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博客开张! Photoblog Launched

Photoblog
落枫居·摄影日志
(http://photoblog.photocy.org)

说起摄影的经历,可以追溯到很小的时候。8岁的时候第一次去北京,对拍照开始有兴趣,后来在小学在中学,都是同学中比较积极热心拍照的人。但是真正从技术上和思想上开始认真思考和对待摄影,基本是从2005年春天开始的。2005年秋天去了一次坝上,对我来说那是比较重要的一个经历。回来之后就考虑弄个什么“每日一图”的计划,最早想的是在贵系煎饼滩或者水木发一下。可是总是很懒,另外我也对公布出来的照片要求有点严格,于是就一直没有做。

当然没有做是好事,现在看当时的片子,确实是很幼稚的。

今年春天我用pixelpost架了一个日常照片的站点,其实就是一个摄影博客,但是并没有坚持更新下去。上述的原因当然还在,另外也是对pixelpost系统不是特别满意。夏天的时候看到fivestone开了摄影日志,于是重新打起开摄影博客的念头。所以要特别感谢fivestone,虽然技术上不太一样,但是在想法上得到许多启发。

现在这个站点使用WordPress平台加上Yet Another Photo Blog插件,主题是monolit,一位丹麦摄影爱好者制作的,在原主题的基础上,我对程序和界面都有所改动。

建立这个站点,一方面是想把过去的片子好好整理一下。

我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一直强调的一个目标就是同学整个学期的学习,渐渐明白“我的摄影”是什么。摄影是什么,这个问题太大,实践课程、理论课程、拍摄经验,种种加在一起才让我们慢慢形成对摄影的定义。但其实学术上怎么定义摄影是无关紧要的,对于一个摄影人来说,自己心里的摄影,也就是“我的摄影”是什么,这个定义讲影响到拍摄的方方面面。

定义是人生的主题之一,我们一般不会一劳永逸地找到一个好的定义,但是我们会在慢慢发展完善的过程中得到许多。

2年之前,我在清华讲摄影时,我说我的摄影是发现加上留念。发现是一种敏锐的目光,生活中许多瞬间,对于大多数人可能就这样流逝了,但是对于摄影者却并不是这样。留念是一种心态,试图让生活的过往不再无痕,虽然可能是一种很无力的尝试,但是摄影人自然可以体会到其中的甘甜。

如今我对学生或,我的摄影是一个记录(record)并且重现(reconstruct)现实的过程。绘画是想象的艺术,而摄影是现实的艺术。正是在现实这个美丽的锁链中努力地跳舞,让摄影有其独特的魅力。

比较这两个定义,我感觉我的摄影慢慢加入了“重现”的元素。所谓的现实,是自然的,也是在人心中的。每个人对历史、对现今、对未来有着不同的理解和诠释,把心中的现实用摄影的语言表现出来,这就是我所想的重现。

当然,对于这个博客,可能还是记录性或者说报道性的片子多一些。我将基本保持一天一图的更新速度。这里的片子可能不是很完善,希望能够在过程中慢慢发掘出一些精彩。

Macbook外接显示器色彩显示有误、软件色彩管理能力分类、上网本及其他技术问题

色彩管理就好像绕不出去的迷宫。

前一次和fivestone讨论色彩管理之后,认为比较好的解决方案是将图片转换为带srgb色彩配置的文件,这样唯一不能正确显示颜色的情况是用户校准了显示器,但是不使用支持色彩管理功能的浏览器(比如windows用户校准了显示器但是仍然使用IE浏览器)。

但是昨天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往网站上传了一个带有srgb配置文件的jpg图片,该图片在Safari里和photoshop里面显示不一致。Safari是支持色彩管理的浏览器,显示带有srgb的图片应该没有问题。经过实验,发现在Safari和Preview里面显示是一致的,但是和Photoshop、Bridge里面显示不一致,这样看来,就不是浏览器的问题,而是Apple的一系列软件和其他(包括Adobe以及其他一些公司的软件)处理srgb文件的不同所致。

