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服圣灵行事的教会:《见证的火炬》读后 On the Church walking in the Spirit: Refection on “the Torch of the Testimony”

书籍信息:

  • 见证的火炬–二千年教会的属灵历史,约翰·甘乃迪著,刘志雄译,提比哩亚,1997,第二版
    (同译本另有逐家版本)
  • The Torch of the Testimony, John W. Kennedy,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Christian Book Publishing House, translated by Peter Liu, 1997, Tiberias Publisher, Taiwan

这本书前前后后断断续续读了一年多,终于读完了。教会历史也是一份宝贵的属灵财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当今我们所处理的教会的问题,虽然在现代性的环境之下,却也和历史紧密相连。

不同与学院派的教会史,这本书着力于教会的“属灵”史,讲述圣灵在教会中的工作;不求记述教会史的一切事件,乃至于成为学术文献,而是着重于教会中属灵生命的美好见证和圣灵的工作。

在全书的论述中,我认为有三个最为重要的观点:

1、属灵生命与组织化的教会的抗争

在教会的历史中,逼迫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我们会看到,教会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世俗力量的逼迫,但是教会却没有被打倒,而是越发的兴旺。无论是教会历史的初期,还是近现代的历史,以至于就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例子比比皆是,不敷述。另一个方面却让人十分的失望,就是教会本身的问题,或是来自“教会”内部的逼迫,成为属灵工作的主要障碍。

一个很显著的例子就是所谓的欧洲“基督教”王国所掌控的中世纪,特别是其中的“黑暗时代”,成为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和慕道友谈到教会的时候,许多人都会提到,面对教会的历史中屡屡出现的种种问题,如何能够证明教会是一个圣洁的团契,如何能够说明教会中有爱的彰显。

这本书给了这个问题一个答案,属灵的教会和我们所能看到的有形的“教会”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我们讲到地上的“教会”史,确实有着很多的缺欠与破口,但是这些并不是神的工作,而恰恰是抵挡神的。

这本书作者、译者的信仰背景,和弟兄会有着密切的关系。弟兄会的一个特点,就是反对组织化的教会形式,强调圣灵的带领,坚持信徒皆祭司的圣经教导,反对教会里的圣品制度或是等级制度,排除教会中神职人员和平信徒的区别,更不能接受牧师传道人管理的系统。

在这里我们并不是要强调宗派的区别,而是要找到圣经的原则。“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就得以自由。”(林后3:17)教会应当是一个自由的地方,当然这个自由不是没有限制为所欲为的自由,乃是在神的圣洁公义慈爱中追求属灵的一切美善的自由。可是我们在现实的教会中,常常看不到这样属灵的自由,而是一种辖制:是教义的争论、是权柄的辩论、是传统的束缚,还有努力去维持的一种微妙的平衡,仿佛走独木桥时的谨慎,来达到各方面的满意,到头来是忘却了主的喜悦。

作者是反对宗派主义的,我倒认为宗派的存在,一定程度上符合罗马书第14章的原则,就是在“弟兄”(即已经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当中,为了爱主的缘故,而在一些圣经中没有直接清楚写明的教义或是具体办事的方法上有不同的意见(请注意三个很重要的前提:弟兄、为了爱主的缘故、非关乎基要真理的争辩),那么彼此不要论断,应当互相包容。这样,宗派是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持相同意见的人在一起聚会,但是很重要的是,不同的聚会之间不应当彼此纷争、彼此指责,而是要互相承认都是基督的身体,都是为主的缘故,并且在基督耶稣里要彼此接纳。

遗憾的是,现实中的宗派系统,往往不是在属灵的事情上彼此包容彼此接纳,而是因为人的权柄与纷争,彼此指责彼此对抗,这样的宗派主义,偏离于了圣经的教导,阻碍了圣灵的工作。另一方面,每个宗派本身,又形成了自己的组织结构和形式化的系统,有自己的权柄体系,将地方教会置于宗派系统的管理之下。作者认为,这些都违背了圣经的原则,成为属灵生活的主要障碍。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罗马天主教,高度的形式化,极其重视属人的权柄,高举教会的传统。虽然我们现在所称的基督教,也就是基督教新教,当年的抗议宗或者复原教,试图从天主教形式化的堕落中找回圣经的真理,但是我们看到新教的历史,我们也会发现,很多属灵的运动,在那种圣灵的感动之后,很快成为另一个组织化的教会系统,建立其自己的权威,宛若一个小的罗马天主教。而那些坚持独立教会原则、走属灵生命道路的教会,往往受到这些或大或小的教会组织系统的逼迫。

从人的角度出发,总是有一种天性,就是很害怕教会没有组织没有管理系统,于是要在圣经之外设立各样的制度,制定各样的章程,树立各样的权柄,于是凡事都有章可循,不需要去寻求神的心意,不必要去追求神的喜悦,只要按照这些章程、按照这些条例,一切都可以解决。于是,这样组织化的教会,对于人来说是很舒服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但是圣灵的带领在哪里呢?“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加5:25)”。当年五旬节圣灵降临,是教会在地上的历史的开始;如今,在地上的每个教会,是否还在圣灵的带领中行事呢?还是因为各样的组织与条例丧失了圣灵活泼的工作,因为各样的活动和事工忘记了对神的心意的寻求?

