亮后又在罗马人那里受了三次审判,受到罗马兵丁的戏虐。早上九时(犹太历的“午正”),耶稣被钉十字架。在十字架上,耶稣求父赦免定祂十字架的人,“因为他们所作的, 他们不晓得(路23:34)”。同钉十字架的临死一贼,悔改归主得到救赎(路23:43)。祂将自己的母亲托付使徒约翰照看(约19:26-27)。在十架上六个小时后,耶稣宣告说“成了!”(约19:30),随后祂就将自己的灵魂交在父手里。正如圣经所说,“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6-8)”。当年在受难日门徒四散,唯有使徒约翰站在十字架下。几十年后,老年约翰写下了这一句话:“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约一4:10)”

这就是爱的故事,这就是十字架的故事,这就是耶稣受难的故事,故事到此结束了,但是圣经并没有在此终结。受难日之后是逾越节的安息日,再次日是犹太人的安息日。安息日之后,在七日的头一日,就是礼拜天的清晨,几位妇女来到坟墓,“忽然地大震动。因为有主的使者,从天上下来,把石头滚开,坐在上面(太28:2)”,“天使对妇女说,不要害怕,我知道你们是寻找那钉十字架的耶稣。他不在这里,照他所说的,已经复活了(太28:5-6)”。

是的,主复活了!这一天就是我们所纪念的复活节,这一天就是我们每个星期做礼拜的礼拜天,又叫做主日,这一天就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因为主已经复活了,在受难日,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赛53:6)”。但是主耶稣更是得胜战胜了死亡,正如祂自己的宣告,“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1:18)”。靠着这一位战胜死亡的主,“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罗6:6)”,乃是“借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罗5:10)”。保罗告诉我们,“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林前15:14)”。我们今天在这里聚会,我们在教会里彼此相爱,我们活在世上有盼望,这一切不是枉然,因为在那个耶和华所定的日子,基督耶稣确确实实是复活了。基督复活是宇宙间最大的事实,是基督信仰的基石,是我们得救与盼望的确据。这个日子,原文中是单数,我们每年一次,我们每周一次在今年这个日子,但是这个日子本身只有一次,就是在历史上的那一个日子,在近两千年前的那一天,在耶和华所定的那一天,已经成全了,正如经上所记:“祂(耶稣)只一次将自己献上,就把这事成全了(希7:27)”,“祂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他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希5:9)”。这一个日子,是整个人类历史的转折点,也是整个人类历史的中心点。这就无怪乎这个日子卸载圣经的中间位置,因为这就是圣经的中心!

The Resurrection
The Resurrection, Rembrandt van Rijn(伦勃朗), 1635

当我们明白这一点,我们就明白这个日子对于我们个人的得救有何等的意义。让我们再进深一步,看看这个日子对于教会有什么意义,对人类历史有什么意义。我们知道今天我们要为聘牧投票,今天是我们教会的大日子。但是在那个耶和华所定的日子,对我们的教会、对普世的教会,有着更为重大的意义!我们看22节,因为在那一个日子,“匠人所弃的石头,已经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第22节)”。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一句话在新约里被引用6次,在使徒行传第4章8-12节说,“那时,彼得被圣灵充满,对他们说,治民的官府,和长老阿,…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们所钉十字架,神叫他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他是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原来这一块石头就是耶稣,祂被匠人所弃,就是那些盼望弥赛亚却不认识祂的以色列人,但是这一块石头却要成为“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什么房子呢?我们来看以弗所书第2章,“因为我们两下借着祂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了。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各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2:18-22)”

噢,在这里我们看到多么的奇妙!在这个“耶和华所定的日子”,不仅耶稣复活了,祂还成为“房角的头块石头”,这个房子不是我们看到的房子,乃是“主的圣殿”,乃是“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噢,我们知道,这就是永生神的教会,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

今天,我们在教会里面聚会,一会儿还有开会友大会决定教会的事情。当我们在这个教会中的时候,我们要明白神对教会的心意。以弗所书第4章11-15节提到,神在教会中赐下不同的恩赐,为要“建立基督的身体”,这是也执事会昨天讨论通过的新一年教会的主题。那么如何建立呢,乃是“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使我们不再做小孩子…唯用爱心说诚实话,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神让我们在教会里面长进,当我们在真道上同归于一,“长大成人”,神就要差派我们在祂的永远的旨意中有份。这旨意是什么呢?在教会中,我们常常会问到什么是神的旨意。其实神的旨意不仅是个人的引导,更是神对世界从永远到永远的安排,就是以弗所书中所说的“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奥秘”,乃是“为要借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弗3:10)”。因此,教会不仅仅是我们的教会,不仅仅是我们在这里高兴欢喜的地方,更是要为主争战的地方,这个争战,“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2)”