其实该问题也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使用LX2的时候,相机产生的带有srgb配置文件的图片,在Aperture和xee里面显示也不一致,当时以为是xee色彩管理的问题,现在明白是Aperture的问题。通过网络搜索相关案例,发现该问题其实相当普遍,而且都是外接显示器的问题。我外接的显示器是Dell 2007FPW,和Apple的Cinema 20″ Display使用同一块LG IPS面板,因此Apple软件显示srgb图片的偏色问题,和Cinema是一样的,都是蓝色偏为紫色。因此就得到了很多reference。

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是:

1、打开Color Sync,位于/Applications/Utilities;
2、点击Devices图标;
3、点击Displays左边的三角,打开更多选项;
4、选择外接显示器;
5、点击Make Default Display按钮;

这样做以后,重新启动Safari、Preview等Apple软件,在外接显示器上就显示正确了。Mac OS X里面每个Display可以设置自己的色彩配置文件,但不知道是软件bug还是系统bug,Apple系列的软件总是使用系统默认的色彩配置文件,而没有更改的情况下系统默认的是内置显示器的,于是在外接显示器上还是使用内置显示器的色彩配置文件,这样就造成了显示的错误。而Photoshop等软件可以使用每个显示器相应的色彩配置文件,这样在外置显示器上就能够显示正确。

当然这样解决之后就带来了新的问题,在内置显示器上使用Apple系列软件就会有错误的色彩。不过这已经是能够得到的最好的结果了,如果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期望Apple升级操作系统或者软件。但是至少Leopard到10.5.8都没有修正这个bug,Snow Leopard在路上,过几天装了再试试看。

虽然这次srgb显示的问题并不是Safari自己的错(我认为很可能是Mac OS X),但是并不代表Safari就是完美的浏览器。正如上一篇文章所说的,Safari对于没有内置色彩配置文件的图片,都会按照显示器的色彩配置文件来解释,而因为srgb的流行,这些文件其实应当按照srgb来显示,于是Safari就显示错误了。在搜索以上问题的解答过程中,看到一篇文章把软件分为四类,感觉很有道理,兹介绍如下:

1、(色彩上)傻的:完全没有任何色彩管理功能,完全忽略内置配置文件,将所有文件按照显示器的配置文件来解释;目前在Windows上,除了Safari和打开色彩管理的Firefox 3,所有浏览器在色彩上都是傻傻的。

2、笨的:有色彩管理功能,能够正确处理内置色彩配置,但是对于没有配置文件的图片,按照显示器的配置文件来解释,可是当前的趋势(微软曾经对srgb的推广所致)是,这些没有配置文件的图片其实是srgb的图片。这样,这类笨笨的软件,他们虽然能够正确显示内置色彩配置文件的图片,但是对于互联网上绝大多数不带有配置文件的srgb图片,都显示错误。Safari虽然不傻,但是是笨的代表。

3、固执的:忽略所有内置色彩配置文件,全部按照srgb来解释。这类软件是微软对srgb推广的忠实追随者。

4、聪明的:对于有内置色彩配置文件的图片,按照其内置的色彩配置文件来解释;对于没有的,按照srgb来解释。这样在最大范围内可以正确显示互联网上的图片。令人惊讶的是,唯一色彩聪明的浏览器是Mac上的IE浏览器!同样令人遗憾的是,IE for Mac早已经停止开发,早期版本虽然现在勉强也能跑,但是缺乏实用性。

下面的表格可以直观看到这些的区别:

类型

自带配置文件

不带配置文件的sRGB图片

不带配置文件的按照显示器配置文件编码的文件*

固执

聪明

*:这类文件显示不正确,不是浏览器的错,是发布者的错。把文件转换到自己显示器的色彩空间,然后不带色彩配置文件发布出去,基本上可以属于头脑不清醒。
✓:正确显示            ✕:不正确显示
❍:如果碰巧你的显示器和发布者的显示器一样(概率几乎为0…),可能显示正确

技术问题常常是很困扰人的,我想这也是我不太愿意继续留在计算机的原因之一,因为一个很琐碎的技术细节就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来解决,而这个过程很可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纠错,相信有debug经验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算法级别的debug还是有趣的,可以发现自己思维的漏洞,但是应用性的debug是很没有意义的,往往是发现别人开发的系统中一些自己无法改编的漏洞)。

