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的Furtwängler收藏(零) My Collection of Furtwängler Recordings, Part 0

在音乐的载体日益电子化的今天,实体的音乐介质渐渐成为收藏。CD和黑胶我都有少量藏品。实力有限,不能与行家那样,在品相上去考究,或是探微同一个录音不同发行的些许差异,我的这些收藏只是略微表达对喜爱的作品和艺术家的一点点敬意。如今CD越来越少放在播放器里聆听了,都被rip成无损的格式,毕竟播放起来方便很多,而黑胶就更需要有闲情逸致的时候坐下来慢慢品茗,看唱针在唱片上轻轻划过;这样的机会总是不多。

留声机诞生一百多年来,发行的唱片浩如海沙,所能收藏的只是沧海一粟。我自己有两个收藏目标,一是收集Handel的Messiah的各种全本录音。这一项收藏是小有成效又永无止境的,因为新的录音还在不断制作之中,冷门录音更是难寻,但是说小有成效,因为最重要的弥赛亚录音多已入囊中。另一个就是收藏指挥家Wilhelm Furtwängler的全部录音。相对而言,这是一个更有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大师的录音有限,已经被整理出很完整的目录,除了极少数录音在私人手中还未发行,大都可以在CD或黑胶媒介上寻得。虽然如今我仅得了众水的一飘,但是将来总还是有望的。

为什么是Furtwängler?我有一点历史录音的情节。不是说当代的演出不如以前,但是我看如今的的演绎,更多的是标准,更少的是个性。我想或许是唱片工业的发展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人们的耳朵被那些最好的录音训练得严格了,技术上的要求越来越高,所谓名演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以至于各种演奏逐渐趋同。(唱片业的发展带来的另一个结果是一些艰深的曲目得以流行,例如Malher的交响曲,人们得以通过唱片反复聆听。)当然二战以后整个世界的变迁也是另一个因素,“昨天的世界”只在茨威格的书里,那个年代一去不返了。历史录音的年限无法严格界定,学界也有讨论,但是我认为1954年可以算是一个一个分野,这一年Furtwängler去世,Toscanini开了他的告别音乐会,也是这一年,立体声录音开始兴起,旧时代过去了。

Furtwängler和Toscanini的种种,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争吵总是能吸引人的注意,但我觉得还是一个性格的问题。有人就是喜欢托氏的一板一眼整齐划一,有人却爱富氏的自由速度,其实是萝卜青菜,口味不可强求。不单于音乐,严谨与浪漫之别,在许多领域都成为不止息的争论乃至诀别,其实不如彼此宽容。对于我而言,托氏的录音我也喜欢的,但是演德奥的作品,总觉得差那么一点味道。有一次放Toscanini和Horowitz的Brahms Piano Concerto No.2,技巧上没得说,但总是觉得不对,马上切换到Furtwangler与Aeschbacher的录音,顿时觉得,“这就对了”。是不是真正的德奥味我不晓得,但是我喜爱富氏那种天马行空的感觉。

拉拉扯扯了一些,无非是解释一下我为什么收藏富氏的录音。网络上关于富氏的资料已经很翔实,中文资料也很多,特别是Francis Zhou的博客。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可添加的,按照自己的兴趣,写点评论,或是翻译点文章,再加一点点个人感想,也算是对中文读者的一点点裨益吧。


Wilhelm Furtwängler, Photo by August Sander

在说录音之前,先说说照片吧,也算是本行。我扫描了一张大师的照片,不晓得是否有在别的地方看到过,摄影师同样也是一位大师,August Sander(桑德)。桑德是类型学的先驱,他拍摄的Face of our Time记录了魏玛共和国期间德国各行各业的人的面孔,于是Furtwängler成为了音乐家的代表。桑德的作品中,无论是农民,还是工人,或是名人,每个人都被表现以尊严。桑德本人在纳粹德国期间受到迫害,甚至底片(玻璃干板)都被毁掉。他的风格极大的影响了后来的Becher夫妇以及Düsseldorfer学派。

3 thoughts on “谈谈我的Furtwängler收藏(零) My Collection of Furtwängler Recordings, Part 0”

  1. 博主你好!
    在网上搜索发现你扫描的这张照片,已经收藏。能否公开贴出,当然我会同时注明照片的拍摄者以及提供(扫描)人,谢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