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号 Railways

曾经在一个post里提到,小时候对于火车的特殊情感。福州当时是全国铁路终点站,鹰厦线的一个支线来福线的终点,外加一小段福马铁路可以到达马尾。也说过数山洞的故事,从福州到南平两个小时的车程大约五十个山洞,数出确切的数目,成为我每个寒暑假必做的一个功课。可是小小的我怎么也数不清,于是具体的数字成迷。后来才知道水口水库的修建让铁路改道,或许山洞数目也有变化了。那个时候火车还况且况且地前进,成为小学生用“况且”造句的素材;这个旋律来源于车轮撞击铁道间的缝隙,如今大约已经听不到了,因为都是无缝铁轨,据说是在欧洲尚未普遍使用的技术。

中国人有很多共同记忆,大抵都是生活极度匮乏单调的产物。且不说很流行的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的记忆短篇,就是英语课本里的Li Lei和Han Meimei,一代人一回首,发现人人都认识,痛哭流涕仿佛是找回了童年的感觉,就像听到一个歌手唱了三十年的老歌一般。国人也没有没坐过火车的,绿皮车、红皮车、蓝皮车到现在的白皮动车,大家一个个如数家珍,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火车是人们唯一的远行工具。火车已经成为一个符号,代表着家乡,代表着离别,代表着未知却坚信为美好的远方。

铁路系统这些年间有了很大的变化。刚上大学的时候(2003年),我发现从北京回福州所要花的时间和乌鲁木齐的同学回家所需的差不多。福州到北京的火车,我曾经坐过48个小时,正常的通行时间也要36小时。到我毕业的时候,终于有了直快,大约是19个小时,已经是喜出望外。2007年离开中国,那时候还没有动车,之后回国,真的看到了跨越式发展,沿海铁路也修到了福州,福州不再是全国终点站了。当然一票难求还是一成不变。

去年回国的时候,从宁波坐车回家,也是一个大雨之夜,也是晚点的火车,所幸的是没有在温州停下来。进了福建境内,在宁德火车开始慢行,到了罗源,已经是基本不能前进,途中停车一次,后来在离福州二十分钟的连江站停了半个多小时。列车员说是前方信号系统出问题,指示说不能前进,乘客们刁难取笑列车员,那种素质一成不变。

其实问题也不是从动车开始,绿皮车的时代也有重大事故。铁路从来都不是最安全的交通方式,据说统计结果是这样,我一贯相信,但是很难说服别人。漂浮在空中,大约让人感觉无依无靠,没有信心就不能飞翔;脚踏实地,钢筋铁骨,让人有天然的安全感,其实还不是命垂一线,任人放飞。

根源其实大家都清楚,说与不说,做与不做,或是去证明时间,或是让时间去证明,那一天都要来。是末世麻醉的狂欢,抑或是:乘客们,该下车了。

一个更正
(http://blog.chenyang.net/?p=887)

One thought on “和谐号 Railway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