既然罗唆了这么多,不妨把近来试图弄明白的几个技术问题谈一谈。

一个是Dell 2007FPW用VGA线连接Acer Aspire One 751h netbook,显示分辨率只能是800x600或者1024x768。操作系统是Vista Home Basic。

这个问题非常令人有挫败感。经过一个晚上的文献调查,得出的结论大致如下:

1、该问题是显示器的EDID数据没有传送至电脑所致,导致操作系统不明白显示器能够使用什么分辨率;
2、XP可以使用自定义分辨率,即忽略EDID;但是Vista不可以;
3、PowerStrip可以覆盖EDID数据,让操作系统支持更多的分辨率,但是该软件只支持少数显卡,不支持Intel的显卡。
4、Intel显卡目前还没有方便使用自定义分辨率的方法,网络上介绍的几种复杂方法,我并没有测试成功。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问题无法解决…

从使用了几天的经验看来,Vista确实有点垃圾。显示器的分辨率,在显示器驱动的inf文件里面明明写明了,但是Vista就是不用这个数据,非要去弄什么EDID,很无语。

谈到这个,干脆再跑题远一些,谈一下Aspire One 751h这个上网本。本来想买一个轻量、便宜的笔记本负责联络和娱乐事项,提高工作效率。这个型号基本上是我认为最好的型号,原因如下:

1、11.6″ 1366x768高分辨率LED背光屏。相比与10寸系列的1024x600屏,这个确实有很大的优势;
2、全大小键盘,而10寸一下的本大多数是缩小的键盘;
3、使用Intel GMA 500显示芯片,支持硬件解压H.264文件;
4、价格较好,本地Walmart有2GB内存、250GB硬盘的版本,和普通1GB、250GB的价钱一样;

不过两周之后我还是决定退掉这个本,原因如下:

1、屏幕不满意:分辨率和大小我是比较满意,LED背光相比与荧光背光,确实显示更加均匀,但是色彩不怎么样。刚拿回来的时候偏蓝严重,使用i1 pro校准后和IPS屏乃至Macbook的TN屏都尚有差距。有听说使用LED背光之后TN屏的性能大大提高,但是我在这个屏上并没有感觉出来。另外也听说i1对于LED背光的校准不是很准确,这一点我尚不能确认。不论怎样,因为专业的缘故,我对于色彩要求是较高的,这个本和我现有的设备环境无法得到我满意的色彩;
2、外接显示器的分辨率问题:即使达不到显示器的自然分辨率,若是有一个16:10的分辨率可供选择,那么也可以勉强使用;小本本来就是作为娱乐用,如果不能接外显,11.6寸屏分辨率再高也是无用;
3、速度实在太慢:该本用的是Intel Atom Z520处理器,大约是为了避免Intel对N270处理器只能使用10寸及一下屏的限制。处理器的频率只有1.33GHz,速度可想而知。评测结果来看,Z520的性能大约有N270的四分之三。虽然GMA 500硬件解压H.264看高清的效果不错,但是在别的应用上都太慢。(顺便说一下,N270的本也不行,虽然处理器强一点,但是没有硬解高清。总体上说,现在流行的N270、N280、Z520、Z530、Z540性能都很有限;等双核的N330出来不知道是否会好转)。

退掉AO751h之后,将Macbook切换成扩展屏幕显示,效果也较好。不过近来Macbook电源管理有点问题,有的时候关机但是不断电,网络上提供的解决方案如下:

1、重设SMC和PRAM,这个基本上是一切Macbook问题需要解决的第一步;
2、2005年以后Macbook的默认Sleep Mode改为Hibernate(mode 3),即既把RAM存在硬盘里,又保持内存不断电。这样的优点是启动快,并且关机状态不插电源线换电池不会造成内存信息丢失,下一次启动变慢。缺点是关机变慢,浪费硬盘,并且可能造成关机不断电。
可以将Sleep mode改为原来的模式(mode 0),即内存信息不存在硬盘里,关机后电池继续为内存供电,保持电池信息。这样关机速度加快。问题是如果不插电源线又还电池,内存信息会丢失,下一次启动变慢。不过这种现象很少出现。
网络的解决方案是建议将Sleep Mode从3改为0。但是我认为这只会加快关机不会解决不断点的问题。
查询当前模式:pmset -g | grep hibernatemode
更改模式:sudo pmset -a hibernatemode 0
更改模式后节省硬盘空间:
cd /var/vm
sudo rm sleepimage
以上操作我均未验证过,不保证正确性。
3、某些软件不能正常退出所致。
4、系统bug。