2、教义教条、聚会形式和属灵原则的关系

教义是信徒对于圣经真理的总结。教义的产生,是本着一个美好的愿望,让信徒可以更容易地掌握圣经的真理,减少理性上的疑惑;但是这种逻辑的工作,不知不觉也很容易混入人文主义的影响,试图让教义成为一个自洽的体系,并且期望在这个体系中解决一切的神学问题。

如前所述,教会的组织希望让人对教会的管理感到舒适,感觉到不需要圣灵也可以让教会很好的运作;类似的,教义系统的建立,让人感到不需要圣灵,也可以来解释一切真理,来抵挡一切的疑惑。一定程度上说,这可能是一个新的巴别塔,用一砖一瓦堆砌起来,来彰显人的荣耀。

正如作者说,“我们以教义建立教会,而不再以基督来建立教会。”现在许多的教会,特别是宗教改革以后的教会,走的就是教义的道路,而没有注重圣灵活泼的带领。更有甚者,因为害怕极端灵恩派的教导,不敢碰任何圣灵的事情,否定一切神迹奇事,甚至于谈圣灵变色。教会是要“靠圣灵行事”,如果一个教会成为谈圣灵变色的教会,这是什么样的一个组织?!

“教条本身后来已无法保护教会的属灵生命,属灵生命才是正确教义最好的保护者。”事实上,无数的经验表明,空谈教义,是没有意义的,而且争论常常是在血气之中的,没有任何真实的益处,只有让神的工作更加远离。

教会另外面临的一个危险,就是传统和形态。一个教会不能够没有礼仪,但是礼仪不应当成为一种死的敬拜。“正如属灵生命决定教义一样,同样,也是属灵生命来决定形态。”如果一个教会没有圣灵活泼的带领,那么这个教会的礼仪、形式也不会是一种活泼的与主交通的方式,而是成为这种交通的障碍,将人和神分割开来,使得人们在自己的形式中自我满足,而忽略了是否得到神的心。

作者在这几个方面的论述,是很有见地的。我自己也常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基督信仰,什么是真正的基督教会。从人的角度来看,我们很喜悦满足于一种形式上的敬拜,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满足某种宗教仪式,那么我们已经尽到自己的义务,于是也得到了神的喜悦,这样我们就不要再做什么,可以怡然自得了。在这样的心理下,基督信仰就会失去其生命,成为一种死的宗教,在其中,不论是聚会是查经是敬拜是赞美是灵修是交通,都成为一种形式,是人的活动,而不是行在神的心意之上。这样,就把神的教会变成了人的组织,变成了世界上的一个小团体、俱乐部。

3、属人和属神的教会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基督圣洁的新妇。教会是神的教会,如果和神分离,教会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但是如今,有太多的教会,就是在丧失了和神的关系中“存在”。这种事情,在教会的历史上反复出现,仿佛每一个属灵运动,在开始的时候,都是圣灵的强烈做工,神带领祂的“余民”,那些在原有的已经失去了活泼性的教会中单纯追求神的信徒,离开这个当时的聚会,在圣灵的带领下单纯的为主做工,这实在是一件好得无比的事情。但是这样的工作往往不会持久,而是在一定的程度之后就会丧失。作者给这个现象做了一个解释:“属灵运动的衰退都是当教会强大到一个地步,可以自己应付外来的逼迫,他们就开始对于人的忠贞越过藉着圣经直接对主的忠贞。”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上,神曾经兴起几位祂重用的仆人,为祂做了很大的工作。比如基督徒聚会处,在1949年的时候,是中国第二大的教会系统,但是后来因为各种的原因,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其中的有一点,就是“对基督为主最大的威胁就是对人的忠诚……高举身边某个有良好品行的人容易,高举看不见的耶稣就不容易;跟随身边某个看得见的人容易,跟随肉眼看不见的耶稣就难了。”

教会的历史,一次一次从属神的历史变成了属人的历史,这是我们所要感叹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虽然一次一次的,由人的工作代替了神的工作,但是教会从来没有被摧毁,从来没有的拔出,相反的,福音的工作在扩展,主所吩咐的大使命正在被践行,就是福音正在传往地极。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从我们来看,人的工作可能破坏教会的纯洁性,让教会进入一种危险的光景中;但是教会不仅是我们的教会,也是神的教会,神从来没有放弃祂的教会,而是要“用水藉着道将教会洗净”,可以“献给自己,做个荣耀的教会”,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因此,我们看到教会的困难的时候,也不必灰心失望,因为神必有安排,祂会完成祂所开始的工作。

“有不少基督徒团体非常希望教会遍受欢迎,他们想办法来吸引世界,然而这些团体对世界没有什么吸引力,因为真正的教会是这世界所不能明白的。人们乃是被教会中主的子民的见证带进教会的”。

教会的使命,就是在圣灵的带领下,为主做见证(参徒1:8)。我们现在有太多的学问,教会管理、敬拜学、讲道学,不一而足,但是不可缺少的,就是敬拜天父、高举耶稣、顺从圣灵。教会是金灯台,教会是见证的火炬,而上面所燃烧的火,就是圣灵的火焰。

(本文原发表于陈阳文存,原文地址:http://blog.chenyang.net/?p=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