弟兄姊妹们,当我们看到教会在神永远的旨意中竟是这样的重要,当我们看到教会是神旨意中的旨意、心意中的心意、计划中的计划、工作中的工作,我们就要让我们在教会中的事奉进入到一个更深的地步,我们要成为有使命感的信徒,因为我们都是基督的精兵,我们有着基督的生命,要与这个幽暗的世界争战。

当我们明白神对教会的心意,我们就可以进一步看到这个耶和华所定的日子,这个在圣经的中心所出现的日子,在永恒中的位置。神所创造的世界本不是幽暗的世界,造物之工完成的时候,“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创1:31)”。然而由于人的犯罪远离神,这个世界渐渐被“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弗2:2)”所控制,成为一个堕落的走向灭亡的世界。但是神并没有任凭这个世界败坏下去,乃是在祂永远的旨意之中,隐藏着这个奥秘,“为要借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弗3:10)”,这是现在的争战,而在将来,“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1:10)”。我们看到过去,从创造的开始,这个世界与神本为一;我们看到将来,在被造界的终了,我们也看到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与一。在这个起初的一和末后的一中间,有着整个人类的历史,从始祖的犯罪,到罪恶满盈,然而,神没有任凭世界走向灭亡,乃是要这个世界将来仍然与祂合一,因此祂在创造万物以前神已经有祂“预定的美意(弗1:9)”,就是在整个历史中定下这么一个日子,这个“耶和华所定的日子”,这个我们要高兴欢喜的日子,就在这个日子,从死里复活的耶稣基督成为了教会的房角石。这就如一个工程,在创世以前就已经画好了蓝图,在“耶和华所定的日子”立下根基,在五旬节那一天圣灵降下,教会在这个世界上正式成立,神的工作就在教会中,从五旬节从使徒时代流传下来,如今流传在我们教会中,也流传在普世坚持圣经真道的教会中,并且一直要传承下去,直到主再来的日子,教会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直到那一天,“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与一”。

亲爱的弟兄姊妹,让我们记住这一个日子,也让我们纪念这一个日子。复活节就要到了,在节期中,我们要什么?商店里有琳琅满目的商品,有兔子、有糖果也有彩蛋,但是那里却没有耶稣。让我们回到教会中,回到圣经里面,这里没有缤纷的商品,但是这里有信、有望、有爱,有为我们死了、埋葬了、复活了的耶稣。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在教会里面,也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到底要什么?主耶稣曾经问门徒,”你们从前出到旷野,是要看什么呢?要看风吹动的芦苇吗?你们出去,到底是要看什么,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太11:7-8)”不是的,当时以色列人涌到旷野,乃是要看先知,那一位施洗约翰,宣讲“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3:2)”。如今,我们来到这个教会中,我们要看什么要听什么?是的,我们也要听那个声音,“天国近了,我们要悔改”。我们也要纪念这个耶和华所定的日子,因为这个主复活的日子,我们不仅悔改,我们更因着信靠这位从死里复活的主得生命。是的,我要耶稣,我们要耶稣让主的生命充满我们的生命,让我们也如保罗一样宣告,“如今活着不再是我,乃是基督耶稣在我里面活(腓1:21)”;也愿主的灵充满我们的教会,基督耶稣,匠人所弃的石头,是教会的房角石,基督也是教会唯一的元首。在教会中我们要尊主为大、高举耶稣,我们也要看到,主的灵是教会的创立者,也是教会的组织者,是教会一切工作的引导者,让我们将一切不清楚的事情都交托在主的手中,顺服圣灵今天在我们心中的感动,不凭着血气,不凭着人意,不是讨人的喜悦,乃是“靠着圣灵行事(太5:25)”,一切单单讨主的喜悦。愿我们的教会在主的手中,成为“圣洁没有瑕疵”的“荣耀的教会”(弗5:27),在祂永远的旨意中有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