1我试过无用;我认为3比较合理,但是目前还不能确定是哪个软件出问题。或许升级到Snow Leopard后会自然好转,到时候再看看。

好了,流水账写了很长,总结一下这篇文章谈到的一些问题:

1、Macbook在外接显示器显示srgb文件不正确
解决方案:在Color Sync里面更改默认显示器;
副作用:内置显示器将显示不正确;

2、各种软件按照色彩管理能力的分类
结论:Safari处理没有色彩配置文件的图片有误,但仍是色彩管理最好的软件;

3、某些外接显示器在Vista下不能显示最佳分辨率
结论:EDID信息传输问题,在Vista和Intel芯片的条件下基本无解;

4、为什么我不要Acer Aspire One 751上网本
结论:慢,不支持我的外接显示器最佳分辨率;

5、Macbook关机不断电的问题
结论:可能是Sleep Mode的问题,但暂无确切消息。

(本文原发“落枫居·陈阳文存”,地址:http://blog.photocy.org/?p=611)

“口袋学”入门:口袋里的杂物如何巧妙总结出你的个性(译文) Pocketology 101

作者:Leslie Scrivener,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记者
翻译:陈阳
原文:http://www.thestar.com/article/671941

你的口袋里有什么?螺丝还是紧固零件?一张乐透彩票?一点毛毯的残片?

所有这些不起眼的物件都揭示着你是怎样一个人。“它们带着历史,它们本身就是故事”,Rachel Ellison说。她把她对于口袋的研究称为“口袋学”。Ellison,这位24岁的艺术学生,她用口袋学来让陌生人互相连接,将这种自我描述的内容称为关系艺术。在这个数字技术连接的世界,这种人与人直接的联系在瞬间之中创造了一种亲密关系。

Elssion在最近的一个星期天在Christie Pits举办了一个“口袋学餐会”。那个下午正好下雨,只有少数人参加了活动,不过他们都愿意掏空他们的口袋。

萨尔瓦多来的Raoul,他有一口袋的万宝路香烟。

“我只抽万宝路香烟”,他对Rachel说,“18岁那年我开始抽烟。我在危地马拉等待一些文件。…那天我在公园里,看见一大群人,但是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因为我不认识他们。所以我决定去商店买一些香烟。我买了红色的万宝路。从那时开始,当我感到压力的时候,我就抽一根烟,这样就会感觉好些。”

去年春天Ellison在Queen街的Fly画廊的展示窗里设置了一个商店。她穿着围裙端庄地坐在窗户里,手里拿着一个礼品包装的盒子,盒子里面有一个口袋,印有捐赠者写的说明。你可以用你自己口袋中的东西来换其中的一个。她称之为肖像画廊的口袋学礼品商店。

其中一个礼品盒里面有一张在Yonge和Bloor的老Towne剧场1980年12月16日的门票,以及一张用绿色铅笔写的便签,其中捐赠者描述了捐赠者如何在他父亲的细条纹背心的口袋中发现了这个残片。从他6年纪展示禁酒令那时候起,这张票根就一直存在那里。他说,“我所想要知道的是那天到底演了什么电影”,因为这张票根的日期是在他出生之前的。

另一个口袋里存着一块从一位已死的朋友处得来的令人伤心的石头,一个鼹鼠玩具,一对婴儿手套,一片脏纸巾。“我发现纸巾能够帮我避免过敏和规律性的悲伤。”

还有一个是艺术商店的收据。捐赠者解释说,他为了填写收入税而保存收据。“我的女朋友在画吊坠的时候曾在这张收据上画。她让收据变得无用了,可是却比原来漂亮了无限多。”

Ellison是在参观Tel Aviv附近的阿拉伯小镇时开始思考口袋的艺术的。店主把护身符塞入她的手中,那天结束的时候,她的口袋中已经装满了无用的护身符。

“我总是对社会学、人们的互动、社会规范以及那些能够约束我们却不能明言的事感兴趣”,Ellison,这位在辛辛那提长大的多伦多艺术学院(Toronto School of Art)的学生说,“我曾经试图去突破这些限制,让人敞开心裴,舒适地表现他们自己。”

有名的艺术家们也使用普通的物品和观众互动,并且使其他人(常常是陌生人)产生共鸣。在最近的展览“诚实之线”(Honest Threads)中,Iris Häussler(她也是Ellison在艺术学院的导师)邀请参观者穿几天由一些多伦多人捐赠给展览的衣服。他们会“直接地和心理上”感受到“穿着别人的鞋走路的感觉”。她将这句话写在展览的记录中,悬挂在多彩而古怪的Honest Ed商店里。

Renaud Dehareng,这位专长于人际沟通的博客作者,在他访问纽约市的时候,把信封留在地铁和其他公共场所,其中要求人们将一些有纪念意义和艺术价值的物件放在信封中寄回。这个持续的项目的结果可以从这个网站看到:igotanenvelope.blogspot.com。(对不起,大陆的朋友们要翻墙才能看–译注)

“在‘真实的生活’中似乎越来越难与人交往,因为大多数人都害怕与陌生人接触的时候被拒绝。这样这些仿佛是漫不经心偶然碰到的社会项目就保证(参与的)人们可以敞开面对新朋友。”33岁的Dehareng从布鲁塞尔的来信中这样说到。在那里他和他兄弟Mark开了一家销售公司。

Yoko One和Harrell Fletcher等艺术家,9月份的时候在Harbourfront的Power Plant的一个展览,激起了Ellison对关系艺术的兴趣。在去年秋天的Nuit Blance艺术节上,Ono邀请参观者到她的“想象和平”(Imagine Peace)项目中,在厚纸板上写下他们的愿望,并将其标记和悬挂在自由村(Liberty Village)的树枝上。与此同时,在Power Plant,Flectcher,邀请了6位艺术家和6位非艺术家(其中有一位面包师和一个数学家)一起来做一个展览。

艺术家们创造了整体结构,但是主要的表述来自于参与者。“你可以称此为对艺术英雄的批评”,Jim Drobnick,这位安大略艺术与设计学院(Ontario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的副教授说,“艺术家放弃了一些权力,让观众参与和决定作品。”

“你不需要知道艺术史,但这仍然是引人注目的。在其中有情感的方面,而故事中有一种尖酸。艺术家用艺术创作的框架去放大人们自己的声音和情愫。”

或者可以如Ellison所说,“你不需要成为一个大师般的创造者。你可以给人们展示如何有艺术地生活。”

Drobnick说,在关系艺术中,Ellison这样的创造者正在挑战现代主义美学–他们主张艺术作品存在于保留其自身的权力,并且是按照惯例被展出,比如在艺术画廊中。在现代主义中,艺术被缩减到最基要的程度。比方绘画就必须是平涂水笔、二维的、抽象的、非叙述性的,同时让观众成为“没有思想或历史的空洞的眼睛”。而他看到的Ellison的作品,在其中有对真正真实的关系的搜寻,也是对犬儒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之嘲讽的反应。

在关系艺术中,正如法国理论家和策展人Nicolas Bourriaud所阐述的,社会是最主要的。“…关于交互关系的想法”,Dorbnick注释到,“如同一个微型国家,一副缩小的艺术家心中的社会的画面,在实践和主题性的层次上被整合艺术品中。艺术品在这种方式中运作,同样这也是和主题相关的。”

这些表演和交互艺术家“希望观众探索装置艺术,观看一个表演或者视频。这将他们和他们本身融入进去。”

Ellison过去从事“客观艺术”,但是对其并不满意。“我想艺术可以在画廊和博物馆的白箱子(肃静!肃静!你不能摸任何东西!)之外变得更加平易近人。艺术应当是当下发生的事情的表述。”

“我喜欢这种想法,在一定程度上,没有人们的参与,我的艺术就并不存在。”

(本文原发“落枫居·陈阳文存”,地址:http://blog.photocy.org/?p=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